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谜之声】我想

谜之声要来西安了。

果然还是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消息,心里跳的难以平静。

作为一个实打实的西安土著,这是第一次感觉他离我这么近。在地图上查了车程,离家四十分钟的距离,在全国各地的大家面前真的不算什么。

然而我在北京。

一个人开始在帝都求学,算不上艰难,但是终于明白家的温度。西安,逐渐成为心里最最可爱的一个城市。我看不到它的满天飞尘,看不到它的市井狼藉。只有城墙头上干燥爽朗的风成日呼啸,行道树的枝杈叶子斜斜伸进燥热的夏天里。

回去一趟当然不是不可以。不忍心大肆用父母的钱买机票,两晚上火车也能凑合。

但是我开始问自己。

谜叔苏。是真苏。第一次听他的声音,并算不上清澈悦耳,但是一个一个实况追下来,渐渐爱上细水长流讲故事的声线。他很认真,认真到让人光看着也觉得惭愧,心里想为什么会有人肯为了一个游戏,一段剧情,一个不相干的人的脑洞做到这个地步。在我眼里,他一贯温和有礼,远离纷争,但骨子里能看出那一点儿深藏的我行我素。他做游戏实况,为了分享,为了推荐,为了大家开心,当然也是因为他想做。他的翻译,精确流畅又时不时勾着点调皮可爱的口吻,看得人直笑到心里去。

毫无疑问我是崇拜他的。比起迷妹的喜欢,更多的是一种面对“厉害的人”的惊叹和赞美。虽然完全不能否认经常被戳中被苏倒,抱着ipad恨不得滚来滚去,但是就是总会想,我要是有谜叔五分之一厉害就好了。

我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的心会悄悄的拿自己去与他比较。

这一句话,在他讲出口之前我看懂了吗?如果是我翻译,会像他这样说吗?他为什么这样做,我明白了吗?他的反应速度,我能挣扎着跟上吗?他的下一步动作,我能猜到吗?他的幽默,我都能get到吗?他为什么笑,诶,他怎么笑得那么可爱?

……扯远了。

我不愿以一个小粉丝的形象去看他。想起来我丢下的The Storyteller,心里愈发佩服译者谜叔。DDL,GPA,六级,GRE,都不是理由。只要我想,我肯定是可以坚持的。现在翻得不怎么好又怎样,就算是那么厉害的谜之声,开始做翻译的时候也不会有现在这些神翻吧。

我特别希望能把他当做前辈。如果我翻的东西也慢慢累积着多起来,渐渐成长出自己的风格的话,比我在这里空口说话不知道要美好多少倍。那时候,我就能骄傲的说,谜之声前辈,正是因为想成为像你一样厉害的人,才走上今天这条路啊。

 

 #下定决心摸的鱼一定是大鱼以及好吃的鱼#

#但是还是好想见他嗷嗷嗷##毫无骨气#


 

 


评论(13)
热度(29)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