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Harry/Eggsy】Kingsmerman(人鱼设定)Chapter1

第一章

【预警】Lo主的脑子有洞系列

人鱼世界观设定,全员都是生活在格尼维尔海(Guinevere)的人鱼,Kingsmerman是保护族群海域的组织。

CP是Harry/Eggsy和Percival/Lancelot,后期捎带Merlin/Roxy。

如我在Chapter3所言,整个后半段都改写了,都怪自己开始没想好Orz

话说,这个设定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话首章3000+,请食用QwQ


Chapter1

  黯淡的阳光敷衍似地照耀着一月的格尼维尔海,温暖洋流的照例缺席使得盐分较低的海水显得更加寒冷。整片海域都充斥着冬天的气氛——清透、寂静而冰冷彻骨。

  Harry咬紧牙关拼命忍住揉搓手臂的冲动,一面坚持着继续巡视海域一面暗暗加快了摆动尾鳍的速度。成年人鱼强健的褐色鱼尾推动着因寒冷而显得滞涩的水流,半透明的末端在浅海波纹的跳跃里闪着微微金光。

  作为Kingsmerman组织中强大的现任Galahad、格尼维尔海富有责任心的守护者之一,Harry Hart的身影对于大多数瑟缩在岩洞中过冬的人鱼们来说,意味着一份额外的安全感。

  眼看今天的巡视已经完成了大半的路程,Harry稍微松了口气,他觉得需要几只鲽鱼补充一下热量。可是今天真冷啊,Harry心想,鲽鱼群大概大多已经远离近海进入休眠期了吧,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这种可口的小点心。

  他胡思乱想着往前游去,慢慢张开了浅棕色、轻薄而软的耳鳍,海水在周身流动的声音就猝然清晰起来。

   “不!!!救命!救命——”

  就在他打发时间似的思考着今天要消耗Kingsmerman的哪种食物库存时,一段从西南方向的边界传来、变调得近乎嘶哑的歌声骤然打破了数日来海域的平静。

  ——是同族!

  “危险,西南,支援。”利落的一个摆尾,现任Galahad改变方向加速朝发出声音的地方赶去。一串迅疾却不失优雅的歌声从他的嘴里吐出,特定频率的声音笼罩了几乎整片水域,却只有经过人鱼组织训练的耳鳍可以捕捉到特工间的信息。

  不到一海里的路程并没有花费Harry太久的时间。事实上,还有几百米他就已经看到了几个纠缠不清的身影,不知是谁的血液在海水中弥散出一片模糊的雾。Harry咬咬牙,将速度提到最快,防御性地眯起了褐色的眼睛。急速缩短的距离让视力尚佳的人鱼在一片狼藉中终于看清了对面的敌人——是一只刺鳐。

  这只刺鳐明显已经成年,正甩着半米多长带有毒刺的尾巴奋力攻击对面惊慌失措的女性人鱼。她在躲闪之余还护着身边一个小小的影子,无法自保的幼年人鱼拥有海蓝的纯色鱼尾,似乎是个小姑娘,显得天真、纯净而近乎甜美。这孩子太容易吸引猎食者,恐怕她在遭遇这只刺鳐之前就已经战斗过很多次。Harry在脑海里飞快地分析完情况,身体已经拦在了同族和敌人之间。

  刺鳐钝拙的头部转向了Harry,他同样纯色的鱼尾似乎也在吸引着猎食者的注意力。

  “请待在我身后,女士。”赶到的Harry在情急之下口头礼仪仍然完美,一弯胳膊展出肘部柔软臂鳍中隐藏的鳍刺,毫不犹豫地迎着刺鳐雪白的腹部就刺了上去。刺鳐一个翻身,富有攻击力的尾巴横劈Harry,漆黑的尾尖因为毒性泛着紫色的光。Harry摆尾让过横冲直撞的大鱼,蓄力一跃,有力的鱼尾瞬间将他带起两米高,自上而下正中刺鳐左眼,喷出更加浓稠的鲜血。

  尖锐的剧痛刺激了刺鳐的神经,宽逾一米的扁形大鱼愤怒地翻滚,有毒的尾巴更加毫无章法地乱刺乱甩,一片混乱。作为浅海哺乳动物的人鱼繁殖率并不高,女性和幼年人鱼对于任何一个人鱼群落来讲都是十分珍贵的。Harry虽然格斗很强,却也顾忌着受伤的同族们不敢施出全力,一时之间局势竟然僵持起来。

  及时救场的是一段富有压迫力的歌声。远远传来攻击性频率的声音在染成淡红色的海水中荡起隐形的波纹,只见前一秒还在挣扎的刺鳐几乎是一瞬间僵直了身体,抽搐着缓缓地向滩底沉去。

  援兵到了。

  Harry头也没回地给那块明显与他审美不符的大毯子补上了一刀,彻底终结了潜在的威胁。“谢了。”Harry向远处急速接近的两位同伴摆尾致意,忙回头查看伤者的情况。

  “没事了,女士,你已经安全了。”Harry放柔了嗓音,慢慢靠近还处在惊恐的状态的女性人鱼,“相信我,没事了……让我看看你的伤。”Harry的声线自成年以后一直沉稳而安定,没有大多数同族明亮清越的音色,却多了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

  她蓝绿色尾巴的侧面被划开了很深的口子,鲜血正一股一股地向外涌,大面积缺失的鳞片让鱼尾看起来糟透了。腹部隆起,本应平滑舒适的海藻乱七八糟地披挂在身上,血液的颜色不正常的暗沉,恐怕还中了刺鳐的毒。惊吓过度的女性人鱼绷紧了伤尾,一时不愿收回攻击的姿势,瞳孔紧缩的绿色眼睛警惕地扫视着Harry,把身后的孩子挡得严严实实。

  Harry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人鱼作为一种在浅海生活的恒温动物,大多是群居的,这样能方便合作捕猎、保护族群和领海,一般来说在特定的海域都很少见到陌生人鱼。而且据他所知,格尼维尔海南边一千海里内都没有其它的人鱼族群,她们……是从哪里来的?况且,要时刻保持恒定的体温导致人鱼的进食量很大,如果要进行长途迁徙的话,更是得做好万全的准备,最好是结伴出行。像这样独自一人带着幼年人鱼闯到陌生领海的情况,确实十分少见。好在格尼维尔海的人鱼是一个和平友善的族群,如果她和这个惹眼的小姑娘无意进入了一个凶恶好战的人鱼群落,再加上腹中脆弱的人鱼宝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赶到的同伴们与Harry交换了一个十分担忧的眼神,Harry轻声说:“Merlin,Percival,她还在孕期。她必须得尽快止血和解毒。”

  Merlin只是点头,再次分开了双唇,Harry和Percival随即会意地迅速收起了耳鳍,紧紧护住人鱼敏感脆弱的耳膜。Kingsmerman的大魔法师摆动着漆黑颀长的鱼尾,悠长和缓的吟唱以他为中心一圈圈荡漾开来,进行攻击时清越的音色因刻意放低而显得慵懒而富有安抚性。眼看着人鱼母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入了睡眠,Percival连忙上去扶住她瘫软下去的身体。

   她身后的小人鱼完整地暴露在了三位特工的视线中。

  “——嗯?”Merlin停下了旋律看着幼年的同族,棕绿色的眼睛浮起一抹惊讶。Harry也挑起了眉,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对Merlin的催眠曲免疫的同族,更何况还是一个如此幼小的孩子。

  “是个小女孩?”Merlin打量着小人鱼清秀的小脸和柔软纤细的纯色尾鳍,侧头低声问Harry。Harry谨慎地点头,算是默认。

  “Galahad,Merlin。”两人正在疑惑间Percival已经为同族简单做了包扎,向二位同伴点头示意后首先向驻地折返。

  面前的小女孩只是咬紧了下唇,目光悄悄地追随着伤势颇重的母亲,半阖的海蓝色双眼里有点点亮光破碎地跳跃。

  Merlin看向Harry的眼神开始染上了担忧。大量的血液已经让这个水域充满猎杀的气息,不久一定会有大型的猎食动物循迹而来,这里只会变得越来越危险。

  成年的两位都没有“如何安抚一只受了惊吓的幼年人鱼并让她相信自己不会被伤害”的经验,正皱着眉一筹莫展之际,小人鱼自己却主动地打破了僵局。她似乎只是犹豫了片刻,随即摆了摆小小的鱼尾,径直游到Harry面前轻盈地绕着他转了几圈,然后停在与他胸口齐平的高度,仰头向他吐出了一连串明亮的、因心有余悸而微微颤抖的音符。小人鱼的声音稚嫩而甜美,却带着本海域没有的婉转尾调,一时之间Harry并没有听懂。

  也许是见他没有反应,小人鱼往上浮了一些对上Harry的目光,强自镇定似的又重复了一遍,连续的深呼吸使她单薄的肩膀明显地起伏着。

  这次Harry勉强听了出来,她这是在说“谢谢你,救了Michelle。”小人鱼说“Michelle”时的声调带着亲昵的连音,Harry猜想那应该是她母亲的名字。

   “我的荣幸,小姑娘,”Harry微笑,温和地看进小人鱼的双眼,“这里很危险,你能先跟我们走吗?”小人鱼好像并没有完全明白Harry在说什么,但是年长人鱼的目光实在是太过温柔,那褐色的瞳孔在一片狼藉的战场后仍然内敛而富有光泽,像最安全的避风港,仿佛只要他在,你的世界里就只剩下散发着融融暖意的阳光。

  如同受到某种宽慰一般,小人鱼微微点了头。下一秒,柔软稚嫩的身体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臂揽住,靠向一个不算宽阔却足够温暖的怀抱。感受到身旁急速掠过的水流,小家伙往身后的热源小心地靠了靠,缩回冻得僵硬的尾尖,努力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

  感受到柔弱、冰凉的鱼尾在皮肤上一拂而过,Harry略微收紧了手臂将小人鱼护在胸前,加快速度和Merlin一起向Kingsmerman总部游去。

  冬天的格尼维尔海总是冷得不近人情,但怀里的小人鱼在紧紧蜷起来之后却没有了进一步索取热量的行为,安静得好像睡着一般。可是细碎而短促的呼吸吹动着Harry的臂鳍,那紧张的频率告诉他,她并没有。

  脆弱而喜欢逞强的小家伙,Harry心想。


P.S. 这个设定能吃得下去吗23333要是觉得意外带感请务必回复我一下=w=

【第一章硬是Eggsy的名字都没出来我也是醉了

私设是人鱼的血统越纯净,鱼尾颜色就越纯,相应的能力也就越强大,也可以理解为对猎食者来讲就越好吃wwww

那个指间鳍,就是小人鱼出生的时候手指之间有薄膜,随着年岁增长会渐渐消失,指甲也会变得尖利,越来越像匕首。成年人鱼锋利的指甲是有力的攻击武器之一。

评论(5)
热度(28)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