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NYSM】Farewell Presents 告别礼物(1全员,微Daniel/Henley)

一发完,又爆字数……6200+,觉得自己完全没救。

看完2回去连夜补了1,被苏出来的产物。OOC是一定有,把握人物个性我还远远不到家。第一部全员向,稍微有点Daniel/Henley。

———————————————————————————————

  2015,天眼总部。

  “Dylan,这是什么?”

  刚刚做出决定的女魔术师站在门口,嘴唇微张,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银灰色的手提箱安稳地躺在她脚边,光滑的表面上正倒映出几团明明灭灭的蓝色光球。它们错落地悬浮在房间四处,复杂的光路穿梭其中,微弱的光芒传导出某种具有生命感的脉冲。

  “你的告别礼物。”胡子乱糟糟的男人笑得温和,向里做出了“请”的手势。

  “你为我准备的吗?”Henley小小向前迈了一步,“……为什么?”她充满好奇地打量着这些半人高的光球,犹豫着把手伸向其中的一只。

  “先别动,”Dylan制止道,在她身后把门关好。

  女骑士收回手,饶有兴趣地转向这位“FBI特工”。

  “那么,这些到底是什么?”

  目光相接,Dylan勾起嘴角,眼神闪亮。

  “过去。(The Past.)”

 

  强光刺透眼睑,Henley趔趄了一下,终于在路边站稳。抬起一只手挡住眼睛,状况外的女骑士皱起眉头打量四周。阳光,耀眼到发白的阳光,行道树,笔直的公路,加油站边的小店,土地和植物被暴晒的干燥气味……以及,玉米卷饼的香气。

  加利福尼亚?

  艰难地回忆起上一件发生的事情,Henley一脸的难以置信。她确认似的蹲下身摸了摸滚烫的地面,再次环顾自周,终于像是接受了此时身处加州的事实。魔术师的日常让她很快适应了这个神奇的设定,她耸耸肩,走向了附近唯一的小店。

 

  时间回到一分钟前。

  “过去?什么意思?”Henley问。

  “字面意思。这些光球里分别储存着骑士们的一段过去,”Dylan双手插兜站在房间正中央,“这个是Merritt,那边是Daniel和Jack。哦,后面那个是你。”

  “所以礼物,就是我可以看他们的童年故事?”Henley兴奋道,踮起脚尖凑近身前的发光体。它们像梦一般在她周围高低起伏,晕开的荧光里有着细密的银色纹路。

  “不。”Dylan隔着一个光球望过来,“你可以进去。”

 

  Henley还未踏进店门,墨西哥辣椒粉的气味已经扑面而来。这是个简陋的小房子,后厨和前台之间并没有什么阻隔,卷饼和可可蛋糕的味道直冲进每一个食客的嗅觉。这真残忍,Henley想,我今天可没吃早饭。那么,她想,问题就很明确了——这里属于谁?退后几步,女骑士在靠窗的角落里坐下,托着下巴任由目光在拥挤的客人们中逡巡。

  在那个金发少年从后厨转出来的时候,她正第四遍在周围的人中搜寻熟悉的面孔。

  “Jack!”Henley惊呼道,随即开心地向他招手。

  然而少年版Jack像是没听见似的,拖着一箱对他来说似乎过于重了的啤酒径直朝店外走去。

  “Jack!Jack!”Henley边喊边向门口跑,“嘿!你要去哪里?”

  小Jack仍旧没有回答,连一点点的注意都没有分给她。女骑士有些生气,紧赶两步想去拍他的肩膀,却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手恍若无物地穿过了少年稍显单薄的身体。

  这次Henley瞬间理解了状况。

  哦,是了。温度,气候,桌椅板凳……之前的一切都太过真实,让Henley误以为自己真的置身于十年前的加州。她早该想到的,这是Jack的过去,而天眼再怎么黑科技也没可能真的让她穿越时空去扰乱历史,置身其中的她,应该是一个幽灵。……误导,魔术的第一要素。

  这是一个逼真的幻觉。

  恍然大悟的女骑士转头追上了少年,后者正艰难地把一整箱啤酒往机车上扛,汗湿的发尾在鸭舌帽下四处乱翘,T恤上一片水痕。

  ……他是要送货?Henley四下看看,寥寥几个人在远处缩成移动的小黑点,一辆货车呼啸而过,扬起一片蒸腾的尘土。我得跟着他,她想。

  趁着小Jack把头盔往头上扣的空档,Henley迅速爬上车在啤酒箱上坐好,双手抓稳。三十秒后,机车随着油门声敏捷地窜了出去。

  眼前的少年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正是长个子的年龄,身体修长手臂单薄,握住车把的双手却十分坚定有力。炎热的天气让烈日下的两人都有些难耐,Jack的汗水浸透了头发,像小溪一样顺着脸颊流下来,挂在下巴上亮晶晶地闪着光。Henley仔细地打量着他,从抿住的唇角到被啤酒箱压出一片灰印的肩膀,少年细密的睫毛长长的,挂着细碎的水珠。

  他右边的衣袋里露出了几个硬质纸张的圆角,Henley瞟了一眼,了然地点头——是扑克牌。估计是随身把玩已久,牌的边缘已经磨得十分粗糙,染上汗水颜色的折痕密布其间,牌面的花色也磨损得细碎模糊。Henley微微皱了下眉,他没有买副新牌的钱么?

  啤酒是送到附近一个男人家里的。Henley看着Jack汗淋淋地按响门铃,几乎什么都没说就被塞了几乎三倍的小费,站在阶下毫不意外地挑眉。——果然从小就是个讨喜的小鬼。而这对小Jack来说显然是笔意外之财,只见少年一脸惊喜,道了谢转过身又数过一遍被汗水洇得发软的纸币,对着空气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比起成年后,此时的Jack少了几分英气,却因为轮廓还未成型而显得更为柔软,大大的眼睛清澈闪亮,嘴角弯出天真的弧度。那种小动物似的神情让人心中软了一片,直勾得Henley想去揉他的头。

  女骑士的手伸到半空,世界便忽然黑了下来。

 

  Henley踉跄两步从“Jack球”里退出来,扶着额头恍惚地稳住重心,随即被Dylan从左边握住了胳膊。

  “最好不要触摸里面的记忆体,碰多了系统会故障。”Dylan说。

  “……所以这果然是系统控制的?”Henley甩甩头试图摆脱眩晕的感觉,“但是不,不对,我刚才明明摸不到他啊?”

  “咦?”Dylan也有些惊讶,“难道是这个坏了吗?”

  “不说这个,”Henley问,“我刚刚是怎么回来的?这个东西有时间限制吗?”

  “没错,有时间限制,不过在某些记忆球里面说出记忆体敏感的特定词语也会导致提前退出。嗯,你刚才应该是时间到了自动回来的。”Dylan说,一边手忙脚乱地把Jack的球切断能源封闭起来,两人一起像滚一个土豆一样把它推到房间的角落。

  “天眼建立这地方已经多久了?”Henley好奇道,“这都是些什么人的过去啊?”

  Dylan微微一笑:“这个是秘密。”

  Henley撇嘴。

 

  “好了问题小姐,”男人向两边示意,“下面你想先看谁的过去呢?”

  女骑士抱着胳膊想了一会儿,对着右前方那个不停晃动的球扬了扬下巴。

 

  这次时间似乎回到了更早。

  暖融融的感觉环绕周身,壁炉火星迸溅的细小爆裂声依稀响在不远处。脚下是长毛地毯柔软的触感,火鸡,熏肉,三文鱼,巧克力布丁,食物的香气一波一波绕着人打转。又来?Henley在内心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

  这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家庭的平安夜。

  “真希望在Daniel的记忆里别再见到吃的了,”Henley嘟囔道,“天呐,我好饿。”

  在节日夜晚团聚的似乎是个大家庭,那种亲人专有的嘈杂交谈声嗡嗡响在耳后,Henley转过身,看到了一个明亮的客厅。客厅不大,铺了暗色的地毯,大人们三三两两端着玻璃杯聊着天,小孩子们在堆满杂物的地板上磕磕绊绊地追逐打闹。房间里很温暖,喝了酒和没喝酒的人脸上都泛着红色,盘子里的姜饼小人也顶着鲜艳的糖浆笑脸。

  温馨的夜晚。

  如果光靠猜,Henley也许不会想到这是Merritt的回忆。身为一流的读心术师、江湖骗子和九流的扑克牌魔术师,Merritt脸上的笑容通常只有莫测高深和玩世不恭两个含义。Henley从没问过他的过去,Jack和Daniel也没有。没空是一方面——他们总是有更多更好的话题来打发时间——另外Henley总是觉得,藏在那双狡黠眼睛后面的东西也许会黑暗如同泥沼,一翻出来便会吞噬所有靠近的人,包括他自己。

  现在看来,相较于他形成的性格,Merritt的童年实在是……健康的有些过头了。

  跑来跑去的孩子们晃得人眼花,Henley伸长了脖子,内心暗暗猜测着。

  一串清脆的铃声。

  Henley倏地转过身,一个小男孩挺胸抬头地站在客厅中央。他的右手捏着一只铃铛,正微笑着望着闲聊的人群,蓝眼睛自信又明亮。

  ……他刚刚是不是在看我?

  “大家晚上好!”清澈的童音道,“表演时间!接下来请欣赏Merritt和Chase为您带来的魔术——”

  等等?

  下一秒,一道身影从男孩身后走出,眼前的画面镜像对称,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并排扬起相同的弧度。

  “What?!”Henley觉得自己的下巴要掉下来了。

  两个小男孩开始当着一众大人的面变简单戏法,默契的配合和可爱的表演获得了满堂喝彩。很不错的家庭余兴节目,放到街上也同样吸引眼球。

  ——但这不是重点!这,这个忽然冒出来的Chase是什么鬼!从来没听  Merritt说起过,原来他还有个双胞胎哥哥,还是弟弟?!

  Henley继续旁观着这其乐融融的家庭景象,满心吐槽欲,夹杂着一种无处可责备的被欺骗感。不久之后,终于感觉到了周身熟悉的抽离感——时间到了。

  “你之前知道吗,”Henley一脸空白地盯着等在旁边的男人,“Merritt是双胞胎之一?”

  “嗯哼。”Dylan点头,明显在忍笑。

  “Daniel和Jack知道吗?”

  “不,”Dylan的嘴角越咧越大,“他们暂时还不会知道。”

  “哇哦,这可真是……”

  “我明白。”Dylan耸耸肩,不想替任性的心灵术士做任何解释。

 

  受了刺激的女骑士在房间中央踱来踱去,一时组织不出语言。那些记忆球仍然在她周围漂浮着,蓝光映在她的皮肤上。她看着它们,忽然身形一顿,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扩大了瞳孔。

  这里储存重现的不是普通的回忆。

  那些球里的每一段过去都是有代表性的,都与今后记忆的主人们所选择的生涯密切相关。几分钟的时间节点,短暂得像视频里一闪即逝的转场,却曾经在这些生命里留下过不可磨灭的印痕,真实地扭转过什么隐形的轨迹。这些幸福的,悲伤的,或曾被深深埋葬的人生片段,不管他们是否承认,都是他们无比重要的一部分。

  她所看到的,是他们从未显露、更深一层的自己。

 

  那么……Daniel?

  心跳忽然悸动起来,Henley犹豫地看向Dylan。

  前特工只是安稳地微笑着,抬起手搭在控制器上,眨了眨眼。

  深吸了一口气,Henley对Dylan点点头。

  她向前一步,踏进了那片温柔的光晕之中。

 

  冷。

  世界像是刚被几天几夜的大雨洗过,空气里的湿意还很重,地上小块小块的水面倒映着城市夜晚繁密的灯光。行人举着伞骨断折的伞匆匆而行,黑色的车疾驶在小路上,飞起成片的积水。桥下的芝加哥河水声澎湃,船只带着机械的响动来来往往。不远处的桥头亮着雪白的灯,人群聚拢着,惊呼声、掌声不时传出来,飘飘忽忽响在耳边。

  正在表演的街头魔术师显然比前两位要好找得多。

  Henley一步一步走过去,视线定定锁住声源中心。

  魔术师的身高即使在成年后也不足以让他在围观群众中高挑地露出那头卷毛来,除了偶尔划过头顶的白皙手指和四下飞散的扑克牌,外围什么也看不到。好在观众站的并不挤,Henley咬了下嘴唇,还是决定钻进去。

  身边的人注意力都在中心,身躯冰冷僵硬如同傀儡。女骑士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拨开人头的阻隔,魔术师的侧脸便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J.Daniel Atlas.

  眼前一身黑色的少年随意靠在栏杆上,正飞快地洗着一叠牌,身量因瘦削而显得有些矮小。他面容苍白,扬着头,双手像长了眼睛一般灵活自如地在那些小而薄的纸张间穿梭。少年的表情很平静,一双蓝眼睛却闪着些Henley见惯的嘲讽和自负,灯光下亮得慑人。

  Henley没怎么见证过Daniel的这些日子。在她成为他的助手时他们已经有了固定的演出舞台,剧团掏钱的道具和一小群来来去去的观众,像这样一个人在街头流浪式的表演生涯,对她来说很是陌生。天气,地点,观众,道具,不可控因素实在太多,控制狂如Daniel能完全掌握的也只有观众的注意力这一点点东西。

  但这也就够了。

  “现在,我们来看看今晚的第二个魔术。”少年的嗓音有些沙哑,“女士们先生们,随机的道具才能看出一位魔术师的真水平,为了防止作弊,我需要一位素不相识的志愿者。现场的女士们,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可以得到一样您随身的饰品呢?”

  “这里!”后排的一位女士兴奋道,“这个戒指可以吗?”

  “当然可以,”少年微笑,“十分感谢这位美丽女士的鼎力支持,冒昧问一句,这是您的婚戒吗?您的丈夫可真幸运。”

  “不是,是订婚戒指。”

  “噢那我还有机会,”他挑眉道,“再次感谢您的信任。”

  现场掀起一片哄笑声。

  灵活,殷勤,赞美,合适的调侃和玩笑,Daniel在掌握气氛方面一直是一把好手。魔术顺利地进行着,戒指划出一道弧线没入河水让观众倒吸一口冷气,而当Daniel把戒指从用钓竿钓上来的玻璃瓶中取出并归还给那位女士时,现场的欢呼声达到了高潮,黑色的魔术帽里面很快堆满了钞票。

  “好了,今晚的魔力就延续到这里,我是J.Daniel Atlas,大家晚安!”

  人群散去,杂乱的报酬被少年揉成一团塞进口袋,他扣上帽子,拐进了黑暗里的小巷。

  Henley相信这段记忆没有这么简单。一次熟人合作的障眼法?设计和表演天衣无缝,但这只不过是街头魔术师三百六十五天里最平常的一个晚上,没理由它是特别的。

  一定还发生了什么,女骑士想,转身跟上了他。

  走在前面的少年一路沉默,步伐很快,显然对这片错综复杂的街区十分熟悉。Henley在他身后半步紧跟,忽然他脚步一顿,胡思乱想的女骑士差点冲进他身体里。

  前面的光被挡住了。

  “亲爱的小Danny,你要去哪里啊?”一个庞大的身影从右边闪出来。

  “我看你今晚赚了不少呢,不和哥哥们分享吗?”左边的声音接上,最后一点缝隙也被阴影填满。

  这算什么,抢劫?

  “Tom,Dave,你们差不多一点,”少年明显认识他们,压低了声音,“这个月的钱已经给你们了,桥头的收入说好了是我自己的。”

  “不不不,那是你跟Bryan说好的。想完完整整回家,就把你魔力的小帽子交出来。不然……”对面晃了晃粗壮的拳头,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

  “啊,好啊。”少年Daniel答应得干脆,摘下帽子便甩了过去。

  两个大块头措手不及,伸手抵挡的片刻,Daniel手臂一撑,悄无声息地从矮墙上翻了过去,但落地冲出去没几步,就又被堵住了出路。

  “看来小Danny长大了,”抓着帽子的混混道,“都懂得用障眼法了。”

  “钱,在哪里?”另一个同伙站在Daniel面前,神色凶恶。

  “帽子里啊,”Daniel苍白着脸挑眉道,“怎么,蠢到连钱都找不到了?”

  哦,天,Henley扶住了额头。

  下一秒,他整个人飞起来,狠狠撞上了潮湿的砖墙。

  被惹怒的两人轮番把拳头和鞋底往少年身上毫无章法地扔,而Daniel只是抱着头,除了肉碰肉的闷响听不见一丝声音。地上的积水泛着浑浊的颜色,少年被揪着领口丢进去,激起一阵模糊细碎的水声。

  两个人已经把Daniel的外套撕成了碎片,仍然见不到一丝钞票的影子,回身愤怒地扯住了他的卷发。少年被拽得扬着头,由于疼痛而喘不匀气,却仍然勾着嘲讽的笑。他半眯着眼睛躲避从额头上流下来的脏水,尖尖的下巴红了一片,咽喉滚动着,看起来脆弱又坚不可摧。明明是完全被动挨打,少年脸上却没有半分认输的神色,那样傲慢的表情,就像是一切从最开始就在他的掌控之下一般。

  “你这混球,”拽住他的男人怒道,“死心吧!你永远都不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魔术师!”

  “我就是……真正的魔术师,”少年喘着气,直直地盯着他,“而且,我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

  “而你……永远都只是Bryan手下的一只虫子。”

  那双蓝眼睛里的光芒映得人心口发疼,男人松了手,狂怒地向少年挥动起拳头。

 

  不知过了多久,当只剩下少年满身伤痕地倒在积水里,Henley终于敢慢慢靠近。

  Daniel抽搐了几下,艰难地撑起身体,靠在了身后的墙上。他的样子实在太过狼狈,额头擦破了,一边的眉角也肿了起来,身上的衬衫透出隐隐血迹,连离开那一片泥泞的力气都没有了。Henley走到他面前,不怎么忍心仔细看他。

  但他只是抬头望向远处,在那里,万家灯火喧嚣地流动着,城市美丽而扭曲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我会的。”少年喃喃道,久久地看着那片目前还太遥远的景色,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

  Henley看着Daniel棱角还未分明的脸,忽然觉得有些心疼。

  Daniel很容易被当成一个混蛋。控制狂的性格让他要么拒人千里,要么把人际关系相处成别人恨不得摆脱的样子。她一直知道他傲慢嚣张的壳子下有些什么敏感又柔软的东西,但这脆弱的部分总被他的无差别攻击护得严严实实,台前幕后没人能看见他抛弃已久的那个自我。那是一尾游在他眼眸深处的小鱼,颤栗着漂亮的鳞片,随时准备掉头逃走。

  “哦,Danny……”她蹲下去,隔着虚空伸手捧住他强忍泪水的面容。

  “你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的。”

  灯光会是你的,舞台会是你的,所有的关注和赞美都会是你的。你会永远骄傲,永远闪闪发光,不在意任何人的评判和干扰,一直把你最完美的一面展示给全世界看。

  你就是一颗蓝宝石,亲爱的,没人能挡住你的光芒。

 

  回到房间的时候,Henley才发现自己也已经湿了眼睛。

  光球们温柔地环绕着她,仍旧发着有韵律的光,每一个,都像是在讲述什么一般。

  “Now you see them。”Dylan的声音温柔而坚定,“想加入吗?”

  Henley转过头,眼睛里闪出了光芒。

  “当然。”

   

  【FIN】

———————————————————————————————

四天了,这篇真的好难产。

嗯……大体是个Dylan想挽留Henley的故事,其实初衷就是想玩少年梗啦。

融合了2的双胞胎梗,以及戴兰兰自己的加州出身。Daniel设定是芝加哥,看了卷西早期的剧之后一直憋着憋着想欺负他233333如果觉得少年Daniel可口请务必告诉我XD

Henley和Lula我都超喜欢的,然而一个人物内心戏不怎么有一个完全没找着机会出场Orz

来来来请欢乐地评论吧!我爱惊天矮子团!

评论(14)
热度(32)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