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3] (小天使小恶魔AU)

Chapter3

  第二天,Eggsy就在学校的花园里看见了Harry口中的那个高年级学生。

  他背对着男孩,面前是一树怒放的山茶,洁白的花朵饱满而雍容,幽香丝丝缕缕地飘出来。他的左肩上坐着一个纤细挺拔的黑色身影,右边则空空荡荡。小人长长的黑发被风吹动,颜色如墨却毫无温婉之感,只让人觉得冷峻肃杀。

  Eggsy扒着喷泉水池的边缘,探出半个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两人。

  “Eggsy,你看见了吗?”Harry凑到Eggsy耳边,“他没有天使。”

  Merlin深深地皱起了眉:“这……怎么可能?天使和恶魔本是两两平衡互相制约,如果没有天使,他现在应该已经是个毫无理智的罪犯才对。”

  小男孩没说话,盯着那人头顶的棒球帽看,觉得莫名有些熟悉。

  他慢慢转过了身。

  Eggsy迅速闪到喷泉后面,心跳的飞快。

  “我知道他是谁。”Eggsy说,拔腿向教学楼内跑去。

  高中部,荣誉陈列室。

  Eggsy蹑手蹑脚地溜进来,轻轻关上了门。陈列室每天都有专人打扫,玻璃柜子全都擦得闪闪发亮,一丝灰尘也无。靠里面的倒数第二个柜子,摆的是学术全能赛的奖章。

  身量不足的男孩踮起脚尖,那张裱起来的巨幅照片赫然在目。

  “Samuel Valentine,2000年学术全能奖三金得主。”Merlin念道,“去年的比赛?”

  “这真的是一个人吗?”Harry看着相片上笑出一口白牙的黑人少年,他抱着金光闪闪的奖杯,脸上挂着骄傲而灿烂的喜气笑容,和刚刚所见的面瘫男生简直判若两人。

  “嗯,应该没错。”Eggsy仰着头,脚尖踮得他小腿发酸,“这可是个大新闻,我和Roxy都听说了。三项全能,简直是科学天才。”

  “那他的恶魔?”Merlin疑惑。

  “谁知道,”Harry偏头,“路西法在天上的时候不还是光之使者呢嘛。”

  “……这两者之间有哪怕十分之一便士的关系吗?”

  讨论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变成了Merlin和Harry你来我往的日常拌嘴。他们吵了很久,却并没得出什么结果,这件事很快便被Eggsy忘到了脑后。

 

  James飞速成为了三年级最受欢迎的教师。

  暖融融的亲和力让他很快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没几节课,孩子们已经开始习惯在下课铃响后喊着他的名字求他再演奏一曲。他从不拒绝,只是微笑着轻轻架上小提琴,干净悠扬的曲调流淌出来,一曲终了时走廊上往往已堆满了人。

  俊朗的面容、潇洒的姿态和歌唱时低沉磁性的嗓音为他赢得了一大批追随者,一些高年级的女孩子上课时甚至会在门外探头探脑,走廊上故意绕路来和他擦肩而过,红着脸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对着他的背影窃窃私语。八卦永远是学校里盛行的话题,更有甚者已经开了“James Spencer是不是单身”的赌局,买的人络绎不绝。

  “简直是疯了。”Roxy评价道。

  而James本人对这些环绕周身的小粉红并不感冒,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他只教一个班,对学校里的各种活动视若无睹,也不怎么与同事们交流。他行踪飘忽,一上完课就背着琴盒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来没人在校外遇见过他。然而这并不能阻止女孩子们成群结队地为他倾倒——对于不安于平淡的少女们,神秘感显然是一种充满魅力的特质。

 

  星期五的下午,James照常衣袂飘飘地大步跨出校园。Eggsy站在校门口目送他渐渐远去,忽然觉得那个夕阳下的背影遥远得有些不真实。一人一琴被落日染上暖色,修长而优雅,却带着某种读不懂的执拗禹禹独行。

  小男孩拽着书包的肩带,微微歪着头望向他。

  他的身旁空落落的,像是一场还没有结果的、漫长的等待。

 

  晚上,Percival和Roxy如约前来赴了宴。

   仍旧西装革履的男人牵着蓝眼睛的漂亮小女孩,一前一后地跨进了家门。

  “Roxy!”Eggsy欢快地从楼梯上跑下来,在两人身前一个急刹车站定,“Percival叔叔。”

  “Eggsy,晚上好。”Percival半蹲下来与他平视,“今天过得好吗?”

  “很棒,今天有音乐课呢!”

  “叫他Percy啦Eggsy,”女孩拽了拽爸爸的手指,“他会很高兴的,对吧Percy?”

  “嗯。”男人的面容变得温柔,他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起身把大衣解开。

  Michelle接过挂到架子上,转身进了厨房:“坐吧小伙子们,还有Roxy小甜心,晚餐还有五分钟就好了哦。”

  晚餐很丰盛。

  白葡萄酒焗青口贝,烤鸡扒,肉汁拌孢子甘蓝,甜点是苹果派和覆盆子巧克力冰淇淋。蓝眼睛猫咪的小碗里也有几块微微煮熟的鸡肉,不放作料,正合胃口。

  女主人的手艺非常出色,五人分量的菜仍然烹调得精致,香气扑鼻。Eggsy和Roxy每人得到了一小杯不含酒精的蛋奶酒做饮料,而大人们兑上两分朗姆酒,在温暖模糊的灯光下轻轻碰杯。

  Lee切着鸡扒和Percival聊些防区内的案件,后者大多时候沉默着,只在听到特别出格处之时停住手下的动作挑起眉毛。

  Unwin先生今年刚晋警衔,年轻的新任警司经过十余年的磨炼已经日渐稳重,不复当年警校里莽撞冲动的样子。但他的面容仍然带着几分俊朗的血性,餐桌上柔软的光源也抹不消那种骨子里的英气。

  “前天Baker家的女儿突然在家里触电,Baker先生吓得够呛,”Lee说,“她躺在离漏电插头五米远的地方,房间里像台风过境一样乱。”

  “哦可怜的姑娘,医院怎么说?”Michelle一只手按在胸口。

  “医院的检查报告说电流只通了几秒钟,所幸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Percival说。

  Eggsy低头看向桌上听得貌似很认真的两只小翅膀。整桌人除了Eggsy没谁能感知他俩的存在,两个人的姿态都相当放松。Merlin曲着左腿坐在Eggsy的餐巾上,而Harry整个人斜倚着盛蛋奶酒的玻璃杯,胳膊肘舒服地支在杯沿上,好像拄着一把伞。

  “这完全不科学嘛,”他懒洋洋道,“触电的人怎么可能自己把手移开呢?”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福尔摩斯先生?”Merlin说。

  Harry对天使话里的讽刺浑不在意,居然真的作出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嗯,这就有很多种情况了。比如……可能是她的天使保护了她。”

  “又不是谁都有天使和恶魔。”Eggsy小声嘟囔道。

  “或者是她触电后抽搐着把自己绊倒了,摔出去五米远。”

  “完全是胡扯好吗。”Merlin扶住额头。

  “还有可能是一个路过的好心人见事态紧急,破窗而入把她的手挑开再原路跳了出去……”

  “……”

  Merlin努力地忍了他一会儿,终于长腿一勾,把Harry仰面摔平在了桌上。

  Eggsy迅速往嘴里塞了一块派,拼命咀嚼着以免笑出声。

——————————————————————————————

把局长放出来啦OvO

以及案件啥的真的随手胡扯,大家领会精神2333


评论(11)
热度(15)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