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鸢然】第六章 意料之外

……原来内在其实是个热心肠的家伙吗。

                             ——许然

 

  一直以来林鸢都和大多数女孩子们不太像。

  林鸢的理科实力,在高三的时候被同学们视为是超神的存在,无人不服,无人不晓。而我,十分荣幸地见证了她前两年里逆天的养成史。

  据后来转投文科的隔壁班周学霸说,高一的林鸢还是个上课会皱眉头或作恍然大悟状下课会围在讲台边问问题的好奇宝宝,但是慢慢地她上课的表情越来越少,解题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我高二再和她一个班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底的面瘫学神。

  林鸢在物理课上永远是顶着一张冷漠脸刷刷地看黑板翻书抄笔记,在老师抛出问题的下一秒就开始运笔如飞地演算,群众往往还懵着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一声轻快的啸响——她算完一道题习惯在下面飞快地划一道横线以示完结,然后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盯着黑板,神色如常,好像手底下那一堆墨迹未干的公式和数据与她并没有什么关系似的。一段时间之后全班都知道了林鸢的这个小习惯,每个人做题的时候都心惊胆战,时刻提防并等待着那声轻响审判一般落在他们头上。

  这种解题速度并不是凭空掉在她身上的。

  林鸢会刷题,但不过分,不像某些竞赛大神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课,从头抱着一本书写到尾。就连在一轮复习过后的高三,所有的知识点都已经到位之时她仍然会认真听每一节物理课,只在老师时不时跑火车的时候摇头和无奈的笑。

  时间长了,李老头上课提问冷场的时候眼神都会不自觉地往她身上飘。

  对这种意外的附加效果林鸢很惊讶,也很无语。用她的话说,上课他那么吵哪里刷的进去题,不如认真听课,总结类型的时候也省力些。

  ……

  李老头一定不知道那双被他形容为“闪着求知的光”的眼睛背后其实是这样的心思。

 

  不过这都是再往后的事了。

  有幸的是,在高一,学习还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平淡到禁锢活力的日常里,还是有那么一些事让年轻人肆意发泄自己的光和热。

  比如说……运动会。

  一年一次四月前后的全校性赛事被叫做“春季运动会”,充斥着喧闹、阳光、汗水、线条流畅的双腿和小卖部颜色鲜艳的水果冰棒气息。

  我是运动白痴,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运动会扯上任何关系。从小到大的运动会,不是作为后勤拿着毛巾矿泉水服务运动员们或者一篇一篇地写毫无意义的广播稿,就是抱着小说在直射的刺眼阳光下看到天荒地老。对我来说,运动会并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场合,它存在的意义也仅仅是两天白捡来的晒太阳假期而已——除了确实很吵。

  抱着这样的态度,在大家陆陆续续向体委报名的时候我就托着下巴看窗户外的走廊,已经心不在焉到了完全神游天外的境界。

  但是注定这一次我没法置身事外。

 

  “我报了一千五。”

  在吃饭的时候,林鸢说,语调平稳,好像在说别人。

  “啊?”我惊,“为什么要报这个?跑完半条命都没了好吗!”

  “……那倒不至于。不过我今天就要开始练了。”

  “所以说是为什么要——”

  “没人报啊。班里又不想弃权。”

  我停下筷子看林鸢。那是我第一次发现,这个家伙虽然常常显得对班级事务漠不关心,总是对公共事件避而远之一脸怕麻烦的样子,但是集体需要她的时候,却是会毫不犹豫地说“好”的那种人。

  ……原来内在其实是个热心肠的家伙吗。

  “看我做什么?”林鸢抬头打量我,“快吃饭。”

  有一股不知名的暖流上行到胸口,我看着她,忽然笑了出来。


评论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