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Harry/Eggsy】Kingsmerman (人鱼设定)Chapter2

第二章


内含Percilot,全是私设,OOC的话请见谅【跪。


比第一版本进行了少量改动,加了一段苏Lancelot的叙述。




Chapter2


  三位Kingsmerman把受伤的陌生同族径直送到了Lancelot那里。


  同为Kingsmerman成员的Lancelot是一条有着浅绿色鱼尾的男性人鱼,优秀的遗传让他有着与生俱来强大的治愈能力。


  虽然他碧绿的眼睛和亚麻色的长发对于一位男性来讲温柔得略微有些女气,这个形象却很好地符合了他的天赋。如果说Harry的褐色鱼尾充满温暖可靠的气息,Merlin的纯黑略微带着点肃杀和闷骚,Percival修长的深蓝显得干练优雅,那么Lancelot浅绿色的半透明尾鳍就无时无刻不给人以无限的生机和希望。


  他是格尼维尔海最负盛名的医生,似乎只要有他在,就没有无法治愈的伤害。他尾鳍的鳞片是恢复伤口抚平病痛的灵药,他温柔的手指是无数重伤患最后的救赎,没有其他成年人鱼尖利指甲的手指依然修长,洁净得近乎苍白。


  从深层岩洞里退出来的Lancelot立即被三位同事围了起来。


  “James,Michelle的情况怎么样了?”Percival脱口而出。


  他们从刺鳐手中救下来的女性人鱼有着娇小的身形和翠色的眼睛,一头金发在最黯淡的洞穴里也能闪出阳光般灿烂的色彩。据小人鱼所说她们来自南边的伊奥尼亚海,那是一片靠近热带的海域,水温应该会比这里高一些,种类丰富的生物也使得捕猎更为容易,这也使得外来者没有格尼维尔海人鱼那种长而锋利的鳍刺,在与大型生物战斗的时候保护自己就变得更加困难。小人鱼陌生的口音和容易分散的注意力给进一步交流造成了很大的阻碍,关于为何她会独自一人伤痕累累地出现在格尼维尔海的边缘这种事,大家虽然好奇,也只能等她苏醒再问了。


  刚进行过大量治疗的Lancelot疲惫得说不出话,径直往一旁的大页贝壳上盘起了尾巴坐下,浑身的鳍都无精打采地顺水飘荡着。Merlin小心地打量着Lancelot疑似因失血而愈发苍白的脸,暗自揣测道:貌似连鳞片都已经用过了,情况这么不好吗?


  Harry抱回来的小人鱼被她勇敢的母亲保护的很好,居然没有什么肉眼可见的伤口,但保险起见Harry还是把她交给Lancelot进行了仔细的检查。


  “James你不要紧吗?”Percival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恋人不正常的脸色,连忙凑过去握住他的肩膀,担心地望向他低垂的眼眸。喘息不止地靠着贝壳好一会,稍微恢复了精力的Lancelot这才抬起头,抿着嘴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气息不稳地开口:“用了一片鱼鳞,Michelle脱离生命危险了,小人鱼也没事,小家伙在底下的贝壳上睡着了,就让他先待在我这里吧。”


  Harry和Merlin的表情稍微放心了一些,只有Percival还在为了没有一开始注意到恋人异常的状态而愧疚不已,又听见他用了鱼鳞于是更加心疼,缎般光滑的深蓝鱼尾纠结得扭曲成了诡异的形状。平日里勇敢果决的特工悬在恋人面前一脸的欲言又止,目光触及Lancelot草草包扎着伤处的鱼尾,更是觉得连呼吸都要困难了——鱼鳞是人鱼身体上用来保护自己的最天然也最强大的一部分,本就深埋于皮肤之中不易脱落,现在要为了治疗生生拔下来一片,James他……得多痛啊。


  作为格尼维尔海最通晓医术的人鱼,Lancelot很清楚他自己独特的天赋,对失去鱼鳞造成的伤害也再了解不过,但他还是这样做了。正如他自己所说,拔掉鱼鳞虽然痛,但终究会再长出来,而生命一旦不加以挽救,就拿什么也换不回来了。所以至今James做医生已经这么多年,只要真正有需要的时候,他一向毫不迟疑也从未推脱,更不曾有半句怨言。


  Lancelot还没从失去鱼鳞的损伤中缓过劲来,闭着眼睛半躺在巨大的贝壳中央,任凭洞穴里和缓的水流扬起他微卷的长发。Percival小心翼翼地一点点靠近他,深蓝色的眼睛盛满了歉意,伸出右手却不敢像往常一样触摸恋人的头发,于是尴尬地停在半空。


  “我没事的Percy,”Lancelot并不睁眼,抬手精准地牵住Percival的手腕,“不必担心。”他把Percival向自己拉近,叹息着把修长的手指伸入了对方浓黑色的发间,轻柔地一遍一遍的梳理,摘掉容易滋生的海藻和小生物。“James……”Percival喃喃,迷失在恋人柔软浓密的睫毛中,全当身后的两位队友不存在。


  Percival和Lancelot是Kingsmerman组织里最早确立关系的一对,Percival把他不多的温柔全部倾注在了格尼维尔海的好医生身上。通常来讲Lancelot才是两人中比较温柔体贴的那一个,但是Percival似乎永远都觉得自己对Lancelot不够好,每天都像对待沉船里那些易碎的瓷器那样小心翼翼的对他,恨不得给他所有最美好的东西,给他全部的温暖和爱。Harry觉得那大概是出于Percival个人的危机感,毕竟在他眼里Lancelot对所有人都是那么温柔,但是他却没有发现Lancelot只有在面对他的时候才会毫无防备地闭起眼睛扬起脖颈,把人鱼全身最脆弱的纤细咽喉暴露在他面前,那是用什么都无法换取的信任。


  眼看着两位同事靠的越来越近,Merlin面无表情地用手肘捅了捅Harry,示意两人先行离开以避免过会需要请清洁虾来洗眼睛。Harry点头,默默转过身,却在下一秒被Lancelot的声音钉在了原地。


  “还有,Galahad,”Lancelot懒懒地说,“你带回来的可不是什么小姑娘,那是个七岁的小男孩。”缓过劲的好医生默默欣赏了几秒好友线条流畅的背影,手指仍然穿梭在Percival发间,整个人半靠在他身上,舒适地微微卷起了尾鳍。


  僵硬地转过身,Harry无所谓般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来表示他的意外:“Well,”他说,声线依旧稳定优雅,“他很可爱,不是吗?”


  “那倒是,”Lancelot并不掩饰对小人鱼的喜爱,“他的眼睛真清亮,好久没有见到过那么纯净漂亮的海蓝色了。”


  Merlin一边努力不动声色地消化着这个错位的事实,一边追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听到这里Harry也微微抬起了头。回来的路上他们都在担心Michelle很是严重的伤势,情急之下居然忘记问小人鱼的名字。


  “Eggsy,”Lancelot清晰地咬着短促可爱的音节,“真是个可爱的名字呢。”


  默默咀嚼完小人鱼名字的Harry一抬头就看见平日里面容冷峻的Percival正挂着一脸能融化礁石的温柔微笑沉默地亲吻着Lancelot柔软的长发,后者仍旧闭着眼,修长的手指正在恋人的后背逡巡,柔软的指尖揉捻起对方敏感的深色背鳍,一副下一秒就要拥吻起来的样子。而一旁的Merlin早已不忍直视地别过了头,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岩洞。


  Harry抽了抽唇角,迅捷地一甩鱼尾赶上了前面落荒而逃的同伴,毫不留恋地把那两只一腻起来就旁若无人的人鱼留在了Lancelot家中。


  两位黄金单身汉一路无言地向家中游去。


  浅海宽广的水域被并不明亮的阳光穿透,身下洁白的滩底飞速地后退,淡金色的光斑模糊着冰冷的水体,随着水面上吹拂的海风而不断波动,变幻出抽象的形状。四周温柔的海蓝色让Harry不断回想起小人鱼跳跃着点点亮光的纯净瞳孔,居然忍不住悄悄微笑起来。


  滩底的植物们泛着过气的暗绿,让身为杂食动物的人鱼也提不起什么食欲。Merlin靠近了几处珊瑚礁,悠悠地环着礁体游动,企图分辨出其中隐藏的生物搅动海水发出的极细小的声响。然而等了片刻,整座珊瑚几乎都是一片死寂,除了一部分珊瑚虫吞吞吐吐的微流和一些没有手指长的小鱼闹腾的呼吸声,他什么也没有听到。Merlin沮丧地发觉Harry好像并没有另外捕猎的打算,而Kingsmerman的福利虽然好,最近的食物存储点离两人的住所也一点都不近,比起在这种寒冷的天气里游个折返,他倒是更愿意窝在舒适的岩洞里恢复一下热量和体力。


  他抬头看向身旁神游天外的同伴,惊悚地发现Harry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匀速向前摆动着鱼尾,恍然不觉他身旁刚刚游过一条触手可及、味道鲜美的黄鲈。


  他在想什么,或者在想谁?不不不,Merlin摇摇头,拼命地进行着自我暗示,我真的、真的不想知道。


  一股从大海深处涌起的洋流迎面袭来,Merlin忍不住哆嗦着抱住了手臂。


  单身狗的冬天真是太冷了。






P.S.就是喜欢欺负MerlinXDD


Percilot我不是太了解,大量的性格私设什么的,要是觉得OOC我们可以交流一下(单方面躺平任打。)其实我只是觉得电影里虐的那么直接,Lancelot又挂的那么早方式让我那么难受,所以私心想让他俩甜一甜【貌似有点甜得过火?


我错了下一章一定有Eggsy大量戏份。【这篇哈蛋估计会有很多抢戏的配角【扶额。


人鱼世界观好难啊,来来来民那来评论来和我讨论玩嘛2333

评论(18)
热度(37)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