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楠宁】告别

又摸了一条鱼……二代目和三代目相继离开的故事。

大概是温暖而悲伤的w


08年奥运会,张怡宁击败王楠获得世界乒乓球女单金牌。

奥运结束的第二个礼拜,王楠决定退役。

这种消息没人会百里加急地昭告天下,但大家一起训练生活了这么多年,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传达的默契,就算她和教练都一个字不说,也能多多少少猜到一点。

之后的一段时间王楠仍旧每晚回宿舍住,日常的训练仍在继续,大家依旧认真,似乎一切都与之前没什么差别。

除了张怡宁之外。

这直接表现在她做家务的量成倍提升上。

王楠第一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正在擦地。

王楠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在擦柜子。

王楠第三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在擦冰箱。

王楠第四天回来的时候,小小的房间已经一尘不染,张怡宁低着头,细细抚平床单的褶皱。

王楠很想说,你不用这样做的,宿舍已经很干净了。但是看到张怡宁那种小动物一般故作坚强的表情,她便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知道,她在用自己的方式挽留她。

 

王楠本想一个人悄悄离开,但是张怡宁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王楠故意避开正在训练的曾经队友们,一个人悄悄摸回了宿舍。她有些落寞地推开熟悉的那扇门,抬头,却见一个修长的背影立在窗边。张怡宁正把最后一枝百合小心翼翼地插进花瓶里,阳光很好,为她披上一层灿烂柔软的金色。

“老张。”王楠试图挑起平常的话题,“没去吃饭啊?”

张怡宁没答话,最后调整了一下整束花的造型,才默默转过身来。

“又插花呢?”王楠微笑道,“哟,新买的百合啊。”

对面的人像是没听见一样,只是垂下眼睛咬着嘴唇,全身的线条绷得紧紧的,像是极力在忍耐着什么的样子。

“还是先去吃饭吧,来——”王楠伸出手,却被她的声音猝然打断。

“楠姐,你要退役了吗?”

王楠的手顿在了半空。做出退役这个决定她并没有和她商量。大赛后的事情并不少,这些日子两人不常见面,她也一直在想,要怎么对张怡宁开口讲这件事。她的内心是矛盾的,她怕一声不吭地离开会断掉两人最后的联系,又怕正儿八经地说再见张怡宁会接受不了离别的场面。王楠想过很多台词,怎么样安抚她的情绪和解释自己的原因,但现在这件事由张怡宁先提起,她却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楠姐,不要退。”一贯平稳冷漠的声线起了颤抖,“你告诉我你不退。”

一室静默。张怡宁低着头,隐藏住自己脆弱的表情。

“……求你了。”

王楠怜爱地捧起她的脸,抹开她紧咬的下唇。

“傻孩子,”她说,“谁能打一辈子球呢。”

“我们能的。”张怡宁倔强地说,眼眶泛红。

如果可能,王楠也希望日子能永远这样延续下去。两个人同出同入,互相陪伴,在球场上依旧所向披靡,用击掌和拥抱来庆贺一场又一场胜利。

可是岁月又哪里会饶过谁。

她也好,张怡宁也好,早早开始那样大强度的训练,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疲惫和压力早已蛰伏在最深的骨缝里。手腕、手掌、脚踝、肋骨,这里伤过,那里也伤过,血液洗过的勋章累累地挂在身体上。她们能燃烧的只有青春,运动员的巅峰时段一旦过去就无可挽回。

王楠安静地望着她,脸上是温暖又悲伤的表情。

“楠姐,你别走。”

“我不走,”王楠搂住她的头,“哭吧。”

张怡宁把脑袋埋在王楠怀里,抽泣的颤抖渐渐扩大,终于嚎啕出声。

她哭了很久,哭到声音都嘶哑了。夕阳沉下去的时候,两个人互相用手抹着泪水,长久地彼此注视,想要深深记住对方当年的样子。

张怡宁在王楠面前哭过很多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哪一次让两个人都觉得如此心碎。

那是一场漫长的告别。

 

王楠还是走了。

两人的寝室还是之前的样子。王楠带走了所有的日用品,除了床垫以外干净得家徒四壁。张怡宁默默在床上铺上一张浅蓝色的床单,无声地关上了小房间的门。

她站到窗边往远处看,居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时值九月,北京的阳光却依然热烈而直接,正如之前的每一个她们共同度过的日子一样,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温暖。

王楠说得对,她想,人不可能打一辈子球。

但是有些东西,确实是一辈子的。

 

2011年,张怡宁退役。


评论(50)
热度(45)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