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杂谈】关于写作者的人格

做了那个16型作者人格,自己是SNCR“记者型写手”。

不擅长开玩笑,关注叙述甚于描写,批判甚于抒情,反应甚于实验,反抗一切不建立在现实上的虚构幻想,喜欢钻自己和读者思想的牛角尖。虽然平时写东西的时候没怎么展现出来(毕竟是条咸鱼)但其实感觉还蛮准的。当然这个测试感觉更像你想成为什么而非你是什么的描述。

就放一小段在草稿箱里没写完的东西吧。

——————————————————————————————

  这其实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我同意曾经听过的这种说法:一位作者在写作时,必定会以某种方式或多或少地将自己带入笔下的人物。

  原创也好,同人也好,人物的性格、生平乃至故事发生时境遇都是作者一手给予。在一篇好的作品中 ,每一句交待和描写都不会是笔墨上的浪费,或服务于人物塑造、或作用于世界观的构建,各有各的作用。一个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物都在不断地与外界进行交互——与人交流交往,受环境影响并影响着环境。

  但私以为,一篇故事的隐藏目标、贯穿始终的主线,应当是作者想要传递的一个想法——姑且可以称作携带信息。一篇短文小甜饼的携带信息可能是某种相处模式或契合互补的性格特征足以达成恩爱幸福的相处状态,而长篇的携带信息就更加复杂、宏观。它可以讲述爱和善意化解一切矛盾的童话、情势逼迫下在感情与事业间的选择,也可以分享作者对于济世救民的方法论观点。所有故事线的铺垫、人物的感情纠葛背后,这一个目标应当是贯穿始终的。

评论(7)
热度(3)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