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鸢然】第九章 隐瞒

前一章走这里 :第八章

给画手大角虫@人间透明艾尔傻补一发迟到的生贺~

生日快乐,虽然生贺不是小甜饼TUT

———————————————————————————————

“去医务室。”

                                                                                                     ——林鸢

  最后一圈。终点线上,红线被凌空拉起来,等着已经跑疯了的妹子们敞怀来撞。跑道边的格挡也被搬开一条缝隙,躁动的人群涌进去,在终点线外形成一个歪歪斜斜的半弧。

  现在想想也奇怪。运动会通常是集体荣誉感广泛滋生的场合之一,一群一群的人以班为单位紧紧地抱成团,为了排行榜上零星上涨的分数一起面目扭曲的哭和笑。夺得名次的同学被像英雄一样簇拥回班里,而仅仅是完成比赛的人也有细心的接应,受到无数双关切目光的注视和一路嘘寒问暖。那是一个很容易让自己觉得处于聚光灯下的时刻,虽然大家的视线,大多数仅仅是落在运动员那层壳子上而已。

  四周渐渐吵嚷起来。

  各班都准备好了后勤,三五成群愈发热烈地喊着自己人的名字。而我站在终点线旁,一心一意地等一个邻班的选手,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只是盯着她,心跳得像开幕式里铺天盖地又杂乱无章的鼓声。

 

  林鸢一直在冲刺。

  最后的一百米让她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就像经过冗长的助跑终于要振翅的飞鸟,裹挟着风声和火焰向前扑来。周围隐隐有惊呼的声音,我往前迈了一步,开始觉得恐惧。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第一名冲线,很快像导火索一样点燃了整场。

  林鸢和另一个女生几乎是并排到的。她带着还在依惯性向前冲的身体茫然四顾了一秒,便毫无意识一般向我的方向踉跄撞了过来。我刚伸出手,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迎面掀翻了重心,猛地一仰,整个人斜着摔了下去。林鸢的头正砸在我左肩,手肘狠狠擦过地面,直痛得我眼前一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林鸢!!许然!!!”

  等两边的同学手忙脚乱地把我们两个扶起来,我已经恢复了一点脑子。手肘和肩膀都疼的要命,而林鸢仍然大口喘息着,手掐着腰腹,一脸茫然,脸色异常苍白。

  “喝口水,”我抖着手把水杯递过去,“慢点喝。”

  林鸢显然还说不出话,喝了一小口,推开表示不要了。

  “要去走走吗?”我抿着嘴问道,“现在你还不能坐下。”

  她摇摇头,神色清明了一些,指了指我的右手:“去医务室。”

  我抬起胳膊,才发现手肘处一大片擦伤,灰尘的痕迹斑驳其间,一线殷红已经流到了小臂。

 

  医务室的老校医丝毫没有什么温柔可言。因为是夏天,把伤口包起来反而不利于愈合,所以在被沾了碘伏的棉球荼毒一通之后,我终于被放了出来。

  肩膀还有些钝痛,但是已经不影响行动。林鸢坐在校医室喝完一整杯热水之后也已经回到了正常人的脸色,全程沉默地低着头,偶尔皱眉看得我内心发毛。老校医以为她只是陪我来,压根也没在她身上放什么注意力。

  但我还是有些纠结。

  从医务室狭长的走廊出来,我们顺便去了趟卫生间。

  在隔间里我瞄了一眼肩膀,看不出什么来,估计晚上会青一块吧。我叹口气,拉好衣服,走出隔间的门。林鸢还没出来,我靠在门口等,小心不让胳膊肘碰到墙壁。

  通风口的黑色扇叶疯转得看不清形状,我抬着头,开始胡思乱想。

  一千五确实是个很考验耐性和身体素质的项目。跑完比赛的男女生们,嗓子干涩,双腿发软,胸肺涨痛,甚至喉头泛甜,都是情理之中的反应。但是刚刚,我皱起眉,总觉得林鸢今天的状态异乎寻常的差,简直就像是单凭信念才撑到最后一样……

  练了这么久,没道理她的体力会这么支持不住啊?

  我看着隔间灰色的门,对自己说,等她一会出来就问问清楚。

  然后我转出去洗手。

  忽然,在哗哗的水声里,我听见了一种极为熟悉的声音。这声音细小而破碎,带着一种故意为之的小心翼翼,但是却无法瞒过任何一个正常女孩子的耳朵。

  那是粘在一起的棉布和塑料被撕开的声音。

  -TBC-

———————————————————————————————

好啦我知道停在这里不太厚道啦……

下一章估计要卡。我加油,嗯QwQ


评论(12)
热度(2)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