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MHM/Percilot】粉马甲与绿袜子(小甜饼一发完)

被官方爸爸炸成了烟花quq

时间线大概在很久以前,所以……没有蛋蛋了QAQ。

Harry的蜜罐任务w

 

  Harry晃着高脚杯站在宴会厅的角落里。

  巨大的水晶吊灯投下形状尖锐的淡色光斑,大理石地面平滑得像镜子一样,仿佛踩上去就会滑倒。天气已经入夏,贵宾们压低放柔的交谈声、淑女们矫揉造作的娇笑声混着粘稠的晚风暗暗升温发酵着,像蛛网一样无孔不入地包裹着他。西装革履的绅士忍住扯开领结的欲望,小心地伸手调整了一下微型耳机的位置。

  “Galahad。”

  “嗯?”

  “西北角圆桌,50米。”

  “收到。”

  抬头锁定了目标,完美伪装的特工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混进了充斥着礼服裙摆的舞池。

  不管在任务中用了多少次耳内耳机,Galahad都无法真正习惯那种感觉。内勤的声音就像直接钻进了他的大脑里,流过脖颈和锁骨,沿着脊柱窜过一道道电流。虽然任务中的内勤总是冷静自持,声音维持在一个平稳的分贝,他却总能感觉到一种深入耳道的麻痒,恨不得歪过头在肩上蹭掉这种无法摆脱的不适感。 

  不,这和音量无关,Harry想,Merlin的声音放谁身上都会有这种效果。

  他抿了一口香槟,挂上了温柔得体的礼仪性微笑。

 

  四百米外的庄园停车场,Merlin抱着电脑窝在副驾上。车载的仪器被调了出来,数个屏幕一字排开,在他身前闪着蠢蠢欲动的蓝光。明明是个普通的庄园,却有着强到不正常的电磁屏蔽,害得本可以远程控制的军需官把全套设备搬进了外勤车里,也跟着他们三个跑了现场。

  右边驾驶位的James亮着眼睛左顾右盼,警惕着四周的可疑的动静。他左手把着方向盘,手枪扣在右手掌心,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兴奋感。

  瞟了一眼首次出任务的特工,Merlin见怪不怪地埋头道:“冷静点James,今天你的任务只是安全地把我们带出这个庄园。”

  “没问题先生,”年轻人雀跃地回道,“我会执行好任务的!”

  Merlin叹了口气,转手开了Galahad线。

 

  “Merlin?”

  内勤的声音在背景的噪声中毫无违和地滑了进来。

  “你是Spencer家族的次子,”Merlin帮他复习着假身份的细节,“夏洛特服装公司的首席设计师,擅长华丽大气的男士礼服,成名作是银丝掐腰的一款燕尾服,名字叫做……孔雀与玫瑰。”Merlin把图像投到他的眼镜上,语气平平地说:“还挺符合你的气质的。”

  他们管这叫大气?被雍容繁复银光闪闪的礼服晃到眼睛的Galahad撇了下嘴角,有些委屈地说:“你这是刻板印象Merlin,这种风格对我来说也太闪了。James,这设计是怎么回事?”

  贡献了姓氏的试用期特工无辜地眨眨眼:“不知道,我家已经淡出服装业圈子很久了。”

  就这样被强行扣了帽子,骑士本来还想再反驳两句,低头看见身上颜色粉嫩的西装马甲和胸口带着露水的白玫瑰,理智让他决定先闭嘴。

  眼看着目标已经近在眼前,Galahad在内心郁卒了一下,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行了个标准的贵族礼:

  “Vaughn先生。”

  “Percival。”Merlin切了第二条线,“准备行动。”

  “收到。”潜行的特工无声滑开了地下室的门,一手持枪,黑色的身影很快隐没在了黑暗里。

  Galahad的目标极快地打量了一下他,随即挑着笑伸出了手:“叫我Matt吧。你是?”“Julian Spencer,很荣幸认识您。”Galahad略带羞涩地说出假名,握住了男人宽厚的手掌。个子不高的男人蓄着修剪整齐的短胡须,一双淡绿色的眼睛很快闪出了饶有兴趣的光。

  接入了内部网络的内勤调出别墅内的监控摄像头,放大到Galahad所在的位置。

  两个人很快聊起服装业的种种,看起来十分投机。Matt对他的设计似乎很感兴趣,一边大谈夏洛特公司服装的风格如何有趣细节如何精致,一边视线若有若无地扫过Galahad收紧的腰线和笔直的长腿。

  “哇哦,真的好顺利。”James凑过来看正中央的监控画面,被军需官推着额头摁了回去。

  “没错,”Merlin冷哼道,“Galahad的蜜罐任务成功率一直是Kingsman之首。”

  “真的吗?”James一下子兴奋起来,但看了一眼军需官的脸色,还是识时务地闭上了嘴。

 

  其实当Merlin接到窃取Matt Vaughn,这位服装业大亨的秘密文件的任务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想到还会有蜜罐任务的部分。然而详细调查了这位Vaughn先生的个人资料之后,他们发现了一个事半功倍的切入点。

  Vaughn先生可以说是个花花公子,有过十几个男朋友。他富有而多情,换人如流水,但伴侣的类型却都很相似——褐色卷发,甜美清澈的焦糖色眼睛,微笑的薄唇,柔韧的腰身和修长的腿。

  正在讨论任务方案的大家带着诡异的表情不约而同地望向了房间里的某个人。

   “……这不就是Galahad吗!”一直盯着屏幕的James脱口道。

  然后大家转头看James。

  一片死寂。

 

  最后Galahad还是屈服了。Merlin给他做了新的假身份,恶补了服装设计的一些皮毛,就把他丢进了Vaughn先生的晚宴上。至于粉色的西装马甲——Vaughn先生喜欢粉色,而且粉色很衬他的肤色和眼睛,后勤部的姑娘说。

  拿到衣服的Harry暗暗翻了个白眼。他早该料到的,好不容易有这么一次可以随意发挥的蜜罐任务,那些后勤部的女孩子们怎么可能放过他——只是粉色而已,已经很好了。

 

  两杯香槟入喉,Galahad的脸颊染了一层薄红,而Matt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腰。眼看着两人就要向二楼人迹稀少的地方转移,Merlin加快了敲打键盘的速度,一边在耳机里向Percival询问进程。

  “还有一层密码,”Percival说,“我已经干掉了两个守卫,恐怕还会有人来。”

  “知道了。”Merlin回答,聚精会神地开始解密。

  两人在深红色的走廊里温存了一会儿,Matt把Galahad引入了一间卧室。门一关,Matt就吻上了眼前人的唇,长长的睫毛巨细无遗地映在传输的画面上。似乎他是嫌Galahad的眼镜碍事,画面一晃便到了地毯上,随即静止了。这间可能是比较私密的房间,并没有装监控,没有Galahad的眼镜,Merlin等于直接失去了监控画面。

  “Galahad!”Merlin叫了他一声。正与目标吻得难舍难分的特工无法回应,只是轻轻敲了敲微型麦克,以示自己还掌控着局面。

  一阵没来由的焦躁涌上心头,Merlin敲键盘敲得愈发用力,咬牙切齿把防火墙想象成杀父仇人。几分钟后,最后一层密码也终于被解开,Merlin屏着一口气,狠狠拍下了回车。

  一大片程序语言刷上屏幕,随着Percival报告解密成功的声音,Merlin小小地舒了口气。

  “拿到了。”Percival说,“但我听到了脚步声,好像有人来了。”

  “原路返回,”Merlin道,“左边两个人,手枪。”

  这种程度对Percival基本没有威胁,Merlin正准备切换线路再联系一下Galahad,却听到了一阵刺耳的警报声。这声音不是线路中传来的,而是直接从外面穿透车窗而来,声音越来越大,响彻整个庄园。

  糟了。

  “撤离!停车场集合!”Merlin对两个特工命令道,一边废掉所有室内的监控一边抿紧了唇。

  是他们大意了。已经绕过了防火墙也黑进了系统,拿出硬盘的时候也没有异常,却没想到警报居然可能是延时发出的!

  这个老狐狸。

  有Percival和他们吸引火力,Galahad的伪装可能还能撑一会儿,但很快Matt就会发现不对的。

  “Plan B,Galahad。”他只来得及说了这一句,密集的枪声就在窗外响了起来。

 

  警报响起的时候Matt正在解Harry的纽扣。“什么?!”男人霎时间瞳孔骤缩,“怎么会——”咬着牙看了一眼窗外,他瞬间明白了始末:“你原来——”再回头,眼前却空无一人。

  下一秒,后脑一阵剧痛,他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意识。

  Harry收手,把眼镜捡起来戴好,迅速打开门溜到了走廊上。

  “Merlin!”他一边沿着走廊疾奔一边对着耳麦喊道,“什么情况?!”

  没有回答。

  另一边只是猛烈的交火声,枪声和弹壳撞击地面的声音,震得鼓膜发疼。

  按照Plan B,他会和其他三人分开撤离。警报已经被触发,如果Matt还醒着一定会封锁出入口以查出可疑人员,还好这个隐患已经被解除了。现在Vaughn家的警卫已经和Merlin他们短兵相接,庄园大概会立即疏散宾客,现在他要做的只是整理好仪容,混在里面离开就可以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焦急和担忧,双手却忍不住地微微颤抖。理智,理智,他对自己说,Merlin的安排总是最优解,现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他们。Harry混在衣着华丽的人群中间,脸上是一副标准的受到惊吓的表情,畏畏缩缩地和一群惊叫恐慌的女士们从后门离开了庄园。

 

  等到几经波折回到Kingsman总部,时间已经耽搁了很久。

  一进大门他就直奔医疗部,一路狂奔,担心地几乎把嘴唇咬破。那么猛烈的枪战就算有防弹西装和车也不大可能没人受伤,只希望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Harry!”青年的声音带着点隐隐的哭腔,直接喊了他的真名。

  “James!”Galahad喘着气停下脚步,“你没事,太好了……”青年身上没有中弹,只有眼角一道伤痕,被碘伏染成深色,像一块胎记。

  “Merlin和Percival呢?”

  “在里面……”

  他的心忽然抽紧了。

  来不及和James再说话,他两步转过走廊,一把推开了门。

  突然的强光刺得他眼睛发疼,他眯了眯眼,皱着眉看清了房中的景象。

  Merlin坐在靠窗的床上,左腿被绷带严严实实地包了起来,正抬头看着他。Percival躺在旁边,似乎是麻醉剂的药效还没过,仍然昏迷着。

  一阵脱力,他差点跪在门边。

  终于回来了。

 

  这次任务虽然出得格外狼狈,但是到底还是成功完成了。他们把硬盘安全带回了总部,里面的信息让很多人免于失业和破产,而且没人牺牲——Merlin左腿中弹,而Percival右肩受了贯通伤。

  不过第一次正式任务似乎给了James一个很不好的开端,在可以独立出任务很久之后,他仍然保持着Kingsman装备损毁率第一的头衔。

  腿部中弹对行动力影响很大,可以直立行走之后,Merlin每天都要做复健。

  陪他的是Lancelot,一个英气而热情的青年,每天都认真地记录着他的恢复情况。

  而Harry,他没有训练和任务的时间几乎都在医疗部耗着,陪伴Merlin,给他套上厚厚的康复训练袜,帮他做各种动作,恢复腿部的肌肉。老夫老妻一样的日子。

  这个康复训练袜是Lancelot的个人研究之一,听说在成为外勤之前他一直挺想在医疗部就职的。袜子柔软防寒,还有按摩脚底的功能,总的来说性能十分优秀,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是绿色的啊!这无比鲜艳的绿色!比夏天的叶子还绿!比湖里的青蛙还绿!

  “绿色是充满希望的颜色,”彼时的Lancelot正义地说,“而且我觉得这样很好看啊。”

  Harry和Merlin默默相视,无语凝噎。

  ……所以说,撞色外套小飞鞋什么的真的不是孩子的错,有些东西是锁死在基因里的。

 

  后来,时光过得越来越快。

  Merlin再没出过外勤,而Galahad的蜜罐任务渐渐减少了。Lancelot牺牲,James成为新的Lancelot,超越Harry成为蜜罐任务成功率最高的圆桌骑士。Percival做了他的男朋友。

  然后新鲜的血液涌了进来。

  在Kingsman,每一个圆桌骑士都知道他们的军需官和Galahad是一对。

  但是像粉马甲和绿袜子这种说了可能会被灭口的细节,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其实,他们的审美很正常,甚至于还很好。

  什么,你让我举个例子?

  嗯……至少就挑伴侣的眼光来看,他们正好口味相投,不是吗?

 【FIN】

 ——————————————————————————————

【小剧场】

“Percy Percy,你有没有考虑过往内勤发展啊?”

“没有,怎么?”

“Harry说Merlin的声音在耳机里性感得一塌糊涂,然后他们就经常用内线各种play……我想试试,你的声音在耳内耳机里会是什么感觉嘛。”

“……”

——————————————————————————————

嗷呜!真的真的不会结尾!!

逻辑死描写死人物OOC……【打我。

大家一起去黑马修聚聚的硬盘啊!至少把1的早餐戏给我交出来23333

这种奇葩的梗,都怪官方了啦!

评论(6)
热度(57)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