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鸢然】第七章 你是在撒娇吗

“要我给你揉揉吗?”

                                                                                                  ——许然

 

  林鸢的练习似乎进行得很顺利。

  长距离的奔跑非常消耗体力,过度锻炼后双腿的酸痛也让人难以忍受,但是林鸢并没有向我抱怨过几次。循规蹈矩的日子晃得极快,离运动会还有一周的时候,我几乎已经忘了一千五的事情了。

  一周两次的体育课是合班上的,男女分开。如常,我们慢跑了两圈后,领了器材便四散开来。

  我照惯例去拿球拍和羽毛球,却被林鸢半途抓住了手腕。

  “怎么了?”我疑惑道,“不打羽毛球吗?”

  “今天不想。”林鸢只是说,拖着我向操场的跑道晃了过去。

  我并没怎么在意,且跟着她绕操场一圈一圈转着,还很有闲心地散着步仔细观察靠围墙的一排灌木。正值初春,矮矮的树丛都透着清浅稚嫩的绿色,新芽小小的,缀在纤细的枝头一端,微风一起就悠悠地颤动起来。

  我看着这再普通不过的春树正出神,身后人便不声不响地靠了过来。

  一双手臂从腰侧摩挲着环到我身前,慢慢扣住了。

  肩上陡沉。

  清冽的气息挑在发梢,却因太过熟悉而显得温暖。我把右手从校服外套的口袋里抽出来,毫不迟疑地按上了林鸢蓬蓬的脑袋。放轻手揉了揉,我微微挺直了肩背承接着她的重量,五指作梳学她平时的样子顺着她的发。

  林鸢沉默了一会儿,闷在我肩上开口:“腿好疼。”

  “怎么,”我笑,“跑的过度啦?”

  “可能是昨晚跑完累得没做拉伸,肌肉痛。”

  “哪里?腿面还是腿肚?”

  “大腿这里。”她用指尖戳着泛酸的肌肉,并不皱眉,一双眼睛却哀哀地看着我。

  ……就林鸢其人来讲,这几乎是在卖萌了。

  我忍着笑:“要我给你揉揉吗?”

  “……还是算了。”

  不理会她口头上的拒绝,我伸出手,试探着捏了捏她的腿。林鸢微微咬牙,别过头不去看我,绷紧的肌肉却是一点点放松了下来。

  “好——啦!”我说,“我们去打羽毛球吧!”

  林鸢似乎楞了一下,随即赶了上来。

  身后的脚步声渐渐接近,却在当年暖和的惹人困倦的春天里,一点一点地模糊了。

 

  运动会如期而至。

  满操场被临时搬下来的桌椅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每个班都被圈在小小一片空地上,在偌大的操场旁按次序两翼排开。好不容易找到自家地盘,我抱着两本小说想往最后一排躲,却被班长大人眼疾手快地揪住给摁在了第一张桌子上。

  “你们俩给我好好写广播稿,”班长勾着点外表纯良里面全黑的笑容说,“不准有退回来的,以你俩的水平没什么价钱好讲。”

  我绝望地以眼神哀求着班长,试图作最后的挣扎,而沈宜之在一边笑得一脸无奈,显然已经认命。

  我看看班长,看看他,再看看班长。

  以头抢桌。

  

  ——这叫什么来着?

  哦,榨取剩余价值。

  一千五安排在十点多。林鸢已经领了号码布,别好后套上了校服,正拎着一瓶水无聊地四下观望着。她的眼神扫过来,我哀怨的表情还在脸上,冲她耸了耸鼻子。她一脸了然,像是早料到我会被赋予这样的任务,隔着人群做了“慢慢写”的口型给我,随即笑了。

  我转过身,很想把面前厚厚的一沓稿纸吃掉。


评论(4)
热度(1)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