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日常】论脑内微型黑洞与白日幻想的适配性

攒了一段时间了,放一波平日随手的小段子们~

时间顺序,多拟人,有诡异的脑洞出没233


#宠#

食堂紧邻的小房子里开了一家蛋糕屋。小小的蛋糕屋仰着头骄傲地说:“我这里全都是漂亮甜蜜的食物哦!”食堂宽容地笑笑,默默装上了厚重的门帘,说是冬天怕冷,其实是为了防止食物朴实的味道掩盖住蛋糕屋甜腻诱人的香气。


#浣溪沙·复习实况#

纵歌疏狂任年少,

效率全靠DDL。

万条重点不入脑。

薄雪始融浊气消,

四楼冷似千年窖。

横披大衣纵挥毫。

#所以说GPA那个鬼样子怪谁哦……#


#残雪与雀鸟#

一场薄雪。人来人往的窄路。残雪被行人反复践踏而嵌进地砖的缝隙里,却仍然保持着洁白的本色,像千千万万颗干涸河床上细小的鹅卵石,在黯淡的冬阳下闪着柔和的白光。

期末季,来往匆匆。蹬清洁车的老爷爷袖手稳坐在车座上,半闭着眼,灰白而稀疏的胡子在北京的冷风中簌簌抖动。我在他身后静静站了半刻,听见了头顶两只小雀互相应和、永不停歇的欢快鸣声。


#幼驯染#

高数题:你好呀~

学霸:你好呀~

高数题:你认识我吗?

学霸:认识呀认识呀,你不是那个xx定理求xx的应用题吗?

高数题:对呀对呀,来和我一起玩吧!

学霸:好啊好啊【牵手走远】

高数题:你好呀~

我:……我不好,谢谢。

#一脸懵逼#


#年后#

迎面细密的雪卷成一片淡漠薄雾,亲人连绵的交谈声响在耳后,是粗糙的亲切感。车载音响唱得嘈杂,扑面而来又疾速掠去的飞雪隔着窗户模糊地呼啸着风声。我窝在温热的副驾座上,身后生活了十七年的城市跌下高速,正一点点飞快地远去。心上的弦越拉越紧,却迟迟不肯崩断。罢了,我咬咬牙,回身剪断风筝的线,一头扎向了一无所知的未来。


#浣溪沙·压DDL#

惊蛰未至梦寒午,

遥对暗炉清烟吐。

手过东坡百页书。 

一遇先生终生误,

贮酒奉墨恨难图。

红笺尺素只字无。

#写不出来就直说写不出来……#


#忆江南·孤狼歌#

三月懒,

恣行涸海岸。

漫山鸳鸯指交缠,

北国千里南风软。

满面血未寒。


#暖气#

粗糙的铁质水管,表面蛰伏着破碎斑驳的漆块和铁锈,手扶上去就哔剥地碎裂开来,粘到苍白的掌心或是暗色的手套上。把手指收紧,灼人的热意掩盖过一切肮脏不适,这坦诚的温暖占领了被寒冬麻木的感官,带着刺痛把一个灵魂从久眠中唤醒。


#啊——嚏#

每一朵杨絮都可以向风许一个愿望。

但是,也只能许一个而已。

并不是风吝啬——邻枝上飘着清香的桃花,槐树上簌簌啸响的叶子,和小路边鲜亮纤细的野花都可以证明——风先生,是个十分温柔慷慨的人呢。

只是杨絮实在是太多了。

即使强大宽广如风,也只能做到实现每朵一个愿望而已。

于是,杨树上成日响着杨絮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它们热切地问着彼此:“你想好要许什么愿望了吗?”

“想好了!你呢?”

“我也想好了!”

当风来的时候,千万朵杨絮一起对着天空扬起面庞,兴奋的呼喊甚至盖过了风声。

“风先生!风先生!”它们喊着,“请满足我小小的愿望吧!”

而风呼啸而过,带起大片白茫茫的梦想,把许愿的杨絮们一一送上旅程。

所以,女孩啊,当下次一朵杨絮不偏不倚地落在你的额上发间,你就会知道——

也许在高高的树上,它曾经用尽一生唯一的机会,怀着虔诚而坚定的心情这样许过一个愿望:

“请把我带到她身边吧!”


#你好呀#

树叶们相互交叠着影子,一刻不停地窃窃私语,为了推举跟风先生打招呼的人选而渐渐吵嚷起来。

阳光把叶子映成单薄的金绿色,地上处处都是失焦的、晃动着的裙摆。

空气熏得热烈,四处飘逸着干燥的植物气息,像是整个世界都正在夏天的兴头上。

高高的树梢却忽然安静了。

一片翠色最浓的叶子在大家的簇拥下犹犹豫豫地站在了枝头。

温柔的气流环绕着她。

“风……风先生,”她害羞地卷了卷泛着金色的边缘,“你好。”

贴着草地疾掠的风轻快地扬了起来,把二月兰和红蓼的气息带到高处作为应答。他飞得太快,甚至带起了一两朵浅紫色的酢浆草,飘落在几片树叶上,引起一阵新奇的惊呼。

整棵树再次发出簌簌的响声,“你好”和“谢谢”一浪一浪此起彼伏。

而风极快地绕树盘旋了一圈,带着点隐约的哨声,很快飘远了。

#所以风先生其实是哑巴设定#


#芽#

快要下雨了,空气里有轻微的湿意。齐腰高的树丛里,嫩绿色的芽正从枝头上发出来。风横着吹,裸露的小腿搅动着气流。衣料凉凉的覆在皮肤上。还没经过北京带有灰尘的雨的洗礼,细小的叶子干净又柔韧,摸起来手感很好。蜡质的表面细腻地泛着光,却丝毫没有娇嫩的姿态。

“我很坚强的,”它仿佛在说,挺着细细的腰杆,想要独自面对整片欲雨的天空。


#散伙饭#

绿色的玻璃碎片,碰撞中溢出的泡沫。油渍的铁签。铝罐,被捏破或被踩扁,发出脆弱空洞的声音。

晚风黏稠。孜然和辣椒粉烘在气流里,躁动着汽水冰凉的甜味。

瓶外结的水滴流成一道,油光的桌面上一圈水痕。

浸满油脂、边缘微焦的肉食。温暖的橘色和褐色,密密浮着一层粗糙的香料颗粒。香气辗转在唇齿间,沾在衣襟和发梢上。

嘈杂。

快意、愤怒、颓废、豪情,恍惚响成一处,一盏昏灯下,所有的面容和声音渐次模糊。

……有几双眼睛能一亮十年?


#城市的雨#

风拨开倾泻的雨幕,错综闪烁的灯光照得满天银线透出扭曲的彩色。四周都是雨滴砸上地面密密的声响,行人的雨伞被吹翻,伞骨像冬天的枯枝一样轻而易举地断折。

#终于下雨了哦哦哦哦哦【狂喜乱舞.JPG#

评论(4)
热度(1)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