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鸢然】余夏(番外)

 @寒暑旦暮 亲爱的生日快乐!!

因为你说过还挺喜欢这个口感的,于是生贺想来想去决定写个百合的番外好了qwq

———————————————————————————————

  林鸢仰面倒在草地上。

  这片草地不是学校的地界。处于家属区和校园中间的一小块面积,有着小小的坡度和满原野草,来来往往的人们每天都看见它,却好像谁也没多看它一眼。它是多余的,消失或是继续存在,都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林鸢把一只手垫到了脑后。草叶从手背上簌簌划过,带出一点破碎的植物汁液味道。

  闭上眼也挡不住千丈阳光灿烂的刺痛感,林鸢皱皱眉,把另一只手挡在额前。

  少顷,又不耐烦地拿开。

  视线里渐渐倾注进血色。被阳光穿透的眼睑渐渐膨胀起毛细血管,面上额上都是那种热烈的温度。就像这是世界最后的一个夏日,天地万物都爆发着一种至死方休的生命力。

  不然干脆睡一觉算了,林鸢漫无边际地想。

  一片阴影移过来,脸上灼热而细小的刺痛感瞬间消失。

  “喂,”头顶的声音道,“会晒伤的。”

  哼唧一声,林鸢抓过一旁的校服外套搭在脸上,继续瘫成大字。有笑声轻轻响在耳边,阴影移远了,被挡住的热量刹那间暴涨回来。

  眩晕仿佛只是两三秒的事情,又好像腕上的分针已扫过几圈小小的领土。阳光铺满全身,这层没有质量的被子宽广无边,暖和又包容,任凭如何踢蹬都不会泄入外界的一丝寒冷。

  林鸢缓缓地直起身。

  地面从白茫茫的天空下面升起来,左右晃动着角度。爬起来的动作有些困难,眩晕让她踉跄两步,她揉了揉眼,才发现不远处侧身卧着的另一个人。

  抬手看了看表,林鸢缓慢地晃过去,在她身前盘腿坐下。

  ……左右还有时间,先等等小然好了。

 

  许然背对阳光躺着。

  她的脸一半埋在阴影里,胳膊蜷曲着,一只垫在太阳穴下面。头发散开了,发梢软软地垂落到金色的草地上。荒草并不柔软,多数有着锋利的尖,但隔着衣服也不怎么感受得到。林鸢支着脸歪头看她,睫毛半垂,膝盖离许然的腰腹不足一寸。

  一只蚂蚁从后面爬上了许然的头发。

  林鸢注视着它,视线弯弯曲曲地移动。它从肩膀上冒出头来,沿着一绺碎发往低处爬,小小的黑色身体几乎隐没模糊。但是林鸢的注意力钉在它身上,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终于在衣领边缘重被衬出了颜色。

  这个小家伙好像很执着,林鸢想,伸出手打断了它的行进路线。

  黑点落在一片草叶上,然后是第二片,第三片,很快掉下去不见了。

  许然睁开了眼。

  “嗯……几点了?”她用手指梳了梳晒得滚烫的头发,一脸茫然地坐起来。

  林鸢忍不住笑:“三点半。”

  “哦。怎么了,你笑什么?”

  “你刚睡醒的表情。”

  “嗯?”

  “好像不是问几点了那种表情。”

  “那是什么表情?”

  “我叫什么我在哪儿今年是哪一年的表情。”

  “……你走。”

 

  周天的下午,唯一学校不可能有任何安排的时间。早上刚做过第一次理综的全真模拟,两个疲惫的人自我放纵地四处乱晃。阳光下的草地闻起来和看起来一样青春,等两个人慢悠悠地起身离开时,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过。

  就算没人上课,电脑系统仍旧忠实地履行着指责,空荡荡的校园里回响起理查德克莱德曼的琴声,永远的六十秒,永远一首家喻户晓的曲子。天色还未黑,教学楼的角落已经点起灯光,不知是哪位老师的办公室迎来了它值班的主人。通往校门的路一点一点地暗下去,每盏路灯将要勾出的势力范围在脑海中清晰如画。许然单肩挂着书包,肩上放着林鸢的手,什么都没想,一路打闹着往外走去。

  那刚好是六月的那一天,离最后的最后还有整整一年。

  走到门口的时候,路灯在她们身后忽然亮了起来。

  两个人同时回了头,灯火通明的校园映在许然的镜片上,再落到林鸢眼里。她的脸微微仰着,盛着一个白色的,细碎汇聚在一起的,好像能永远亮下去的灯塔。

  也许就是这种光吧,林鸢想。

  -番外FIN-

评论(1)
热度(1)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