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鸢然】第三章 未来的慰藉

前文请走这里: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幕后:

【鸢然】记事


“我们有了一个未来。”

                             ——林鸢

 

  中考来的很快。

  它曾经是笼罩着林鸢和我,以及其他所有初三小孩的浓重阴影,却又像一片乌云一样很快飘走。那之前的种种,也随着岁月渐行渐远而流逝褪色,模糊得像少时玩伴的眉眼。

  记忆中的初中校园简陋破败,甚至逼仄的操场都还是水泥地面。但这无碍于那些温柔的黄昏一天一天叠加编织着习惯和记忆,最终定格在中考放一周假前的最后一天。我们照旧没有说话,在夕阳仍有热度的余晖中相对而立。林鸢抿着唇,眼睛一如既往的亮,却不愿看进我的眼里。

  “我们好好考。”我伸出手,“要一起去笃学路。”

  笃学路是我们直升的那个高中的地址。

  林鸢没有同样伸出手。她略低了低头,低低的应答声有点压抑。我笑笑,揽过比我高半头的她,轻轻抚了抚她的背。由于身高的关系这个动作很费劲,我却坚持了数秒,直到她吐出一口长长的喘息,好像把什么想说的话都无声地稀释在了风里。

  然后一切变得顺理成章。

  最后一门铃声响起的时候,林鸢的眼睛终于染上了笑意。她带着一种我看不懂的释然表情低头看我,和往常一样用手指梳我的头发:“我们有了一个未来。”

  这句无头无尾的话忽然好像让我有了底气。我忽然觉得也许可以相信曾经那些细小的、蠢蠢欲动的直觉,也许终于能彼此确认,眼前的人和自己有着同样的想法。那些朦胧的悸动和犹疑在林鸢的声音里渐渐消融,像高山上一蓬蓬的雪,终于润成了一道清浅的溪流。

  然而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只是凑上前抱住她,把脑袋埋在了她的肩膀上。

 

  整个暑假的灿烂阳光,一下子照在了我们头顶。

  一个班的人,曾经被外界的力量约束在一块四四方方的教室里,现今成了散落天涯的蒲公英。中考又与高考不同,升入同一所高中的人数也不在少数,于是各种忙乱的告别、聚会和重逢,让几个月前裹在洁白校服里的过往恍如隔世。

  一次群魔乱舞的班聚中,林鸢和我逃出吵闹的包厢,两个幼稚的小孩挤在一块小小的屏幕前打俄罗斯方块。林鸢这项总不及我,发狠般把当年白色的翻盖手机按的啪啪响,听来让人毛骨悚然。又一局GAME OVER之后我笑着揉乱她的短发,却被她抓住手腕把指节咬进嘴里,犬牙刺出的痛感隐约地浮在皮肤上。

  林鸢很喜欢握住我的手腕。牵手太平庸,拽着衣角太过青涩疏离,十指相扣又有种纠缠不清的意味。而林鸢握着我的手腕,温暖安定的向前走,有种家人的依赖和知己的信任杂糅其中,格外的令人心安。

  她的唇色很浅,咬着我指节的小牙齿洁白得在阴影里都清晰可见。笑到喘息的我们对视着,我的头晕晕的,有点恍惚。

  大概是盯着林鸢看了太久,那双黑色的湖面上的亮光开始随着睫毛上上下下的跳跃。我挑着唇角伸出还带着齿痕的手指,停在林鸢眼前一厘米的地方。

  刷——一下。刷——两下。

  刷刷——刷刷——

  林鸢恶作剧般的眨着眼,她知道我哪里都怕痒。

  果然很痒。林鸢长长的睫毛并不卷翘,而是平如直羽,细密而黑。和我无论哪里都稀疏细软的毛发不同,她垂下眼帘的时候可以真真正正地挡住自己的目光。

  就像现在。

  柑橘的清香从她额上鬓边渗出来,勾着一点与她气质不符的甜美味道。那时候的林鸢还没学会嫌弃形象,用的还是超市随手拿的那种大容量洗发水,嗅觉又不如我灵敏,对我的视角感受到的这种有趣的细节一无所知。我藏着笑把鼻子伸到她耳后,下巴压着她的锁骨,任凭那股甜味整个笼罩下来。

  林鸢没有动。那种安定的气息和温度让我不禁觉得,前路遥远,然而无所畏惧。


评论
热度(1)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