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EA】绅士与豹(千字脑洞)

片段灭脑洞。考试周不写文。

———————————————————————————————

  这是一颗高度焦虑的心所投射出的梦境。楼群从远方向他们倾次倒塌,轰隆的巨响由远而近,追逐不休。肩膀宽厚的伪装者背对着一片狼藉,把任务对象的头按在肩膀上。

  没事了,没事了,他的声音低沉轻柔,右手轻轻从人身后取下一支钥匙。

  姑娘呼吸渐缓,身后的崩塌声在极近处慢慢止歇,隔条街的大楼倾斜出一个诡异的角度。破碎的水泥混凝土块零星砸在地上,发出擂鼓般沉闷的巨响。Arthur一把接住Eames扬手抛出的钥匙,稍稍皱了下眉头,似乎在评估距离这极不稳定梦境完全倒塌还有多久。半跪着的男人收紧怀抱,用口型道,快,去,猩红色嘴唇圈成环形。

  前哨转身疾奔。在另一座高楼,他打开保险箱,提示音乐便在城市上空奏响。从窗口看过去,两个跪坐着拥抱的人像蚂蚁一样小,身后一座大厦将倾,阴影铺天盖地犹如洪水过境。

  Eames抬头准确地望向一栋楼,眼神锁住从窗口飞出、正急速下坠的灰色人影。他略微侧了侧身将姑娘完全护住,最后一个微笑被下坠的尘土扑灭。

  成功后大家聚在不起眼的小小酒吧。

  Ari调侃他,没想到伪装者先生还是个富于牺牲精神的绅士噢?

  当然了甜心,Eames油里油气的一笑,转身去倒酒。Cobb在他身后晃着威士忌道,他才不是,他只不过明白梦主先醒不容易收拾残局。

  Arthur和话题中心隔着一长段桌子,渐沉的夕阳只照到他的胳膊肘为止。前哨身上只一件西装马甲,小口喝着酒勾了下嘴角。

  这是Ari加入后第二年,他们认识的第十三个年头。Arthur从不会说他了解Eames,也不肯承认Eames了解他。他一直如此坚持,但此时此刻,这股酒精带出的、令人晕眩的小小愉快,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解释。于是前哨叹了口气,在伪装者拎着酒坐过来时一脚勾翻了那个重心不稳的高脚凳。

  一声巨响,混杂着大家见怪不怪的哄笑声。

  Eames带着被酒泼湿的前襟一脸无辜地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去摸Arthur的头发。前哨也没躲,额头撑在手上,像已经饱食的豹子一样喉咙翻滚着低声道,滚。伪装者一脸恍若未闻,解了两颗扣子凑上去吻他指尖,左手熟练地揉弄男人线条流利的脖颈。

  Ari在后面目瞪口呆,他俩搞在一起多久了?

  哦相信我,Cobb破罐破摔地又倒了一杯高度数酒,一边喝一边含混地说,你不会想知道的。

  -FIN-

评论(2)
热度(7)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