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鸢然】第一章 密林里的风筝

前文请走这里:

序章

幕后:

【鸢然】记事


第一次注意到林鸢,比她所知道和想象的,都要再早一些。

                             ——许然


  我叫许然。作为一个平凡的学生,跟随着无数曾在应试教育下走过的先辈的脚步,小学,初中,高中,一路走来。

  自幼便不甚合群的我,不是太会和人交朋友。小时候我抱着一本又一本故事书在家里持续消磨着独自一人的时光,而进入重点中学,又加重了这份独来独往的寂寥。直到我遇见了一个人,亲近、纠缠,从此不再禹禹独行。

  她叫做林鸢。像林中的风筝,穿过层层树枝的挂碍,成为白茫茫天空中一小块叫做梦想的蓝色。然后这梦想掉落在我身上,像是湖水染蓝的裙摆。

  第一次注意到林鸢,比她所知道的和想象的,都要再早一些。

  谢绝了父母想要送我的打算,我执意自己去初中报到。想着以后也是中学生了,心里不由得雀跃,在车站等车时便左顾右盼,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隔着无数像山一样高的大人,我看到了一个身影。相隔的年代太过久远,我已记不清当时她具体的样子。恍惚间,只记得清爽短发下白皙修长的脖颈,和挺直的腰背弯出的美好弧度。那是惊鸿一瞥的背影,随即消失在密集的人群之间。

  像是模糊的梦境一般,我在班主任面前的长队里又一次用视线捕捉到她的身影。啊,那个背影很好看的女孩子。我如是想,却因为太过年幼和胆怯而没有上前自我介绍。反正进入了同一个班级,将来就算不想也会认识的吧。我理所当然地想。

  然后是初中的第一个学期。进班成绩几乎垫底的我本来十分自卑,又交不来朋友,只有抱着书和练习本自己默默的用功。虽然孤单,但也早就习惯。期中考试,我居然拿了班里第二,英语更是坐上了全年级最高的位子,被温和笑着的班主任请到台上讲经验。

  都是那样小小的少年,有什么经验好讲呢?我受宠若惊,脸颊发烫的小声说建立语感的话可以读读英文原版童话,从简单的入手……我全程低着头,不敢看下面,慌慌的讲完之后踩着一教室掌声逃回座位。

  路过她身边的时候,我忍不住悄悄看了她一眼。

  她在鼓掌。面无表情,眉眼淡漠,一脸“我听见了”的波澜不惊的模样。那种毫无波动的表情对一个十三岁的女孩子来说显得有些太过成熟,活活现出点那什么……面瘫的感觉。但当时的我并没时间多想,只是心里小小的跳了一下——这个女孩子的眼睛,黑得真是纯粹。

  几年之后我开始慢慢知道,面无表情其实是林鸢的常态。她心思简单,也不像我这么容易走神,没有表情仅仅是觉得正在发生的事情很平常没什么好做出反应的而已。

  ……虽然日后的经历也表明,一般都是只有她自己觉得很平常。

 

  我的中学生活自此开始多彩起来。重点中学重点班的孩子上进心都很强,开始有同学来与我接近,午饭也不再总是一个人。那时候的我和林鸢,就算是点头之交。

  真正成为交心的朋友,却是在两年后老师的铁腕政策下。

  熟悉起来的过程平淡得几乎无可叙述。

  初三。经过高考的我再看那时的忐忑和不知所措,未免感到好笑,但对于那时处在中考阴影下的小孩来讲,直接感受到的,就是无边的压力。

  老师开始按照名次排座位,第一名和第二名同桌,第三名和第四名同桌……以此类推,最后的一个就孤家寡人的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特座”。现在想来,这大概就是是孩子自尊受到摧残的开端,但当时成绩不错的我和林鸢,却并没有感觉到残酷。我们常年霸占着第一组的第二张或者第三张桌子,奇迹般的总能排到同桌,甚至创下过连续一个月不挪位置的记录。上课悄悄地在底下讨论问题,一起写作业一起吃饭,看一样的书戴一个牌子的手表,同出同入形影不离。

  林鸢开始叫我小然,而我坚持叫她的全名,声称她的姓很好听。林鸢就笑,用手一遍一遍的捋我细的可怜的马尾。

  我们陪伴着彼此,用一种纯真到无以复加的方式,从未想过我们的关系会变成另一幅样子,甜美、苦涩而近乎危险。


评论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