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Baze/Chirrut】守护 Guardianship (翻自AO3)

授权翻译。


Author:roselightsaber

Link:Guardianship

Rating:G(全年龄)


【摘要:Chirrut迷路。Baze追随。】

  第一章

  Baze开始恐慌了。本来照看Chirrut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困难的任务。那孩子似乎大部分时间只是静坐着冥想和感知,做一些Baze不擅长的事情——开始时确实是这样的。何况,他是个瞎子——他能跑到哪去呢?

  然而,现下他正身处城市最深的深处,在凯伯晶体矿脉附近和寺庙之间复杂如蛛网的废弃地下墓穴里。这是个没有精准的定位器根本找不到的地方,或许还需要个可发射的击昏器,而且Chirrut看不到周围的景象,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Baze停下来喘了口气,摇了摇头。万一洞穴塌了怎么办?有shyrak[1]怎么办?有mynock[2]怎么办?或者更糟——要是有想找黑市晶体的人怎么办?Baze没有说出他的忧虑,但是他从未如此信仰过原力——一种也许真实存在、目前唯一保护着他的职责的东西。保护那孩子不被所有他想象出的可怕的东西伤害。

  “Chirrut?Chirrut?!你在哪里?”

  “我不知道!”

  听到回应并没有让他松口气。“你不知道?!”Baze满怀怒气地冲过来找他,想象着一个悲惨的迷路的孩童,然后他听到——

  “你最好过来告诉我!我什么也看不见!”

  “你什么——”他停顿了。Chirrut就在那里,咧嘴笑着,毫发无伤(虽然Baze一瞬间有点想打他。)“你看不见,嗯……”他自顾自笑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是个瞎子。”Chirrut干脆地答道,转身示意Baze跟上。Baze不假思索地照做,甚至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就已经行动。“来,我想给你看个东西。”

  “你知道,你可以在突然失踪之前就告诉我的。”

  “那你会跟着我来吗?”

  “我——嗯,也许不会,”他承认道,“嘿!”

  Baze也许対原力的存在有所疑虑,但就算是他也必须承认,在洞穴的一堵墙突然倒塌时让他猛地抓住Chirrut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边的恐怕不只是他优秀的条件反射。

  “啊,”Chirrut看起来只有一点淡淡的吃惊,也不如他所预料的一半感激,“我猜你来了终究是件好事。”

  “这说的有点保守,”他嘟囔道,仍然抓着Chirrut的手,被拉着向前移动,“我们要去哪?”

  “我的朋友,”他微微笑了,“你该比我清楚。然而,这就是我想给你看的东西。”

  他拖着Baze穿过蜿蜒的通道,高个的男人一路险险避过低矮的顶部,直到他们脚下的小径拓宽成一处洞穴。Baze觉得有点烦躁——他确实被惹恼了,但是那怒气正极快地消散。“凯伯晶体……”比他见过的所有加起来还多,未经开凿和雕琢的,在Baze手中的提灯下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我不知道这么近的地方还有这样的晶矿。”

  “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对吧?”他放开了Baze的手,走向远处墙壁上形成凸出的晶体。他伸出一只手,并没去触摸那些石块的表面,而是感受着它们周围的能量。“它很美,不是吗?”

  “你怎么知道?”

  “我不需要看见它们。你以为我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Baze一直想像Chirrut一样相信原力,但他从来没有过那种坚定的信仰。也许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就该如此。但是长久以来的第一次,原力对Baze展现出它强大的面貌。“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原因,”迟了片刻他赞同道,“我们应该保护它。”

  Chirrut在地上盘腿坐下,手指游移过墙上尖出的一簇爆炸状的晶体,落在他的肩膀上。“我们是绝地守护者,不是吗?”

  那确实是他们被赋予的名号,但这是Baze第一次感受到的确有什么东西值得守护。他在Chirrut身旁坐下,闭上了眼睛,想如身边人一般感受到晶体的能量,不需要视觉的干扰。“没有别人知道它们在这里会比较安全。”

  “尊敬的绝地守护者Baze Malbus是在建议我们把这庞大的一堆凯伯晶体当做秘密保守起来吗?”

  两个人都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并不相互确认,却对彼此脸上的表情心知肚明。的确,年前辈们迟早会注意到这里。Chirrut并不是唯一一个拥有如此敏锐感知的绝地武士,他只是唯一一个愿意任凭感觉把他引往全然的黑暗并以此为乐的人。“为了安全,”Baze坚持道,“这是个隐藏的储备。在紧急情况下可能会很有用的。”

  “我们也能随时来这里检查它。”

  “守护它。”

  “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意义。”


  第二章

  那个凯伯晶体洞穴成了他们的秘密藏身处。那是个完美的让人暂时卸下责任重担的地方,在Chirrut的坚持下仍然独属于他们。但是Chirrut的意愿似乎更多地改变了Baze的行为而不是他自己的。一次又一次地,他跟随着他走进黑暗,Baze坚持在前方提着灯引路,虽然Chirrut自己在一片漆黑里也能走得很好。彼时的Chirrut还在竭尽全力打磨自己感官的敏锐度,这种行为时不时让他感到受宠若惊。但这通常并不发生在重要的时候,Chirrut会忙于保护庙宇、应对危机,让自己成为纯粹的行动力,不受物质层面的干扰。他使Baze有了信仰,坚定得超出他的想象,让他相信着原力和友人的才能。

  但是像今天一样炎热干燥、漫长孤独的日子让他疲惫不堪。忽然之间,那个能单靠一件东西出其不意地撂倒两倍于自己的大块头的人仿佛被自己的感知力困住了。他身上的衣物刺痒而黏腻,砸在石头上的脚步声宛如雷霆。原力的波动平日总是温和而安慰,现在却紊乱无序,让他无法解读。这种时候,他们的秘密基地能够缓和他的痛苦。Baze也是这缓和剂的一部分,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他将他引往地下的洞穴,承诺说那里舒适而凉爽,可以暂时躲避灼热的阳光和前辈们的差遣。只是休息一下,他坚持道,虽然他很清楚言语本身其实无法说服Baze,而他恰到好处的微笑和愉快的腔调却十分有效。谨慎地看了看四周,Baze拉起他的手,两人的身影消隐于寺庙深处,遁入他们都已熟识的地下世界。Chirrut因为走神而绊了一下,换来一声暴躁的提醒,要他小心点,待在他身边。当然了,有时Chirrut也会故作蹒跚,以确认他同伴的注意力……所以也许他的心思也没跑太远。

  另一个人很安静,一如往常,而这正是Chirrut现在所需要的。四下寂静,只有Baze的呼吸和遥远的水滴坠落声响在耳边。这座洞穴的能量熟悉而平和,与原力轻柔地共振着,迥异于外面世界的嘈杂喧嚣。它在Chirrut的思想里吟唱起温柔的和鸣,驱散那种不堪重负的感觉。他坐在老地方,背靠缀满晶体的一面墙,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忠诚的伙伴靠过来。

  Baze坐下来,仍然保持着Chirrut听觉和感知中平静温和的存在感。年轻些的人越过他的躯干去够最后一个跟着他们来到这里的嗡嗡作响的能量源——Baze的提灯。“把它关掉,”他平实地要求道,“我能听见它。”

  “真的?”Baze一瞬间有点想试试他,假装关掉提灯的开关,随即放弃了。

  “别啊,关掉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啊,那还真是悲哀……”

  “我不习惯。”他在Chirrut的笑声里翻了翻眼睛,还是关了灯,任由黑暗像潮水一般漫过全身。“这下你开心了?”

  “大部分时间是,”他答道,人已经靠在了Baze的肩膀上。这也是他们常做的事之一。他们之间的异端的友谊已经让那些反对感情联系的前辈们投以批判的眼光,像这样的亲近最好隐藏在暗处——虽然不承认,两人其实都很享受他们共度的时光,那是特别的,仅存在于他们之间。Chirrut抬起手在Baze脸上轻轻摸索,确认他的眼睛也闭着:“我想让你看看我眼中的这里。”

  “你的目的达到了,”Baze以他独有的粗鲁口气回应,一边装作无意地迎向他的触摸,“我什么都看不见。”

  “这就对了,”Chirrut笑道,“感受原力吧。这个地方能量很强,我知道你能感觉到。”

  “我只觉得想睡觉。”

  “这也是可以接受的,虽然我并没感觉到这个。”Baze挪得更近,而Chirrut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动作惊到。他感觉到Baze伸展着身体把脑袋枕在他腿上,不用看也知道那人正露出一个极度满足的微笑。“……很舒服吗?”

  “很舒服。”

  Chirrut再次摸索他的脸,将双手顺进他的头发里。这个地方一直有一种特别的安宁,但Chirrut从未像现在一样感到身体如此放松,思想如此清晰。然后他听见Baze舒服的叹息声,低声道:“我还是想让你感受到我的感觉。”

  “我觉得我感受到了,”静默过后Baze回应,再次出乎Chirrut的意料之外,“在这里很容易集中注意力。感觉很好。”

  Chirrut轻轻笑了,手指温柔地按摩着Baze的头。“你确定你感觉到的是原力吗?”

  Baze也笑,胸腔低沉的震动模糊进晶体的声音里:“相同或者不同,很重要吗?”

  “如果你在训练里也能这么结合神学的理论,前辈们会更喜欢你的。”Baze没有回答,只是稍稍坐起来,捧住Chirrut的脸印下一个亲吻,然后继续沉浸于这舒适的寂静里,他们的秘密之地在这一刻用完美的静止将他们包裹起来。


译注:

[1]Shyrack:像蝙蝠一样的大型鸟类生物,有刀锋般的利齿,原生于Korriban,Horuset星系唯一的行星。

[2]Mynock:像蝙蝠一样的硅基生物,寄生于飞船的能量,有能力抽干一艘飞船的全部能量储备。

———————————————————————————————

这篇真是甜死我了……

评论(5)
热度(56)
  1. bicumh冥河忘川 转载了此文字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