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Baze/Chirrut】若我曾经失去信仰(翻自AO3)

已经发过的一篇授权翻译,我这个智障不小心把原来那篇删了……【跪。


Author:bongbingbong

Link:If I ever lose my faith in you

摘要:“两天。Baze Malbus已经祈祷了两天了。”

当66号命令发生的时候,Chirrut还没有失去视力,而Baze Malbus是他所见过的最忠诚的原力信徒。后来这两件事都改变了。

  第一章

  两天。Baze Malbus已经祈祷了两天了。他曾在夜半惊醒,急促地喘息着,痛苦倒映在Chirrut深色的眼睛里。他们曾拥抱着彼此,无法言说对于失去的追缅,灵魂的一部分已经呈上祭台。那是肉体承载不起的深重伤痕。寺庙终于收到了确认信息——杰达城死了。所有的一切。帝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人们交头接耳,绝地守护者们昼夜不休地准备守卫他们的庙宇,Chirrut就是其中之一。他敏锐地研究着寺庙的防护措施,带领守护者们演习,研究城市的地图,穷尽它的每一条小街暗巷。Baze仍然在祈祷,不断寻求答案,拷问内心。Chirrut很在意他的缺席,但是,他的思想无法让他加入他的同伴。他们都是承载原力的容器,他们的双手必须为原力做事。

  Chirrut未曾向自己承认,控制恐惧也是他如此勤勉工作的一部分原因。杰达城的毁灭在原力中留下一个空洞,若是放任自流,那巨大的空虚便有吞没他们的威胁。原力一直是个平稳坚定而善解人意的存在,但是突然间,它的一大部分陷入了未知。一片空白。守护者们惊讶于Chirrut不受伤痛影响的能力,而他自己明白这仅仅是因为他还没像Baze那样面对现实。

  “原力与我同在,我与原力同在——”

  Chirrut的心在望见Baze的瞬间缩紧了。他看着他将前额压在地上,宽阔的肩膀颤抖着,声音紧绷低哑,出口的每个词都宛如耳语。一句又一句的话磕绊着逸出嘴唇,他的身体因呜咽而抽搐。Chirrut等待着,一杯水安稳地握在手心。他觉得无法在这房间里开口说话,因为Baze已经用自己的虔诚和悲伤填满了它。Baze感觉到他来了,缓缓停下了漫长的祈祷。他仍然伏身于地面,深深地叹了口气,从一种节制的跪伏姿态解脱出来,疲惫地倒在地上。

  Chirrut在他身边跪下,一只手搭在他肩上捏了捏。Baze更紧地蜷缩起来,轻轻合着眼睛。Chirrut把盛水的杯子放在他身边,手指梳过他蜷曲的短发,轻柔地按摩着脑后靠近脖颈的地方,他知道那里一定正经历着磨人的疼痛。渐渐地,Baze回过神来,发出一声戛然而止的喘息。两个人深呼吸了片刻,他才终于有勇气看向他。Chirrut觉得浑身一冷——另一个人的眼睛大睁着,泛红并浸满泪水,两人在彼此的视线里寻找着什么,也许是对目前状况的理解,而Baze看起来完全迷失了。

  “寺庙残余的力量正在——”Chirrut顿住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表述。他们是在准备一次攻击吗?甚至是一次入侵?不确定性让原力冷静的波动跳跃了,在他意识的边缘嗡嗡作响。

  “和我一起祈祷吧,Chirrut。”Baze低声道。

  你已经太累了,Chirrut心道,盘算着把他搀扶起来送回房间。

  “先喝点水,”他说,“你听起来像架损耗到极限的机器一样。你闻起来也快了。”

  浅到几乎看不见的笑纹在Baze眼角蔓延开,他任由Chirrut把杯子递到他唇边,嘴唇擦过那修长的手指。他感觉到同伴细微的颤抖,暂时允许自己合上了眼睛。他实在已经太疲惫了。

  他们握住手,前额抵在一处,喃喃起重复的话语。

  “我与原力同在,原力与我同在——”

  “原力与我同在,我与原力同在。”


  第二章

  执行66号命令的那段日子,Chirrut一直在工作。那是他能做的唯一一件事,为了避免那徘徊不去的绝望侵蚀他的思想。帝国如期而至,穿着僵硬盔甲的官员造访他们的大门,向他们保证绝无伤害之意,帝国想要的只是凯伯水晶。帝国承诺保证守护者们的安全,在它占领寺庙之时妥善地安置他们。而守护者们,仍然困于失去杰达圣城和孩子们的痛苦,拒绝了帝国。暴风兵的到来证实了他们的恐慌,他们筑起壁垒,静待即将发生的一切。

  Chirrut监管着寺庙最年轻一批居民的撤离,用尽他们手头有的资源让整个过程悄无声息。Baze和他身为孩童时就已熟知城中所有隐秘的小路,两人会在半夜送他们到圣城的近郊,Baze压低声音告诉他们如何活下去,如何分配食物,如何去往邻近的城市。他低语着,让他们相信自己仍然拥有原力的保护和爱,并且是安全的。时不时地,Chirrut会背着哭泣的孩子出城。有一次他们在逃跑时撞上了巡逻的暴风兵,Chirrut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用棍棒打退了五个,在倒下的盔甲上敲出鼓点,摇晃着手臂直到那孩子停止哭泣。而Baze再一次把他们引往逃生的路。

  “这一切都是原力的意志,小家伙。如果不知痛苦为何物我们就无法辨清幸福。”Baze会对每一个孩子说,两个人挨个亲吻他们的头顶,祝福着他们踏上离途。他们从没探讨过这些孩子是否真的能安全逃生,但是他们不能坐实他们的恐惧,从而毁掉那一线脆弱的希望。

  绝地武士们已经不眠不休一个礼拜了。进攻迫在眉睫,浓重的黑暗盘踞在捷达的原力中。庙墙之外的暴风兵越来越多,但他们还未攻入城内。帝国的军官每天都在劝说他们放弃抵抗交出凯伯水晶,巨大的扬声器传遍圣城,向寺庙内外的所有人传达着帝国的仁慈。守护者们知道一场进攻无可避免。Chirrut连轴转地奔忙,在城墙上潜行,训练队伍,一遍又一遍排演不同的策略,防御,逃生,投降。这看起来就像守护者们仍未决定要作何安排。Baze只是尝试着跟上他就已筋疲力尽,最终他在走廊中逮到Chirrut,把他的手腕摁在了墙上。

  “你的急切让我受宠若惊,但现在不是时候,Baze。”Chirrut说。

  “你上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Baze只是问。

  “吃什么东西是什么时候?”Chirrut说,扭动着手肘,“总之,我没时间了,我得去——”

  他想离开,但Baze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胸口。

  “Chirrut,”Baze说,声音低沉而严肃。他能感觉到Chirrut的心脏在掌心下跳动。每一部分的Chirrut似乎都陷入了某种快速的状态,他的眼睛四下转动,视线飘向庙墙的方向,身体停不下奔跑,双手无法抑制地颤抖。

  “停下来一会儿Chirrut,你把自己累坏了。你需要集中注意力。”Baze尽他所能地大声深深吸气,Chirrut的眼睛合上了。两人一同喘息着。

  “和我一起祈祷吧。”Baze说。Chirrut疲惫地点头,用自己的前额贴上他的。

  “我与原力同在,”他说。

  “原力与我同在。”Baze应道。

  庙宇的墙壁在火光中爆炸了,只剩下一堆废墟。不作他想,Chirrut和Baze赶向寺庙的大门。他们已做出了决定。他们将要战斗。

    -FIN-

———————————————————————————————

以及继续征集文名的好翻译w

评论(2)
热度(25)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