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谜之声】Libretta图书馆少女

去年给谜叔的生贺,在这留个档好了。

 ——————————————————————————————

  “谜之声……”

  支着脑袋的青年猛地惊醒了。

  有些耀眼的光从视野一侧照过来,为世界蒙上半透明的乳白色。温柔的热度敷在脸颊上,身体暖暖的,整个人被那种助长惰性的舒适感包围着。

  青年满眼茫然,一只手扶住有些僵硬的脖颈,无意识地将目光投向窗外。

  整洁的小街湿漉漉的,似乎刚被雨水洗过。水汽腾起来,结在衣角和路边的草叶上。行人很稀少,偶尔晃过的侧影也踏着不慌不忙的步调,却都看不清面容。太阳已经出来,四下投射着肆无忌惮的热度,不远处尚未干涸的小水洼闪着蓝天间隙金色的光。

  ……天气真好呢。

  伸展了一下四肢,他从铺满阳光的大窗台上走下来。

  一只白猫敏捷地跃上他的肩膀,卧了下来。柔软的绒毛蹭着他的脖子,尾巴长长的,蜷曲着搭在衣领上。他并不停下,只是稳稳地往前走,间或伸出指头摩挲猫咪的下巴。

  一人一猫在一只木质柜台前停下了。

  “睡得好吗,Libra?”青年把猫从肩上抱下来搂在怀里,掌心揉着她小小的脑袋。

  猫咪发出一声小小的呜咽,湛蓝的眼睛眨了眨,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青年微笑,手下一片柔软。

  “谜之声?”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能帮帮忙吗?那只兔子又把怀表弄丢啦。”

  “就来。”被唤作谜之声的青年应道,轻轻把猫咪放在阳光能照到的地方,转身走向书架。

  Libra耸耸耳朵,安静地把尾巴盘了起来。

  这里是一间叫做Libretta的图书馆。

  没有浩如烟海的藏书和繁冗的规定限制,这间两层的小房子似乎并不太像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图书馆。但是,它也不是书店,因为这里的书确实只能就地浏览或者限时借阅,并不出售。这是一个游离于两者之间的地方,一个被世界和时光遗忘的角落。访客并不多,通常是连着几天才有一位,办借阅手续的更是少上加少。

  ……但是唯一的图书管理员谜之声先生却并不清闲。

  青年走向门口,把封皮华丽的童话从书架的最上面一层抽出来,在地毯上摊开到第十七页。插图里的少女一袭白裙,正焦急地向外张望着。

  “爱丽丝,”他说,“你后退一些。”

  “好。”看到他过来,少女像是松了口气一般,转身躲到树后面去了。

  下一秒,书架前空无一人。

  “啊,兔子先生的怀表不见了是吗?”谜之声站在柔软的草地上,平静地问道。

  白衣少女抱着胳膊站在旁边,责备地看向一边的低垂着头的小动物。

  “是……是的。”灰色皮毛的兔子还穿着西装夹克,长长的耳朵无精打采地垂下来。

  “真是的,”女孩道,“这么重要的道具丢了的话,故事就没法开始了呀。”

  兔子先生把头垂得更低,小鼻子耸动着,眼看就要哭出来。

  “别哭,别哭,”谜之声半蹲下来,温声道,“我们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是不是,爱丽丝?”

  小动物眼圈红红的,亮晶晶的眼睛抬头看她。女孩心一软,点了点头。

  “能想起来你最后一次见到它是在哪里吗?”

  兔子想了想,说:“上次爱丽丝小姐和红皇后打完火烈鸟刺猬球的时候,我还报告过时间,那之后……就没什么印象了。”

  “好吧,”青年站起身,“那我们就去球场找找吧!”

  由于一场大雨的滋润,球场的草长得比往常茂盛好几倍,两人一兔满场搜了足足三遍,在大家都腰酸背痛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在一个长满蒲公英的角落找到了金色外壳的小怀表。

  “谢谢谜之声先生!”兔子激动地说,“真的是帮了兔子大忙了!兔子一定会报答您的!”他灰色的小爪子紧紧抓住失而复得的怀表,兴奋得脚板啪啪直拍草地。

  “不客气。”青年直起腰,对他摆摆手。……虽然有些累,但是总算是解决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大概也可以几个月不用再来了吧,他想。

  “那么爱丽丝,兔子先生,再见啦!”

  “再见。”

  “再见!”

  微弱的白光游走着,在书架前的地毯上隐隐勾勒出一个人形。这轮廓从边缘开始渐渐变得不透明,光芒消失之时,一个青年凭空出现了。

  正是谜之声。

  他把书从地上拿起来,看见里面白衣的少女已经躺在了树下,一如往常般闭着眼假寐,等待着那只其实并不神经质的兔子,为她打开通往奇妙世界的大门。

  他微笑,合上书本。午后的时间并没过去多少,仍然灿烂的阳光照在烫金书名上,泛出和兔子的怀表一般温柔的金色。这是个好故事,他想,一个好女孩,和一只好兔子。

 

  可能是由于刚刚下过雨的关系,今天出问题的故事特别多。

  在下午剩下的时间里,帮忙加固锡兵顺流而下的纸船,为一只渡鸦擦干淋湿的翅膀,给冻住的快乐王子像清理残冰,和巫师们一起把从黑湖里逃出去的魔法生物捉回去……青年忙得筋疲力尽。

  图书馆里一大半的世界都受到了影响。有河流湖泊的水涨船高,有湿地沼泽的肆意泛滥,就连皇后的小喷泉池也被雨水灌得溢了出来。求救的声音此起彼伏,只有小美人鱼特别开心,因为海平面涨了很多,她可以一直游到王子的宫殿脚下了。

  等谜之声从最后一个辛德瑞拉的世界中出来——她刚刚因为马车被水浸坏而被困在了半路——夜已经很深了。他拖着脚步从房间深处走出,只想喝杯热茶赶快裹进阁楼里的小床上。熟悉的喵呜声从头顶传来,青年抬起头,窝在书架上的猫咪垂下了尾巴,一双眼睛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像两颗天鹅绒衬着的蓝宝石。

  “过来呀,Libra。”他伸出一只手,疲惫地勾起微笑。

  猫咪与他对视良久,忽然转过头,纵身一跃轻巧地落在楼梯扶手上,窜上阁楼不见了。

 

  他再次在窗前苏醒。

  这次Libra窝在他手边,毛茸茸的尾巴松松圈着他的手腕。窗外如常晴朗,猫咪全身的皮毛都被晒得暖软,肚腹微弱地起伏着。大雨后又过了几天,地上的水渍已经消失,路沿一片草色青翠,天空蓝得慑人,清澈透亮又辽阔高远。

  就像以前的每一天一样。

  今天谜之声似乎格外的闲。刚刚造访过数个最为任性又脆弱不堪的世界来维持秩序,一时间貌似所有的故事都在它们的正轨上。几个偶然撞进店面的女孩子在书架间小心翼翼地转了几圈,也没有哪本书忽然发生意外。

  面对少见的访客,青年却似乎并没有太大兴趣。他只是和猫咪一起安稳地坐在柜台后面,偶尔看看四下闲逛的客人,大多数时候都在望着窗外发呆。

  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少女想要借出一本《天鹅湖》,放在柜台上让他登记。谜之声用她听不到的声音挨个叮嘱了故事里的角色,为他们一一复习情节的要点,请求他们至少撑过借阅期限的七天。

  天鹅姑娘和王子都满口答应,而黑天鹅甩甩头发,表示小事一桩。

  谜之声叹口气,平平把书递了出去。

 

  惬意的日子过得总是很快。

  那场大雨之后,所有的故事都像是在一夜之间被修好了。他们呼唤谜之声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使求他,也都是做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了更多时间无所事事地发呆和逗Libra玩,谜之声很欣慰,却也有些小小的失落。

  毕竟,感到被需要是一件多么甜蜜的事情啊。

  在为花圃角落的玫瑰除去一颗太过狰狞的刺时,谜之声因为习惯性走神而划伤了手指。

  “嘶——”他轻轻抽了口气,把受伤的食指放进嘴里吮吸。

  “哎呀呀,”停在一旁的夜莺偏着头说,“又走神了吗?”

  青年含着指尖没法说话,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呢,”夜莺飞起来,停在他面前,“有什么没法解决的问题么?”

  “倒也没有,”谜之声垂下视线,“只是……”

  “无法集中精神么?……看来有人呼唤着你呢。”

  “呼唤?”

  “是呀,就像那朵玫瑰在呼唤我一样,”夜莺拍打着翅膀,“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你呢。”

  “呼唤……我?”青年愣住了。

  谜之声管理和修正着这间图书馆里的每一本书。这些一遍遍循环往复的故事似乎总喜欢横生枝节、任性妄为,没什么脾气的青年拿它们毫无办法。在他的意识里,维持每一个世界的正常运转一直是他无可逃避的职责。

  他望着眼前郁郁葱葱的玫瑰园。雪白的花朵们自顾自地摇曳着,舒展着层层叠叠沾着露水的花瓣,半点也无野生植物那种细杂萎弱的模样。就连他刚刚修剪过的那一枝,也有着挺拔带刺的青色细杆和饱满有力的花萼。玫瑰的香气向他袭来,带着一种他不曾闻过的优雅芬芳。

  ……难道说,有什么这些世界之外的东西,更加需要我吗?

  “再见,谢谢你帮我为玫瑰除刺。”没等怔住的青年回应,夜莺已经拍着翅膀迎向了它宿命中的那朵玫瑰。那浅褐色的小身影平静而决绝,带着一抹还没来得及晕开的红消失在一片合拢的白光之中。

  窗外依旧遍地金色。阳光热烈地吻着大地,带着一种至死方休的生命力。

  这夏天……已经持续得太久了。

 

  谜之声要离开了。

  他跟每一个世界道别。或直接或隐晦地,他以一如既往认真而温柔的态度,对所有人说再见。

  朋友们送了他很多礼物。

  美人鱼送他一枚青色的鳞片,渡鸦给他一只漂亮的羽毛。从孩子手中洁白的鹅卵石到锡制的玩具配剑,从布谷鸟清脆的歌声到铜像领口的紫水晶,大大小小的礼物堆满了柜台,最后一丝缝隙都被金色的细沙填满。兔子先生甚至送了他自己在洞中珍藏已久的一条表链,细小的金链子正好够环小指一圈,变成了一枚纤细的尾戒。

  把最后一本书放回书架,谜之声深吸了口气,转身面向阳光的所在。

  下面,就是Libra了。

  猫咪如往常一般卧在窗下,像是已经远远地望了他很久,蓝眼睛比往常还要亮。她白色的身体镶着一层金边,微风吹得绒毛柔柔地摆动。谜之声走到窗台边上,没有伸手去抱她,却蹲下身,温柔地与她对视。脑海里猫咪的神态与步调一帧帧回放,卧着的、坐着的、跳跃着的、跑动着的,睁大眼睛抖动着耳朵的,皱着鼻子张嘴露出尖牙的,所有的形象在眼前纤毫毕现,又层层叠叠地重合起来,变成一道白光,落进青年黑色的双眸里。

  “谢谢你这些日子的陪伴,”他说,“再见。”

  猫咪凑过来,用头蹭了蹭他温暖的手掌,轻轻咪呜了一声。

 

  【后记】

  “店长,店长?……谜之声?”

  耳边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谜之声睁开眼睛,有一瞬间的恍惚。

  “你不是说要找一本叫做《Libretta》的书吗?怎么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嗯?”他抬起头,白发少女挑着眉的脸映入眼帘。女孩湛蓝的眸子里满是戏谑,正抱着一摞大大小小的书侧头看着他。

  “真是服了你了,”女孩叹息道,“这样偷懒的人也能管理书店的吗?”

  谜之声望着她,头晕晕的,因为睡了太久而一时无法正常思考。

  女孩自顾自地走向书架,开始把书一本一本放回原来的位置。

  他直起身,却被胳膊压着的硬物硌了一下。

  低下头,一本厚重的大书静静躺在阳光里,泛黄的纸页边缘打了卷,仿佛是刚刚从角落里拖出来的一般。

  页面正中印着一张插图。图中的色彩已经因为时间太久而变得斑驳,但是插图的内容却仍然清晰可辨。

  那是一个坐在窗台上的青年,和一只卧在他怀里的猫。青年伸着修长的双腿,后背倚着墙,而猫咪一身雪白,尾巴盘在身前,如同一只柔软的糯米团子。阳光均匀地洒在他们身上,一人一猫都泛着温柔的金色。

  他们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FIN-


评论
热度(14)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