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谜岚谜】回家吧

请勿以任何形式转出Lof平台,RPS圈地自萌

给 @墨洛温 的一碗清汤面,谜岚的流水账日常,作为生日贺w

第一次真正动笔写实况RPS啊……好多私设呢好怕OOC啊。一直以来特别感谢阿墨的粮食投喂,回报一小块甜饼,希望阿墨喜欢。

生日快乐!

———————————————————————————————

  北京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住院部。

  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抱着板夹轻轻合上了门。

  把调了剂量的最后一个处方交到护士站,年轻的主治医师舒了口气,揉着眉心往休息室走去。走廊灯光雪白,照在他胸前的工牌上,“申逸神经内科”的字样时不时闪着银光。

  七月的白昼已经被自然规律拉得很长,然而身为工作强度高得吓人的医疗工作者,下班时天彻底黑透完全不是什么稀奇的状况。懒得开灯,申逸借着窗外的光熟门熟路绕到自己的储物柜前,摘下口罩丢进角落的专制垃圾桶。

  刚刚解开白大褂的扣子,侧袋内的手机就亮了起来。

  一排未读信息,最上面是熟悉的名字。

  结束了吗

  一条微信,时间上的巧合让他微笑起来。

  刚完

  他迅速回道,瞟了一眼锁屏,已经八点多了。动作迅速地换上早上挂在柜里的衣服,男人一边下楼一边把手机从口袋里重新抓出来,拨了通话记录的第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了。

  “阿岚。”

  “嘿,谜医生下班了?”

  申逸失笑。受自家女朋友的影响,他申了个账号没事时也做做游戏实况,却因为随手起的ID名被她变着花样地取了一大堆外号,电话里微信上每天换着叫得不亦乐乎。

  他举着手机,声音里染上几分轻快:“是呀,那么岚少吃饭了吗?”

  “还没,”女孩子似乎全然不在意他的晚归,“诶告诉你个好消息啊,我们上个月推的RPG小游戏销量居然已经破万了,今天老板发了额外的奖金哦。——不然今晚出去吃?”

  “好啊,”他应道,“去哪里?”

  “见面再商量,”电话那头声音元气,“今天我请客!”

  “哇,很有钱的样子嘛。”申逸调侃,“那等半个小时就下楼吧,我过来接你。”

  “嗯!”

 

  挑来挑去,两个人最后还是去了大海原。

  小小的日料餐馆隐在闹市区的街巷里,灯光暗暗的,照得所有的轮廓都柔软起来。老板姓村上,是漂洋过海娶了北京女孩而安身于此的日本人,笑起来会眯着眼睛,总是亲手端出一道道原汁原味的可口菜品。靠里的木桌边时常有人三五成群地斟着酒就着小菜聊天,一谈就到深夜,离开时排着队和老板点头致意。食物香气温和地环绕着小店,很家常的味道,却只是走近就能感觉到肠胃的诉求。

  去过太多次,两人早已和村上先生混熟,掀帘进店后立马就热络地聊起来。申逸微笑着站在周岚身后,看她不停点着头和村上先生语速极快地你来我往,在柔和的陌生语调里稍微走了神。

  周岚性格开朗,平日里嗓音总是显得清亮而活泼,略微中性的声线元气十足。而在说起日语的时候,咬字发音间偶尔会透出一丝温柔腼腆的女孩子气,因为认真而略微拖长的尾音让人内心一软,话语流淌间泛起小小的波澜。

  ……这里是她很喜欢的地方啊。

  申逸还在出神,人已经被扯了袖子,安顿到两人常坐的小桌边。

  “嗯?菜点好了?”

  “老样子。”周岚拉开椅子坐下来,支着胳膊略微侧头看他。

  他自顾自按了一会眉骨,发现对面还在一言不发地上下打量自己,才觉得有点毛了。

  “怎么了?”他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个表情?”

  女孩托着下巴又盯了他片刻,才悠悠开口。

  “我说申秃,你这样不行啊。”

  “啊?”

  “你最近太累了吧。”她说,“医院那边很忙?”

  申逸一愣,继而勾起一点笑:“也没有。医生嘛,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周岚没说话,只是把盛着热毛巾的小木盘往他手前推了一个。

  两人都摘了眼镜,黑框和细细的金属边泛着不同的光泽。毛巾是洁白的方形,蜷缩成一个卷,腾着湿润的热气卧在两人面前。他刚要拿,却被对面伸过来的手制止了。

  “你先闭上眼睛。”周岚对他说。

  申逸顺从地合上眼。一阵窸窣后,两片熨帖的热度敷在了眼窝上。仰起头,那温度透过眼睑渗进来,舒缓了双眼的酸涩感,周围的皮肤也叹息着放松下来。他在毛巾下转动着受到泪腺滋润的眼球,微张了嘴唇,深缓地吐出一口长气。

  然后听到了女孩没能忍住的轻笑声。

  ……嘿。

  “你拍照了吧。”申逸顶着两块毛巾,动也不动,只是用笃定的语气说道。

  “我哪有~”周岚忍笑收起手机,“没拍,真没拍。”

  申逸无奈地摆摆手,表示没法跟她计较。也是,这样的照片那人手机里不知道有多少,也不在乎少一张多一张了。

  老板从后厨转出来,微笑着把一盘天妇罗放在两人中间。

  周岚把白萝卜泥混进酱汁里,舔了舔湿润的筷子尖。大海原一贯温和的味道包裹住舌头,她咬着筷子,含混不清地示意申逸快吃。青黑色的瓷盘颗粒粗糙,宽厚的触感衬得炸物愈发漂亮。虾,南瓜,莲藕,香鱼,紫苏叶,面衣金黄酥脆,半透明的边缘稍稍浸了油。米白色小碗晃着颜色浅淡的蘸汁,筷子搅动的小漩涡打着旋慢慢平静下来。

  两人趁着温度开吃。食物的暖意以口腔和胃为起点蔓延,慵懒地流过裸露的胳臂和脖颈,带给人一种想在身下的座位上扎根的错觉。点的食物陆陆续续都上来了,申逸喝口玄米茶,抬头看向周岚。后者叼着一截虾尾正对着手机发笑,面孔上浮着一层屏幕映出的荧光。

  “吃饭专心点,”他把鱼块浸到碗里,“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周岚冲他扬扬手机:“散人他们的密室啊,说是今天有个客人手电筒灭了没找到密码箱里的电池,生生爬到柜子顶上把挂钟的后盖掀了……唉哟。”

  “可以可以,”申逸笑,“这人脑洞和你有一拼。”

  “那不一样。我那叫随机应变富有创造力,”周岚瞪他,敲着桌子说,“创造力,创造力你知道吗?”

  “是是是我知道。快吃吧,一会该凉了。”

  周岚嚼着蔬菜,心不在焉地想起了别的事。

  之遥和肖尧的真人密室逃脱已经开到第七年了。

  从最开始蜷缩在写字楼的一隅,没钱宣传连传感器都只能买最便宜的,到今天繁华商业街上效果逼真好评如潮的旗舰店,这其中的种种进步成就和困难艰辛,除了他们自己没人比她这个挚友看得更清楚。同为游戏行业相关的工作者,她越明白这个社会在高度娱乐化的同时是如何对这些职业抱着深重的偏见,就越为他们的坚持而感动。

  志同道合的两个人,并肩顶着各方面的压力一路打拼到今天,终于在这个漂泊的大城市里拥有了一份自己热爱的事业,而且能和最重要的人骄傲而自由地生活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她捧住碗,轻轻微笑起来。

  周岚自己也很喜欢逃脱类的游戏,自家男友虽然忙,有时间的时候倒是很乐意陪她去尝试各种新的关卡。她前几天就听说那边开了新的房间,本来打算着跟他们说一声今晚跟申秃一起去玩玩看的,但是……她抬头看了看,皱起了眉头。

  对面的男人正安静地吞食着拉面,额前稀疏的软发被一层薄汗粘住,显得乱七八糟。一贯冷静温和的目光现今直直地盯着筷子,眉眼间困倦不已,似乎下一秒就要把脸埋进汤碗里。

  还说不累呢,周岚暗自摇头。

  困成这样,还是得让他早点回去睡觉才行。

 

  等两人慢悠悠地吃完,已经快十点了。

  周岚不放心这会让申逸开车,左右家也不太远,吃饱的两人决定先步行回去。——反正明天是休息日,车停在这里也没什么好着急的,抽个时间开回去就是了。

  买完单出了店门,周岚伸了个懒腰,朝路灯下等着的人影走去。

  两人并肩散着步往回走,夏夜的风吹起头发和衣袖,面上额前一片清爽。

  没走几步,申逸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对她说:“对了,你前几天好像说想去之遥他们那边玩来着?我看时间还不算太晚,现在要过去吗?”

  “改天再去啦。”周岚挽上身边人的胳膊,“今天我困了,回家吧。”

  -FIN-

———————————————————————————————

就是这样啦w

医生谜和游戏开发岚,陆散开密室,也是自己私心的设定……其实真没什么内容,就是两个人下班了一起吃了个饭然后回家了……的日常。

悄悄说,想写谜医生已经很久了!医院名字是我编的,现在帝都是有北京市第二医院和北京市人民医院的。医生职业相关的一切我都不专业,没怎么敢多提,有常识性错误的话欢迎纠正。

最后再祝一次墨墨生日快乐!

评论(16)
热度(122)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