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日常】失眠了

这里是一个五点半要起床赶飞机然而十二点半还在失眠的人。内心是崩溃的,而脑子转的停不下来。


躺床上胡思乱想了半个小时。先是在想之前哨向设定里苏鲁和他的精神动物。一点点野性和温柔,整洁的礼貌外壳下藏着的残忍。然后在想chulu精神图景的融合。顶端像蓝宝石一样的冰川滑进墨色海域,侧线泛出的银光像下雨一样织一片网。 两个人在水下光线渐弱的层深接吻,天地浩大,彼此之外是全世界的冰冷。冰川崩碎,大雪融进海水,舵手的发色黑得幽深。浮冰在海面上撞出风铃一样的声响,领航员睁开眼,静水涌出涟漪,陨石撞进大陆架。风暴初歇。


然后又在想,一个人走在人世里,到处找自己的位置,他把自己掰成一小块一小块,在所有他想呆的地方留下一小片自己,希望能找到回来的路。他把自己越切越碎,直至粉末。当他终于觉得看够了这个世界,想跳进去的时候,他已经是这个太大的世界里的一朵电子云,所有的碎片散落的足够远,每一片都在环境中迷失。他把自己弄丢了,也早想不起来当初是为什么开始走这条路,为什么把那么多块自己留在不同的地方。天黑了,所有的人类开始迁徙,只有他在无穷却没有一种是100%的可能性中无止尽地跳跃,他所有的话语被撕扯成音节,隐没在永不消失的白噪音里。


古铜色的圣诞球。被风灌满的黄色橡胶手套。作出噤声手势的指骨。蚊帐做成的婚纱。三千米深的海床上一只亮着屏幕的手机。亲吻雪花的鱼。


试管里的猫毛。月亮做成的路灯。无边的梦境里在原地奔跑的汉服少女。十万公顷森林中央一只翠鸟的呼唤。残垣上的咖啡罐。深夜的自动售卖机。

一粒灰尘裹在被子里。


多一个名字就多一份契约吗?如果我撕碎所有的纸张只当作下场雨?我的仓库里还剩些什么?拆完之后我能带百分之多少的自己走?需要多少礼貌和微笑才能买足生存需要的氧气?……请尽管造出最大的声势,跳最久的舞,付尽价格直到掏出每一块骨头,在这个球体上蚂蚁一般四处奔逃。


并非人间不值得。只是世界不在乎。

评论
热度(5)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