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桌面程序

1. 

我住在一只笔记本电脑里。

刚醒过来的时候,我是一个几乎不占内存的小程序。我在冰凉光滑的地上睁开眼睛,侧面的远处依稀有一片白光。我翻了个身,爬起来,缓慢而恍惚地朝着那片光源走。

白光慢慢近了,现出长方形的轮廓来。我谨慎地向前探了一步,脚尖撞到了一个温热的平面。

啊,有点疼。

我向下看了看,微光下十只光裸的脚趾蜷曲着,看起来很苍白。

这是我的脚。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我蹲下身,用手摸了摸它们。脚趾很凉,末端圆圆的,上面残留着被撞到的一点痛感。我顺着将手指搭上脚背,感受到了几道轻微柔软的凸起。那些埋藏在皮肤下的管道似乎很有弹性,抵着我的手指一缕一缕的跳动。我身上罩着一件袍子,布料很轻软,蹲在地上的时候它垂下来,边缘轻轻扫着脚踝。

面前的白光忽然强烈地亮起来。我伸出双手,按在了光源上。手下的温度慢慢升了,热热地熨烫着手心。热源摸起来很舒服,我忍不住把脸贴上去,半闭上眼睛。

我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仿佛被一条铁索勾住,我感受到一股强硬而迅速的牵引力。短促地惊叫了一声,整个人仿佛飞起来,随即被周身刺眼的光芒吞没。

强光刺得我眼皮生疼,我紧紧闭着眼,两只手捂着心口,试图平息下不停狂跳的心脏。

“叮——”一声吓得我全身一抖,头顶一个轻飘飘的框冒了出来:

[桌面程序A03310加载完毕。]

[重命名:        ]

未恍过神,就见一个小小的光标停在了那段空白的左端,频率缓慢地闪烁着。

我一直盯着它看,那个小小的I字停了很久,然后轻捷地向右闪动了两下。

小南。

 

2.

我被赋予了一个名字。

组成这新名字的两个字符似乎和我原来的名字不属于一种语言体系,但我却认识它。头顶的框在确认后便消失了,只留下我和我的袍子在一片白光中静静地站立着。

我向四周看。周围很亮,亮到我看不清自己身体的边缘。我伸开手指,那光就汪满了指缝,似乎要把我的手吃进去一般。

正尝试着慢慢将十指一一交扣起来的我感觉到了额头上的一阵轻敲。

我的头顶刷地冒出了一个框。我吓了一跳,忙抬头去看。它离我的头顶有好一段距离,跟刚才那个不同,这个框是白色的,边角圆润,几乎可以融进四周的耀眼光芒中去。

它跳了几次,便再次不见了踪影。

这个白框的消失让我有点难过。毕竟这是我醒来之后见到的唯一一个实体,除了它,我身边什么都没有。它每次出现和消失都那么突然,又悬地那么高,我还没来得及摸摸它。

我默默想着,抱着腿慢慢坐在了地上。

然后我就被敲了肩膀。

那个框再次一瞬间出现在了我正上方,我一喜,迅速把握机会地向上伸出了胳膊。

它倏地上滑,和我的动作无比同步。我抓了个空,不死心地站起来,踮着脚继续往上够。然而,那个框总是随着我的动作而动作,恰到好处地和我的身体保持着一大段距离。

我看不见上面写的是什么。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它来来去去了好多次,有几次还停留的时间还格外长,但我仍然没能摸到它的边。

那股不知名的力量一直在我身上乱敲,时而肩膀手臂,时而膝盖脚踝,敲得最多的是头。力道不大,但是颇为频繁,时间久了还挺烦人的。

程序上的疲惫最终战胜了我对白框的好奇。

我躺在地上,任由那圆润的薄框刷进刷出,只是闭着眼。

反正也不知道它的出现有什么意义,既然我看不着,大抵与我无关吧。

我这么想着,竟然睡了过去。

———————————————————————————————

随手一个脑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啥。

调戏桌宠的时候信息不对称估计相当严重,对话都是程序设定好的,说不定揉搓它的时候桌宠娇声的“不要揉我的脸啦”背后是一句中气十足的妈卖批【不。

评论(7)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