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4](小天使小恶魔AU)

这里是终于从考试周里爬出来的一条咸鱼Orz

复健章,晚上临时改了很多所以比较短。

 @寒暑旦暮 ,来来来让我治愈你w

——————————————————————————————

Chapter4

  才过了一个星期,Eggsy就已经习惯了有天使和恶魔的日常。

  Merlin和Harry为任何事都能吵架。

  总体来说Merlin是两人中比较有耐心的那一个,但毫不安分、诡计频出如Harry,天使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对于他们漫无止境的争吵,男孩先是惊奇,继而愤怒,最后只剩下了深深的无力——讲道理,他以为自己从小都是个讨人喜欢的乖孩子,但小天使和小恶魔却总是在身体力行地向他展示他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矛盾和狂野。

  两个人对对方的存在分别是这样评价的。

  Merlin掐着鼻梁:“他是个总跟我作对的小混蛋。”

  Harry回击:“而他是个迂腐可笑的伪圣人。”

  Eggsy觉得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打起来过真是个奇迹。

 

  Merlin有件白得耀眼的天使长袍。

  那件他只在初次出场时穿过白袍子,就Merlin自己说是天使尊重传统的制式着装,而Harry声称它和苏格兰男人的短裙有异曲同工之妙。为了让审美挑剔的小恶魔暂时闭嘴,天使大人决定采取一种既符合日渐寒冷的季节温度、又照顾两个人所幸相差不远的审美感受的装束。

  当Merlin再次出现的时候,Eggsy也多反应了两秒。

  柔软的灰色套头毛衣,肩头打着小鹿皮补丁,修身的长裤,和Harry一样的黑皮鞋。舒适得有些慵懒的衣服让Merlin整个人都泛着一种毛茸茸的亲切感,身后的羽翼洁白依旧,圣光打下一点点柔和的阴影。

  他看起来几乎是温柔的,就像真正的天使一样。

  Eggsy能肯定Harry对天使大人的这个新形象无疑也很满意——要是十分是满分的话最起码能打到八分——因为他清楚地看到,在Merlin在男孩肩膀上坐下来的时候一向伶牙俐齿的小恶魔张着嘴酝酿了好一会,最终还是什么讽刺都没说出来。

  扳回一城,Merlin想,心里涌出一股不知从何而起的骄傲。

 

  又是一个星期一,疲倦和不情愿的气味逸散在人群中,到了下午,落地窗映进的阳光都是懒懒的。解答掉一打大一新生逻辑混乱毫无重点的问题后,Percival教授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男人在座椅里伸直了脊背眨眨有些酸涩的眼睛,看了眼表,决定去接Roxy回家。

  作为Kingsman大学历史系最年轻的教授,Percival无疑并不清闲。他值得信赖的厨艺并非每晚都能得到施展的时间——朝九晚五不是他的风格,事情一来,忙到天黑也是有的。

  但是大多数时间里,还是女儿比较重要。

  银色的雷克萨斯一路迎风而行,Percival打开半扇车窗,眯起眼睛额发吹得松散。一个金毛的小摆件静静立在车前,狗狗温暖的笑脸正对着驾驶位,毛发质地栩栩如生。Roxy一直很喜欢毛茸茸的大型犬,但是他们并没有精力多照顾一只宠物,Percival就为她买了这个。

  开往学校的路让人心情愉悦,男人向后靠了靠,放松地蜷起了手指。路况很轻松,他脑海里的小女孩已经一如往常惊喜地一头扑过来,攥紧了他的手叽叽喳喳地说起白天的事,小小的脑袋小动物般仰着,蓝眼睛里映出满面微笑的自己。

  Roxy从来不是那种任性的孩子——见到Percy固然好,她知道那温柔的怀抱一定为她敞开;如果他没来,她也很明白那是他有别的事情忙,只是平静地跟着Eggsy去乘校车,并不经常流露出失望的神色来。然而再怎么乖巧懂事,毕竟也只是七八岁的小孩子,看见Percival的时候,那种猛然迸裂出的快乐还是会刹那间点燃女孩明亮的眼睛。

  那是最简单最纯粹的满足。只要他来,每天都是圣诞节。

  转过一棵大树,学校近在眼前。

  Percival在不远处轻快地把车刹停,整整衣摆悠闲地走向校门口。左右时间还早,他也没带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放空的大脑便渐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今天没有课,男人少见地没穿西装。天气渐凉,黑色大衣下他套了件细条纹的高领毛衣,领口紧密地贴着脖颈,简洁严肃的颜色却因为质地而显得有些柔软。

  想着女儿,Percival不自觉地勾了点笑意。

  她真的很让他骄傲。

  小小的女孩子,令人难以置信的独立,不仅学校的事情从来不要他操心,如果她想,就连大部分家务也能妥妥帖帖的做好。如果不是他坚持,每天的午餐Roxy完全可以自己准备。但是,Roxy从来没给过他怀疑自己不被需要的机会。她总是全心全意地依靠着他,撒着娇求他为自己梳头、挑选衣服、准备食物,即使他梳的发型一开始粗糙又简陋,选择的裙子颜色奇怪也并不完全合身。“Percy最好了!”她总会这样说,顶着他笨拙绑好的辫子,弯弯笑眼盛满阳光。

  其实……与其说他是Roxy的监护人,不如说是他家的小公主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照顾他吧。

  欢快的放学铃声打断了Percival的思绪。

  男人微微站直,脸上的笑容愈发温柔,把目光投向校门口。

  然后怔住了。

  就在不远处,一个人正在和Roxy说话。金发的男人曲起长腿半蹲着与女孩视线持平,风衣下摆毫不在意地拖到地上。阳光均匀地洒下来,两人身上都披着一层薄薄的暖色,看起来异常温馨和谐。校门口十分喧闹,Percival听不清他们聊天的内容,只看到男人似乎说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东西,两人同时大笑起来。Roxy笑得前仰后合,抱着肚子几乎俯下身去。

  然后两人道别,男人微笑着伸出手,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发顶。

  ……

  谁允许你摸她的头的?!

  Percival有点炸毛。

 

  Percival还在气闷,女孩已经很快看到了爸爸,惊喜地扑过来一把抱住了他的腿。他条件反射地伸手搂住女儿,再抬头看时,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跑得倒挺快。

  Percival牵着Roxy的手指慢慢收紧几分,最后深深地望了校门口一眼,转身离去了。

——————————————————————————————

好了,至此成功为Lance第一甚至也许第二三四次的勾搭Percy失败埋下了伏笔hhhhhhh让你随便摸人家小公主←_←

评论(8)
热度(15)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