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Harry/Eggsy】Kingsmerman(人鱼设定)Chapter3

第三章

写着写着不是我想要的感觉了于是回过头把第一章后半段完全推倒重来了一遍……都怪我没想好。拜托看过【Chapter1】的民那再回去大概看一遍吧,这样Eggsy的性格就更自然一些TUT第二章也改了一部分【Chapter2】

其实剧情发展完全没变只是情感不太一样了

以上,第三章前面的废话。


Chapter3

  Eggsy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虽然人鱼的歌声就是他们的语言,广阔的音域也使他们能够跟一部分海洋生物简单地交流,但初识之际,不同海域不同的发音习惯还是让外来者的歌声不……那么好懂。

  伊奥尼亚海的口音让小人鱼唱歌时总是不自觉地带着曲折婉转的尾调,还未变声的稚嫩音色像是纤细清甜的贻贝,悦耳到诱人却被坚硬的贝壳挡住了交流的通途。

  今天是Galahad轮班,日常巡查完海域的Harry把一天量的食物带到Lancelot的诊所,为足不出户照看伤员的同事提供一点后勤上的便利。

  Lancelot的住所位于格尼维尔海洁净的上流向,茂密的大叶藻掩映着布满各色珊瑚虫的岩洞口。宽阔的洞穴里长满了他精心移植的具有消炎祛肿、愈合伤口功效的海草,安静环流的海水都带着一种清新的特别味道。主岩洞里有着若干四通八达的洞口,向下不远可以通到不同深度的小空间,其中最深最狭窄的一个用于存放他从各个海域搜集来的珍贵药材,其余的可以收容数位无法自如行动的重伤病员。

  但其实Lancelot平时只在没有Kingsmerman任务的白天呆在这里,以防生病或意外受伤的人鱼找不到医生。不需要照顾“住院”病人的夜晚他是不住这里的。

  啊?你问那他晚上住在哪里?

  晚上么……当然是在Percival那里啊。

  Harry甫一进洞,还没来得及摆尾停稳身形,就被一只飘着清脆歌声的团子砸中了胸口。

  “Eggsy,”他连忙腾出一只手抱住小人鱼柔软的身体,低头跟怀里的小家伙搭话,“今天过得怎么样?”

  “我很好Harry,”Eggsy闷头把脑袋埋在他胸前,“但是妈妈……妈妈还在睡。”小人鱼半长的淡金色发丝一缕缕拂过他的锁骨,清亮的童音隐隐带着一丝懵懂的委屈。

  “别担心,Michelle会醒的,她只是需要休息。”Harry抚着Eggsy的背安慰道。成年人鱼宽阔飘逸的背鳍在幼时只是脊柱位置上一溜小而浅的薄膜,这使得Eggsy小小的背部摸上去没有任何阻碍,手感十分光滑。但也正是因此,幼年人鱼在游动中保持平衡的能力普遍很差,也格外容易受伤。

  Michelle从被救回来起就一直在昏迷。

  虽然Lancelot已经说了只是失血过多和孕期的过度劳累伤害了她的身体,静养一段时间就没什么大问题,但是眼看着快要两个星期了,静静躺在岩洞里丝毫没有转醒迹象的女性人鱼还是让Harry他们很是担心。Eggsy这几天一直很安静,懂事地陪在妈妈身边,甚至还在Michelle的长发旁放了一朵小小的海葵,缤纷艳丽的颜色衬得那一袭金发愈加闪闪发光。

  Harry知道Eggsy很担心,但他不是医生也不懂Michelle的伤,无法做出什么有效的保证,于是他想了想,只是环着小团子用依旧温和的声音低头补充道:“Lancelot医生也说过,她已经脱离危险了。”

  也许是医生这个词的发音对Eggsy来说还有些陌生,小人鱼发出了一声疑惑的短音,歪着头看向Harry。

  “医生,”Harry稍稍抬高声音,比划了个包扎伤口的动作,“Lancelot医生。”

  Eggsy的瞳孔忽然放光一般闪了闪,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一字一字地重复道:“医生。治疗。”

  “没错。”Harry微笑道,“他会治好你妈妈的。”

  似乎是稍微宽慰了一点,小人鱼轻轻嗯了一声,又把头低了下去,留给Harry一排淡金色、微微颤抖的纤长睫毛。

  许是栖息地相差没有太远的关系,Eggsy的口音并没有开始听起来那么难懂。和Kingsmerman的众人友好地相处了几天后,Eggsy似乎开始慢慢地脱离被危险生物袭击的阴影,大多数的对话也能流畅地进行了。聪明的小家伙甚至开始模仿他们口中简单词汇的发音,自觉向格尼维尔海的音调靠拢。

  这给了众位特工们很大的乐趣。

  开始只是日日看护Michelle的Lancelot在空闲时间有一搭没一搭地跟Eggsy闲聊,后来没任务时整日赖在James身边的Percival也渐渐喜欢上了纯真可爱的小人鱼,造访诊所时还带来过一次小礼物——那朵漂亮的海葵就是他在巡视海域的时候为Eggsy摘的。虽然收集这种娇嫩的小型生物对Kingsmerman的特工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但Percival平时可不是会细心准备礼物的人,除了对Lancelot,大家还真的很少看见他为了谁特地去做这种温柔的小事。

  再后来,在两位的邀请下以淡漠寡言著称的Merlin偶尔也来过几次,用低沉磁性的声音唱起格尼维尔海传颂了几个世纪的古老诗篇,那些被时光冲淡的故事在冗长的音律里沉沉浮浮,再悄无声息地终止于早早降临的暮色。

  Eggsy说了太多次谢谢。

  他好像很喜欢大家的陪伴,总是用轻快明亮的音调和众人打招呼,浅海一般的眸色里仿佛总有涨落的潮汐在无限回响。一切就像洋面上的暖流一样完美。

  但是不,有什么不对。

  如果不是细心如Lancelot,又像他一样能有抽身而出冷静旁观的视角,没有人会发现Eggsy那些小小的异常。没人能听得到他喊出Percival名字时微不可察的紧张;没人能看得见Lancelot抚摸他柔软发丝时他鱼尾稍凉的僵硬;没人觉察出他在Merlin的催眠曲下仍然悄悄紧攥的手指——大家都知道大魔法师的音律对Eggsy无效,虽然不了解原因,但已经没有人会因为他在歌声结束后仍然没有被安抚得昏昏欲睡而感到奇怪。

  ……为什么会这样?

  Lancelot并没有冒昧地把这些微小的发现与别人分享。但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缘故,又不敢直白地挖掘小人鱼脆弱的精神世界,只有更加细致地看护Michelle,寄希望于在她醒来后能得知缘由,并尽快改善Eggsy的精神状况。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有再慢一点,再温柔一点,给Eggsy留出足够的空间,让他最起码可以维持目前的状况,不至于进一步恶化。

  只是这个问题实在是令他太过好奇,他尝试着作出过无数种或可靠或荒诞的假设,又在结合眼前的状况后把它们一一否决。他不断的思考着,心中愈发困惑,愈发焦急,显得顾虑重重、愁肠百结,连Percival都几次问起过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今天清晨,Lancelot把快要窒息的Eggsy从一个恐怖的噩梦中唤醒。宽阔贝壳上的Eggsy蜷缩成了一个令人心疼的体积,双手抱在胸前,整张脸都因为呼吸不畅皱成了一团。医生连忙把他轻手轻脚地抱起来,不断摩挲着、温暖着他冰凉的肢体,把窝成僵硬形状的鱼尾展开抚平。小人鱼的目光涣散了好久,他不得不用安慰的语调一声声呼唤着Eggsy的名字,直到那双美丽的海蓝色眼睛艰难地恢复起一点神采。

  小人鱼完全清醒后的第一句话是:“谢谢你,我没事。”

  Lancelot把眉皱得更深,心中的疑问和担忧简直快要堵住胸口。一早上他都有些神情恍惚,他一边不断地对自己说Eggsy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边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缓解他的情况,妙手回春的好医生第一次感觉到了彻彻底底的无助。

  在他快要被这些猜疑和担心逼疯的时候,Harry来了。

  Lancelot眼看着Eggsy在Harry停稳之前就急不可待地扑了上去,看着他用小小的胳臂环过Harry的脖子,柔软的身体被成年人鱼抱紧,海蓝色的鱼尾垂下来,细薄的尾鳍轻轻扫动着Harry腰侧的鳞片。Eggsy的声音是全然的放松,就算在小小地抱怨时那悦耳的尾调也听不出一点点紧张或是僵硬。小人鱼对昨晚经历的痛苦闭口不谈,却伏在Harry胸口不愿动,在Harry出言安慰之后仍然固执地窝在那双修长匀称的手臂中。他低垂着眼,神情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眷恋,好像那里就是全世界仅余的温暖。

  那一瞬间,Lancelot像是被什么击中一样的醍醐灌顶。

  是了。Eggsy所有的异常,都是因为他是那么的缺乏安全感。他其实一直在害怕,害怕母亲没有好转迹象的昏迷会一直持续,害怕相似的伤害会重复降临在自己身上,害怕这些并不相熟的成年人鱼们的好意与温暖会再次离他远去。而只有在面对Harry的时候,他就好像完全不再畏惧,不再退缩,只剩下满心满眼的信任,带着坦诚灼热的温度。

  Lancelot静静地看着他们紧紧拥抱的身影。时间快要到正午,难得的晴天把明亮的阳光带到了格尼维尔海的每一个角落。Harry和Eggsy刚好处在洞穴口那一小片被照亮的区域,阳光把Harry浅棕的发染成温暖的金色,在他们周围,无数闪着微光的气泡正缓缓舞出错综复杂的轨迹。

  格尼维尔海的好医生吐出了一口如释重负的水流。

  Harry,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Eggsy的安全感。


P.S. 写的好累……永远学不会简洁地叙事。【我果然还是适合小甜饼一发完吗Orz

打滚求评论……【理我理我理我QAQ

评论(4)
热度(47)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