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Baze/Chirrut】在雅文4号的两天(下)(翻自AO3)

授权翻译,授权及前半部分走这里: (上)

———————————————————————————————

  8

  那晚奇鲁本打算好好睡一觉的。他的胃肠舒缓,两个人都没受伤,庙宇改建的基地静默地生产着白噪音,宇宙的寂静在他四周膨胀。他本期待着睡个好觉,却在睡熟后被什么东西惊醒。

  开始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这房间很凉爽,大部分人沉在梦里。然后奇鲁听见脚步声,以一种饱经训练的清晰度向他靠拢。

  他在床垫上翻了个身,仰起脸,正对上从床边俯身探进来的琴。

  “奇鲁,你——噢。呃。”

  “怎么了?”奇鲁把声音压得同她一样低,“出什么事了?”

  “我,嗯……”琴环顾四周,“你们有谁知道斯卡里夫的事情吗?”

  “我不知道,”奇鲁拍拍身后人搭在他身上的胳膊,“贝兹。”

  贝兹哼唧了一声:“干什么?”

  琴重复了一遍问题,他应道:“帝国的地盘?我不知道。”

  “你需要知道什么?”奇鲁问。

  “就……”琴叹了口气,“我必须为明天做好准备,但是我对斯卡里夫一无所知。它的生态系统怎么样,落地时需要什么设备。普提也没去过。我得知道,因为我不想让议会觉得我不知道自己在要求什么。我们去伊度的时候就几乎没做什么准备。”

  “你也要为他们准备战略计划吗?”贝兹问。

  “如果他们需要的话,”琴平淡地说,“这是跟随索·格雷拉的好处之一。”

  “你能黑进联盟的系统吗?”贝兹问。

  “或者直接问他们要信息?”奇鲁说。

  琴摇头:“我不会动他们的系统的,这里也没人可问。他们只会反问一打自己的问题。或者更糟,把德雷文招来。我想过问韦治,但菩提说他最近有任务。”

  “我们带来的那艘巡航舰呢?”奇鲁问,“那里会有信息吗?”

  “我考虑过,”琴缓缓道,“本来希望能不这么做的。”

  “啊,一个任务。”奇鲁用胳膊肘轻轻推贝兹,“你不用一起来的。”

  “这不好玩,奇鲁。”贝兹道。

  他们收拾起身,跟着琴离开了营房。他们甚至不用鬼鬼祟祟,因为虽然基地在夜间仍有值班的人员和机器人四处游荡,还是比白天要疏松一些。唯一棘手的地方在他们跟普提接上头那里,后者正躲在板条箱后面监视着动静。

  “斜坡放下去了,”普提低声道,“但是没人在周围。”

  “他们说不定已经把它锁了。”琴说。

  外面一清场,他们就迅速跑过去爬上了斜坡,进入战舰里面。伊度酸性的雨留下的气味已经消散,然而飞船的内部结构仍然熟悉,奇怪地令人安心。其他人直接走向驾驶舱,而奇鲁停在后面,说:“我来望风。”

  一阵尴尬的沉默,直到贝兹解释道:“外面很安静,他可以的。”   

  于是其他人开始爬梯子,奇鲁在入口处坐下,静听。

  原力会指引他们,原力会保护他们。

  基地低活跃度的白噪音持续了十五分钟,然后奇鲁因接近的脚步声而警觉起来。那是沉稳、间隔平均的声音,听起来不是人类。基地的很多机器人是用轮子走动的,或者像人类儿童一样脚步细碎而蹒跚。而这一个不同,步幅听起来很大,每一下都清晰而沉重。奇鲁放松下来。

  K2在斜坡中央停下:“你在这里做什么?”

  奇鲁在他的盲杖上敲了敲手指,说:“我睡不着,想找个熟悉的地方冥想。这能让我思维清晰。”

  “我不相信你。”

  “卡西安怎么样了?”奇鲁问,“我们听说他做报告做了很久。”

  K2的机械结构轻声作响。“他……很好。比你们好得多,如果我拉响警报的话。”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这艘船处于我的监控下。我必须检查并上报它的状态。”

  “在半夜巡逻的时候?”

  “有机生命体才需要睡眠。我们机器人不用。”

  “听起来真让人悲伤,”奇鲁站起来迎向K2,手指搭上嘴唇做出噤声的动作,“琴在里面,她在导航系统里找资料。关于斯卡里夫的。”

  “斯卡里夫的资料?”K2重复道,“为什么?”

  “因为明天她准备请求叛军的首领们恢复关于死星的计划,她得知道更多关于这次行动我们会需要的信息。”

  “他们不会同意的,”K2说,“卡西安这么说。”

  “要是死星一直存在的话,你觉得卡西安能活多久?”

  “这……”K2举起一根手指,作出清晰的威胁姿态。奇鲁有点奇怪它是从哪学来的这个。“这与目前的情况无关。你在一艘受管制的船上,你不应该在这里。”

  “你应该把我说的告诉卡西安。”奇鲁道。

  “我会的。”K2说,转身离开了。

  奇鲁等待着K2走出足够远的距离,然后跑进舱内拍了拍梯子上的同伴:“我们得走了。”

  “知道了,”普提轻声说,“我们就来。”

 

  9

  警报并没有响,巡逻队也没来逮捕他们。他们偷偷从船舱溜回了营房,就像整件事没发生过一样。琴和贝兹担心了一会儿,但奇鲁并没有——他直接去睡了。

  几个小时之后奇鲁醒来。他纵容自己在贝兹的胸膛上躺了一会,然后起身去呼吸新鲜空气。他一生里只另去过一次有森林覆盖的星球,而那已经是很久以前了。贝兹声称睡眠也很值得享受,但还是起床跟他一起出了门。

  “你不用带加农炮出来的。”奇鲁说。

  “树木不值得信任。”贝兹道。

  他们找了个略微清净的地方坐在一起,就在那寺庙改成的基地外面。没人来烦他们,很难说是由于贝兹看起来太过吓人,还是出于对一位圣城来的盲僧选择冥想地点的尊重。

  空气清凉又舒适,其中臭氧的成分略微有些刺激。身边有些微风,奇鲁半阖上眼睑,在半边寺庙的阴影下安静晒着太阳。也许这地方不总是像这样的,他想,这寺庙曾经可能也有着自己的仪式和众多朝圣者,但现在这里已作他用,周围绿意苍莽。也许被黄沙掩埋的杰达城在五千年后也能有一副新的模样,谁知道呢。

  “他们这么年轻,”贝兹打断了他的思绪,“太年轻了,甚至意识不到自己有多年轻。”

  贝兹肯定是在想琴、普提和卡西安。三个年轻人,已经记不起过去没有战斗和帝国统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日子。

  “这算什么呢?”贝兹说。

  “你第一次用炸药是几岁?”奇鲁问。

  “那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年轻。现在我才慢慢意识到,人的一生能发生多少事情。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奇鲁摊开手掌,就在贝兹的膝盖旁。贝兹伸手握住,把他们的手指紧紧纠缠到一起。奇鲁听着他沉重地呼吸了几次,随后慢慢放松下来。

  他们沉默地坐在那里,听着机器的轰鸣和远处动物的叫声。总体上来讲,这与在寺庙的露台上等日出的感觉也并没有太大不同。那种积蓄着能量,等待新的一天到来的感觉。身边也还是一样的人。

  “卡西安,”贝兹说,“他过来了。”

  上尉的脚步声很急促,但并不像要谈公事。当他走的足够近的时候,脱口问了第一个问题:“琴在哪?”

  “今天还没见过她,”齐鲁说,“有什么我们能帮你的吗?”

  “她……”卡西安停下叹口气,抬手搓了搓脸,“她在找斯卡里夫的信息?”

  “我们必须得有方案才行,”奇鲁说,“这毫无疑问。或者……你不同意这么做?”

  “我怎么想不重要。”

  “重要啊,”奇鲁道,“她也很重要。我也是,贝兹也是,大家的想法都很重要。”

  “坐吧。”贝兹说。

  卡西安起初是拒绝的。贝兹啧了一声,就像他管那些见习僧人时一样。卡西安并没有很快坐下——奇鲁猜他可能在皱眉,也许感到被冒犯——但是缓缓地,他还是在地上找了个位置坐了。

  “你在担心谁?”奇鲁问,“琴吗?还是你觉得她的尝试会让她失望透顶?”

  “她会很失望的,”卡西安说,“她不知道联盟只是接近那地方就要付出多大代价,要承担多大风险。攻击斯卡里夫?这会毁掉我们目前所有的一切。”

  奇鲁没搭腔,贝兹也沉默着。他们不够了解联盟,也不能判断卡西安说的是不是百分百准确,但是他听起来确实很坦诚。也很绝望。他在自责,奇鲁想。他没能完成他的任务——没带回来哪怕一丁点可能有用的信息。他肯定相信不管明天议会做什么决定,都将是他的责任和过失。

  过了片刻,卡西安问:“她有计划吗?”

  “有几个,”贝兹说,“最好的是能派舰队去。”

  “如果不能呢?”

  “那就突击队,”贝兹道,“小型的,灵活机动。但是那就会难很多,因为不会有后援。”

  卡西安点了点头:“她想战斗,这是肯定的。我猜你们两个自愿,所以就是三人的突击队。加上普提就是四个。但是这不够。如果放在伊度上可能够了,但是斯卡里夫可不是什么深山里藏着的图书馆。它光平台防御就……”

  “所以,该派舰队。”奇鲁说。

  “地面部队,”卡西安说,“地面部队也能用。最起码能为突击队吸引火力。”

  “议会会批准吗?”奇鲁问。

  卡西安干笑:“如果看在你是绝地武士份上,也许吧。”

  “啊,杰达,”贝兹道,“也就只剩下我们这种人了。”

  在他们头顶,渐渐逼近的飞船打破了基地的寂静。来者是艘巨舰,比基地通常往来的X型和U型翼飞船都大得多。奇鲁仰起头,感知着飞行器绕着寺庙滑行的路径。

  “很早啊。”奇鲁说。

  “他们会分批来。更安全。”卡西安深吸了一口气。他压低了嗓子,努力稳住声音:“……也许会有其他人。志愿者。来参加那个不会被批准的登陆任务。”

  “你已经跟人谈过了啊。”奇鲁高兴地说。

  “有多少人?”贝兹问。

  “只有几个,”卡西安说,“但是我觉得如果他们能见见杰达城的幸存者的话,会有很大帮助的。”

  “为了争取更多人来参加这个不可能发生的任务。”贝兹说。

  卡西安点头:“没错。”

  “你已经把船准备好了,”奇鲁说,“是K2做的。”

  “我确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卡西安站起来,奇鲁和贝兹片刻后跟上。三人享受着开阔场地上的空气,像是没人在计划一个反抗命令的军事行动。这里面的两个人根本不在这组织里,所以肯定不算。卡西安语调平淡:“我们得保密。不能走漏消息,否则开始前我们就会完蛋。”

  “没问题。”奇鲁说。

  “别告诉琴。”卡西安道。

  “为什么?”贝兹问。

  “她得对说服议会保持信心。”卡西安僵硬地耸肩,“也许她能做到呢。我怎么知道,希望她真的能。”

  “你在为她提供选择,”奇鲁道,“但这不表示你不相信她。”

   “当然,”卡西安道,“是的。”

 

  10

  后来他们发现,一旦知道了他们来自杰达之后,还是有很多头发灰白或者忙忙碌碌的士兵愿意听他们说话的。(也可能是贝兹走哪带到哪的加农炮吸引了好奇心。)卡西安安排得很好,把他们带到一圈精心布置的步兵里,但这场谈话的秘密性在他们透露出足够多的细节后就荡然无存了。

  先是一位下士,一个修理工,然后是一位中尉和其他人,大家一个接一个与他们交谈。所有人都知道官方的说辞,圣城在一场矿难中倒塌。奇鲁说这说法也不全错,因为帝国确实在杰达采了矿,几乎劫走了所有凯伯晶体。而且这确实导致了一场灾难。他第一次说出这话的时候,一片震惊的死寂在他们中间蔓延开来,而贝兹低低的苦笑声清晰可闻。

  “当然我们走在前面,”贝兹说,“除了排雷我们也没什么剩下的用处。”

  问题紧随而至:具体是什么情况,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毁灭的真的是整座城市吗?

  在试图开口描述时,贝兹顿住了。奇鲁替他开口,说起地面低沉的皲裂声,空气里烧焦的气味,沙子和石块冲天而起的情景。

  “当他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时,我开始并没有理解。”奇鲁说。

  面对下一个听众时,贝兹说起被掀上半空的岩石。“有几千米高。最开始我只看到了石块,还是可以逃离的东西。然后我意识到,那是整座城市。整座城市被从地上挖出来,抛在半空——像尘土一样。像一片虚无。”

  一个叫托尼克的下士说:“你们都是见证者。卡西安不能来,但是你们两位,你们都是杰达城的市民,议会应该听你们说的。”

  “真的吗?”另一位叫马德尔的下士说,“议会?他们甚至只告诉了我们那个矿难的说辞。”

  “他们不是真的相信那个,”托尼克说,“他们只是需要证据。”

  卡西安说:“就算我们有证据,他们也不会采取行动的。除非死星来毁灭联盟,或者再毁掉一个世界。”

  “那为什么帝国还在掩饰死星存在的事情呢?”托尼克问。

  “因为它还没准备好,”奇鲁说,“毁灭杰达只是一次实验。也许以他们的标准甚至都不是一次成功的实验,我们不知道。”

  在这么多场对话中,卡西安并没有着急。他没提起斯卡里夫基地,没提起关于死星的计划,或者议会今天要谈论的议题。他只是看着杰达城的故事四散蔓延。

   总而言之,叛军联盟的士兵们被约束在一个共同的条条框框下。像其他任何一个组织一样,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和意见存在着,关于一个决定应该、可以或必须怎样被做出,但并没有受到采纳。

   原力会移开他们眼前的障碍。

 

  11

  维修舱的后面有一个巨大的石室,几个人在周围闲晃,看着人们进进出出指挥中心。在奇鲁和贝兹注视下,前来参会的人们渐渐聚集起来,往内涌去。

  “舰队的将军刚刚进去了,”贝兹说,“然后是另一个议员。他很壮,看起来很疲惫。唔……”

  “怎么了?”奇鲁道。

  “他是奥德朗人。原来他们也加入了联盟。”

  “又一个核心星域的行星,”奇鲁说,“现在有四个了。”

  “五个,加上蒙·莫思玛。”

  “你听起来对此不太开心啊。”

  “这只会让达成共识更难,”贝兹不耐烦地敲着他臂上的铠甲,“但还是太少了。叛军联盟已经闹了很多年了——我以为它是个规模更大的组织。”

  “可能,”贝兹的声音低下去,“联盟的火力连保护一个星球都不够。打任何一场仗对他们来说都很重要。但是帝国呢?”他停住了,上下扫视着奇鲁:“你不准备祈祷了吗?议会必须得批准这次任务才行。”

  “我准备等到会议开始。”

  “哈。”

  奇鲁并不完全认为这是个玩笑,因为他能感到原力的引导。那是一只从未如此清晰有力的手,在他们周身握紧。他怀疑这力量是不是来自于大家的聚集——卡西安和K2在他们身后的维修舱,而琴和普提直直向指挥中心走来。

  两人向贝兹和奇鲁示意,而贝兹回以点头。他向奇鲁描述他们精神奕奕、蓄势待发的模样,但这描述随即断在半截——他们被德雷文挡住了。奇鲁能感觉到一阵躁动穿过整个石室扑面而来。

  “去找卡西安。”奇鲁说。

  “不用,”贝兹道,“他已经来了。”卡西安从他们身边走过,往琴和普提那边去。贝兹接道:“卡西安过去了。他们现在在争论,看起来像吵架。但不会引来安保部队,将军看起来还算平和。”

  “琴看起来像是要打人吗?”

  “不,不是的。”贝兹喃喃道,漏出一声笑音,“她正想让普提先进去。”

  “将军不是故意为难他们的,”奇鲁说,“会议室里很紧张。联盟有麻烦了。”

  “当然了。也许他们是害怕反对琴的一方阻挠提议,”几秒之后贝兹道,“唔。”

  “现在怎么了?”

  “你记得那个对我完成的任务不太满意的罗迪亚人吗?”

  “不太满意是指你窝在那个沼泽星球追踪帝国的轨迹整整两天后他拒绝付钱,然后在你抗议的时候用刀指着你的脸威胁要把我们变成般配的一对那次?”奇鲁耸肩,“听起来挺耳熟的。”

  “现在卡西安就是你找到我那时候的表情。”

  “哦天,”奇鲁道,“希望他别伤到谁才好。”

  “看起来他不会动手,”贝兹说,“只是一直在吵。他一直在怒吼,但将军好像买账。我觉得他会放他们进去。”

  一阵金属的嘎吱声随着K2出现了。机器人在齐鲁身后说:“你们在说卡西安吗?”

  “你是来维护他的尊严的吗?”奇鲁打趣。

  “那太耗费能量了,”K2说,“不如做别的事。”

  奇鲁笑了:“你有时候听起来真像贝兹。特别是他还年轻的时候。”

  贝兹好脾气地咕哝道:“一石二鸟,既褒扬了机器人又侮辱了我。”

  “我觉得是反过来,”K2说,“但是你已经比我所见过人类的中一大部分都优秀了。”

  “谢谢你这么说,”奇鲁向三个人的大致位置示意,“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K2的传感器发出轻轻的嗡鸣声。“德雷文将军进去了,但琴和普提没跟上。他们正和卡西安……商量。”

  贝兹哼了一声:“你知道什么是‘商量’?”

  “他们在商量,”K2确定地说,“然后这两个人会去面见议会,也许会说些漂亮话、也许会恳求,但是都没用,因为这个行动不可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对你很平常吗?”奇鲁问,“事情不随心意?”

  “这个星系本身就充满了混乱。”K2说。

  “别,”贝兹道,“别告诉我你要开始跟机器人讲原力了。”

  “我知道原力,”K2说,“我的数据库里有很多信仰体系的资料,现在的和历史的都有。”

  “你相信什么呢,K2?”奇鲁问。

  K2顿了片刻,但坚定地回答:“我。我相信自己。”

  “这是个不错的信仰。”奇鲁说。

  “卡西安来了。”贝兹道。

   卡西安的脚步声很急促。“会议一开始信息就会泄露。只要看到事情不成功的苗头,我们就行动。准备好了吗?”

   他们准备好了。

 

  12

  正如卡西安所料,议会会议一开始,信息就随着进进出出指挥中心的人泄露了出来。他们周围的人已经在说死星和斯卡里夫基地的事,以及议会将会作出什么样的回应。所有在指挥中心外面的人只有等,他们偷偷带了两打的士兵在一旁待命。

  奇鲁相信一切最终会成功的,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贝兹并没有这种信心,但等待着会议结束的时候,他和奇鲁一样镇定。贝兹是个耐心很好的人,对长时间保持静止很是擅长。(这一点在他工作的时候尤其有用。)但自从圣殿陷落之后,保持内心的平静对他来说越来越难了。

  “说说你在想什么。”奇鲁说。

  “没什么。”贝兹道。

  “说吧。”

  “我只是在想,这事居然成了我们最终离开杰达的契机。”贝兹的声音很稳,没有明显的苦意。“我从来没告诉过你,但我上次做祷告的时候,我祈祷能从那个城市带走你。我根本不在乎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哪怕你今后会恨我,哪怕我们不再在一起。我只想带你走,这样你就能……自由了。”

  “……哦贝兹。”奇鲁顿了片刻,平复着情绪,下一秒伸出盲杖摸到了贝兹的靴子,来确认他的存在。“所以你担心原力听到了你的祈祷,然后给了你恰巧想要的。”

  “有时候原力是会这样折磨我们。”

  “我很高兴你没有全信,”奇鲁说,“这担子该多沉重啊。”

  贝兹冲他皱眉:“我一向知道你什么时候是在开玩笑,什么时候不是。你只是觉得这么说能让事情不那么令人沮丧。”

  “以及无聊,”奇鲁说,“介于我们目前的状况。不信原力已经成为你的一部分了,否则你就不是你了,我也就不会爱你,那我该怎么办呢?”

  “过得很好吧,我猜。”

  “物质上,也许,如果原力仍然愿意保护我的存在的话。”奇鲁说。在别人耳中贝兹那么说大概是想从他这逼出一句谢谢,为了那么多年一直守护在他身后。但是奇鲁比他们更清楚,因为这无关于从痛苦和死亡中拯救彼此,虽然对他们而言这也永远不是单向的事情。“但也有原力无法触及的地方。”

  贝兹仍然靠近地凝视着他。奇鲁总是能感觉到贝兹的视线,尤其是在他如此专心的时候。

  “和我结婚吧。”贝兹说。

  奇鲁向一片虚空转头。

  “贝兹,我们已经结婚很多年了。”

  “我已经不相信原力,”贝兹说,“我们曾经许过的诺不算数了。”

  “哦不,”奇鲁平平道,“悔约可是大罪过。”

  “你到底要不要和我结婚?”

  那一刻奇鲁意识到,贝兹的信仰虽然已经坍塌,但他仍能感觉到自己所感觉的:混沌中秩序正构建起什么的轮廓,而他们正身处其中。就像贝兹还没看出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但他会直面它并最终发现。贝兹·马伯斯做事从来不半途而废。一阵安慰的感觉充斥在齐鲁胸口;他已经暗暗期冀这一天很多年了。他一直希望贝兹能重新发现什么事来关注和相信,不再只是为了他们两人的生存日日奔波。

  “当然我会和你结婚,”奇鲁安静地说,“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卡西安!”贝兹喊,“你过来一下。”

  “现在吗?”奇鲁笑出声,“琴马上就要——”

  “你跟大家都交待过了?”贝兹道,“人够了吗?”

  “还差一点,”卡西安道,“但是要赶空禁之前我们得马上出发。”

  “很好,”贝兹说,“以及,你是舰长[1]。你得给我们证婚。”

  “嗯,”卡西安应道,“啥?”

  他身后的K2应和:“我可以给你提词,卡西安。我知道这个该怎么办。”

  “你是怎么……”卡西安卡住了,“无论如何,我,呃,不是那种舰长[2]?”

  “就当帮个忙吧,”奇鲁道,“这对你的船员们也有好处。”

  “介于我们就是你的船员,”贝兹说,“现在快点。”

  虽然卡西安还是不清楚这事是从何而起,但有贝兹和K2的帮助他已经足够胜任这个工作。身为叛军联盟的成员本身就需要强大的灵活性,主持一场婚礼又有什么难的呢?这也是简朴的一场,外人眼里不过是三个人和一个机器人关于飞行任务的一次常规讨论而已。

  “所以,”卡西安道。

  “你要说他们的名字。”K2提醒。

  “谢谢,K2,这个我知道。”卡西安道,K2抱以电子音的咕哝,听起来更像恼怒而非抱歉。

  “贝兹·马伯斯和奇鲁·英威。我们认识时间不久,此时我也不是什么船的舰长,但是动乱当前我们只好凑合了。祝愿你们永结同好。我宣布你们结为夫夫。”

  贝兹握了卡西安的手,奇鲁说:“谢谢你。”

  “祝贺你们,”卡西安说,“我还要确认一下人员,琴和普提出来的时候告诉我。K2,跟我来。”

  “好。”K2说。他跟上卡西安的步子,絮絮道:“你应该告诉我你做过这个的……”

  “所以,”奇鲁转向贝兹,“这很有趣,不是吗?上一次我们结婚也是在一场战斗之前。这可能会成为惯例吧。”

  “有一天我也许会同意你关于有趣的定义。”贝兹走过来站在奇鲁身前,靠近到如果想的话奇鲁能戳到他的肚子。但是奇鲁没有,他有时候也是个很善良的人,而且他们毕竟新婚燕尔。再一次。“告诉我我们的运气如何,奇鲁。”

  “前路很明了,”奇鲁道,“我们就走下去吧。”

 


  后记:

  不久之后,在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奇鲁感觉到一只手搭上他的肩头。他微笑着转过身,并不言语。身后的男人有一双深深的眼睛,强健的鼻梁和饱满的嘴唇。他的脸更加苍老,更经风霜也愈发可爱,相较于奇鲁仅存的遥远而模糊的印象。

  “看,”奇鲁说,“告诉过你你还是很帅的。”

  “好吧。”贝兹先动了,上前一步抱住他,把脸埋进奇鲁的脖颈。贝兹的拥抱很紧,直到奇鲁抬起胳膊回拥住他才渐渐放松。他的肩上已经没了加农炮的罐子,奇鲁能很轻松地拥抱他。

  “你知道,”奇鲁说,“当我说你能找到我的时候,我不是说立刻就能。”

  当贝兹毫不留情地戳他的腰侧的时候奇鲁笑出了声:“抱歉,抱歉!不过事情还是成功了。他们做到了。”

  “啊,”贝兹低声道,“是吗?”

  “是啊,”奇鲁退了一步,两人相对微笑,“这里风景不错。”

  -FIN-

 

译注:

  [1]卡西安的Captain应该是指军衔。

  [2]传说中船长是可以主持婚礼的,但是事实上还需要考执照主持的婚姻才能在法律上有效。附一段找到的舰长的话:

“Since the days of the first wooden vessels, all ship masters havehad one happy privilege: that of uniting two people in the bonds of matrimony.”
                     — Captain James T. Kirk

“从第一批木制船只的时代起,船长们就都拥有一项令人愉悦的特权:让两个人以婚姻的名义结合。”

                         ——吉姆·T·柯克

———————————————————————————————

我一直很喜欢正剧扩写向的粮食,因为值得挖掘和想象的细节实在太多。这次也翻得很开心,而且难能可贵这篇还有个扭回甜向的后记【暴风哭泣……

字数一万七,拖了一个月终于翻完了,喜欢的话留个评论好咩qwq

最后 @寒暑旦暮  @这是一只抽屉 出来吃粮!

评论(4)
热度(19)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