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TOS】午夜零点的时候他们在干什么

突发奇想的TOS舰桥组段子,流水账日常。CP见tag。

——————————————————————————————

  整艘船都很安静。固定的三班次执勤制度让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时区,而公共区域的灯光终年维持在稳定而有些暗淡的程度上。β班次的船员正陆陆续续从舰桥和各个岗位上下来,生活区的走廊里满是来来往往、神色略带倦容的男女。


  Jim关掉电脑,向后伸展着叹了口气。他今天执勤结束后忘了调设定温度,而为求活动方便而换上的便服有些薄,舰长打了个喷嚏,决定让电脑把空间弄得暖和些。今天下午本来是和Sulu约好尝试学习击剑的时间,但α班次结束时舵手从椅子上站起来转向他,一脸温和歉意地说忽然有事今天的训练得改期。并没多问,Jim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一个人慢慢踱回舱室。他在去找老骨头喝一杯和练练日常体能之间犹豫了片刻,最终决定先把上一次任务报告的整合提交做完。

  ……没想到一做就做到了现在。背上靠下部分的肌肉隐隐酸痛起来,舰长随着清脆的骨节咔咔声站起身,自虐似的扭动了几下,直到所有的声响都响完。他挪进浴室,在淋漓而下的热水中暂时闭上了眼睛。


  医疗湾的试验台前站着一位全神贯注的瓦肯人。

  Spock深色的眼睛盯着第一批物质的数据,手边塞满了不明液体的医疗仪器正发出细小的嗡鸣。早些时候发现科学站的分析仪不足以满足实验精度的瓦肯人曾向首席医疗官提出征用医疗湾器具的要求,而后者正困扰于前一晚失眠带来的头痛,只来得及和他争论了十分钟便撑不住回房休息了。几乎难以捕捉的噪音慢慢止息,Spock调出分析页面,目光在两组结果间来回逡巡。

  有趣,瓦肯人心想,这种矿石中提取的物质似乎对某些物种的激素分泌有意料之外的影响,而且随浓度降低而波动式改变性状。他随手拈出一支分析皿,透明而薄的容器中微凹的液面正隐隐泛着蓝光。


  Scotty在手掌间抛接着一个看不出形状的小玩意儿。他姿势随意地靠在床头,一盏角度奇异的小灯精准笼罩着他视线所及的区域。

  Chekov从收发站捎来的学术杂志摊开在略为靠后的一页,他一面迅速地移着视线,一面再次用指尖拨开手里结构的开关。不远处的桌上静静竖着一个亚空间通讯频率检测仪,黑黢黢的显示屏上一线红色平静得像死水一般。轮机长咂出一个惊讶的短音,伸手摸过小工具箱的边缘,将它朝自己拉过去。

  二十分钟后,整点报时声将他从思路中唤醒。轮机长抬眼看了看时间,顺手将拆了一半的装置丢在床头矮桌上,合起工具箱斜靠在床边,起身倒了半杯循环机中的水。味道不怎么好,他皱了皱眉,大口咽了下去。


  通讯官的房间已经熄灭了顶灯。Uhura将换下的制服叠好放进清洁机,右手从发间拆下最后一枚卡子。长袍的边缘扫过脚背,她逆着夜灯的光线,慢慢走到书架前。纸质的读本通讯官珍藏了不少,特殊的处理手段使书本停留在被处理时的状态,再往后漫长的时光里一直维持着每一个细节的原样。Uhura静静端详片刻,在书脊间轻快游走的手指最终抽了一本讲猎户座种族文明的旧书。这本是她很喜欢的,内容熟悉文风稳健,适合拿来当睡前读物。黑暗中,散发着制式洗涤剂气味的床铺显得柔软而诱人,她躺上去,略微调亮了光线。

  困意袭来之际,手边的PADD忽然亮起。通讯官将书放下,半阖着眼阅读起Scotty叙述自制通讯仪实验失败的短讯。

  Acknowledged,她微笑着回复,and sweet dreams.


  娱乐室的隔间里,舵手和领航员的电影正放到尾声。

  舰上空间紧张,被压缩功能的娱乐室空间便分外狭小。Chekov抱着PADD缩在Sulu从房间带来的毯子下面,头发蹭得凌乱,眼也不眨地盯着不大的屏幕看。浮动的荧光照亮了他的侧脸,睫毛投下一小片暗色丛林。目光也锁在屏幕上,Sulu拽了拽被他卷走大半的织物试图在狭窄的座椅上盖住膝盖,却不得不以失败告终。

  当电影终于落幕,他们等到那句“此故事基于现实改编”抖动着停在屏幕中央,Sulu才终于从连着打哈欠的Chekov手中扯回毯子的一角。出于疲劳,年轻的领航员伸手揉起眼睛,却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低着头的Chekov喉间冒出一声含混的疑问,就感觉到另一只手覆在他的面颊上。

  舵手轻轻压着他的眼睑,摸出一小瓶透明的人工泪液。


  刚从混乱的梦境中脱出,McCoy直起身,心烦意乱地揉了揉额角。

  梦中的景象开始以光速模糊并消失,翻搅成一团的情绪随之化为难以言明的烦闷。并没有试图回忆梦境的内容,他踏下床,脚步不稳地摸向旁边的桌面,把自己摔在硬邦邦的椅子里。

  失眠和噩梦的原因都有太多种组合。暂时丧失思考能力的首席医疗官只觉得耳边满是虚幻的鸣声,他冲虚空挥了挥手,却无法赶走任何烦人的事物。本想早早上床补充昨晚未能得到分毫的睡眠,却没想到再次被衰弱的精神状态纠缠。又或许是意料之中,McCoy意识模糊地想,那个该死的蓝皮肤精神控制种族真该好好学学什么叫做礼貌。

  现在还没人知道,此时此刻Spock在医疗湾的新发现将在20个小时后演变为缓解他糟糕症状的极大助力,进而造福未来每一个因类似事件受害的星联军人,最终在十八个月后将第三座医学年度成就奖送到他手中。

  底座上并排刻着两个本舰高级军官的名字。

  -FIN-

——————————————————————————————

嗯没错我们的舵手就是鸽了舰长去陪他家Pasha的……

评论(6)
热度(49)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