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鸢然】第八章 加速了

……我就知道。

                                                                                                 ——许然

  既如此,就只好写了。

  印着褪色红格子的稿纸轻薄如宣,迎着光看,粗糙的纹路投射出乱糟糟的半透明影子来。我顿笔又扯下一张,随手丢在桌子正中央一沓横七竖八的稿子堆里,咬着嘴唇拧开了一瓶矿泉水。

  脚边的两箱矿泉水是班费买的,专供上下场的运动员解渴,我们俩这算是在为班级做事,也得到了随意取用的权利。其实,这水说是只给有项目的同学喝,大家却都没怎么在意,左右大多数人都带了水杯,没带的随手拿一瓶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我弯腰又拎了一瓶水出来,递给沈宜之。

  箱子放在桌面的阴影下,还没被阳光暖热,浅蓝色的塑料瓶仍旧带着一点可贵的凉气。他道声谢接过去,直接把瓶子横着贴在了脸上。活脱脱像一条脱水的鱼。

  我摘下帽子用帽檐扇了扇风,只感到浑浊的暑气扑面而来,四面八方都没有凉意。

  “天,再怎么说这也才五月份,热成这样也太不像话了吧……”嘟囔着,我伸手揽过铺了一桌的广播稿,前后顺了一遍,轻轻在桌面上磕齐。

  “多少份了?”沈宜之在右边有气无力地问。

  “十三,十四,十五……唔,可以送一趟了——诶?”我数着稿子,忽然被一块整齐的蓝黑色形状吸引住了目光。

  “骈文?”我把倒数第二张抽出来对着他晃晃,“你认真的?这个真能给念出来?”

  趴在桌上的男生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不胜不归,再起战歌!’……搞得跟骂阵似的。诶,沈宜之,”我笑着凑过去,“知道你古文读得多,不过……说是干什么遭雷劈来着?”

  他一把把稿纸抽走:“你滚蛋。”

 

  “参加女子一千五百米决赛的同学,请速到检录处检录——参加女子一千五百米决赛的同学,请速到检录处检录——”

  眼看着快十点半的日头越来越毒,我转身扫视了一圈,果然林鸢已经不在班里。我把广播稿拜托给帮忙跑腿的同学,推开椅子,准备到操场边上的人堆里凑凑热闹。想了想,低头顺了自己的水杯,温热的触感硌在怀里,蓝色波纹一晃一晃地映在手臂上。

  我挤到前面的时候正赶上男子一千五结束,喘得面目狰狞的选手们被各自班里的同学接回去,三三两两地在草地上缓步放松。有一个男生正倒在跑道上,很快被扶起来安顿到一边,随即有人递上拧开的水和毛巾。男生喝了一口,却忽然呛住猛烈地咳嗽起来,脸憋得通红。

  我咬着嘴唇看了眼相隔半个操场的起跑线,又默默往前挤了一点。

 

  我没注意到信号枪是什么时候响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掠过六七个影子,耳边杂乱的加油声已经暴涨过,正在归于平息。长跑没有安排固定跑道,我回过神,急忙抬眼找林鸢的位置。女生们移动的速度让人眼花缭乱,我望过去,却瞬间锁定了那个影子。

  林鸢跑在队伍正中间,节奏不快地摆动着手臂和双腿,头发蓬蓬地飞起来。宽松的短袖灌满了风,露出的双腿颜色很白,号码布飘飘悠悠地晃在她身后。

  仍旧是毫无表情,一脸淡漠。

  我远远地用目光追随着她,有点想笑,又有点笑不出来。

  圈数一圈一圈过去,很快就到了最后两百米,现场的情绪也空前高涨起来。妹子们的表情已经到了可以截表情包的程度,而林鸢脸上的线条也愈发僵硬,能看出来该是在暗暗咬牙。她还坠在第一梯队的末尾,前面四个人,后边拉开三十米远。

  转过最后一个转弯之后,林鸢开始加速了。

  ……我就知道。

  每次体测跑八百,这家伙都要在最后一圈加速,疯子似的一超一排人,给同跑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多亏了这一招,每次拼命追赶她的我也能提个十秒左右的成绩,屡试不爽。

  我微笑着抓起水杯走向终点线,准备一会带着她好好放松一下。

  回头时,她冲过来的样子却让我暗自一惊。

  不对劲。


评论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