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授权翻译】过去与未来(下)[完结]

AO3授权翻译,涉及配对是TOS的spones和AOS的mckirk。

授权、原文链接和前两部分走这里:(上)  (中)

——————————————————————————————

  Jim Kirk在第二天造访了大使的家。应瓦肯人的要求,McCoy会留宿一段时间以便解决问题。虽然理解Spock也许希望能与他久别重逢的老友独处才拒绝了任何形式的帮助,对于年轻的舰长而言压抑自己的不耐烦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大使亲口向他承诺老骨头不会遇到任何危险,他也需要亲眼看到他完好无缺的模样才肯罢休——而且越快越好。

  他现在就想把他弄回来,而不是等着Spock演完重逢的一整套戏码。

  Kirk不知道既然现下两个宇宙已经产生了联系,老者是否会和他的朋友一起离开。虽然他有些时候确实惹人恼怒,舰长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会很想他的。

  前一日他曾指责Spock向他们隐瞒这一秘密的行为。毕竟大使自己承认他记得这件事的发生,他应该必然知晓它会发生在将来。提前警告他们才应该是正常的行为。Spock则回应道虽然他认出这里的McCoy像是那位曾意外从纳罗飞船传送上舰的陌生人,他并没有证据推确认那就是同一个人。平行宇宙万万千千,而他的医生回归原位后也从未向他提起曾见过年迈的自己。

  Kirk怀疑他早已料定所有事,只是不曾告知他们而已。

  进取号仍然在轨道上巡航,等待着他们的归来。纳罗人仍然在星联的空域内,等待着被予以反应。但是一旦知晓他们与此事可能毫不相干,kirk便发现很难再给予自己的注意力了。

  太阳刚刚露头的时候,Kirk站在了大使家门前。他自己的Spock跟在身后,少见地沉默寡言着。空气正在回暖,夜晚的最后一丝凉意褪去,昭示着漫长而炎热一天的到来。舰长并不希望在如此早的时候扰人清梦,但立即发现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在他考虑如何发出自己已经抵达的信号之前,大使已经为他打开了门。

  门后之人用冰冷刺骨的眼神迎接了他们。

  Kirk无意识地眨了眨眼,视若无睹似的向瓦肯人打招呼。他的Spock举起手行瓦肯礼,但令人惊讶地并没有收到同样的回应。

  “McCoy在哪?”进门还未坐稳,Kirk便问。

  “医生还在休息。”Spock简短地回答。

  “哦,好吧。我想我们是来得有点早,”Kirk承认道,开门见山地提起拜访的目的,“你找到解决方法了吗?”

  “找到了。由于目标的明确性,解开时间-空间的乱流并不是什么难事。能够反向消除这一效应的过程将会在一个特定的时刻出现。”

  “什么?真的?”虽然一心期盼快点找到症结所在,Kirk却没指望结果来的这么快,“那个时刻在什么时候?”

  “40.73地球时之后。”

  解除了之前前倾的紧张坐姿,Kirk靠回到沙发上:“不能再早点吗?”

  这一次大使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更久,但那凝视的温度并没有升高。“我很遗憾你与朋友的重聚得再耽搁这一段‘相当长’的时间。”他的声音很平静,听起来毫无感情,但话中之意已经十分明确。这是一种年轻的Spock尚未掌握的技巧。Kirk咬了咬嘴唇,决定闭嘴。

  “我要向您道歉,”他的大副忽然开口,“我未经允许便入侵了您伴侣的思维。这一举动在当时看起来具有必要性,但我承认总体而言它并无益处。我没有可辩驳的借口。”

  大使的眼神和声音慢慢沉了下去:“你需要道歉的对象是McCoy医生,不是我。”

  至少他又肯和Spock说话了,Kirk心想,大脑中艰难地消化着“伴侣”一词。

  年轻的Spock点了点头。但那一天中他并没有得到道歉的机会——年迈的瓦肯人在McCoy醒来之前便礼貌地请他离开了。大使与他的朋友(伴侣?)将在一天后登舰,以保证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回到纳罗飞船处等待那一时刻的到来。从引擎故障到被迫与克林贡人交战,被五花八门的隐患纠缠着思绪的舰长等不及要离开。但他觉得此时沉默是明智的选择。

  在他们沐浴着令人不适的暖空气回到交通工具的路上,Kirk转头看向Spock:“他的伴侣?”

 

  Leonard醒来时已日上三竿。Spock调低了屋内的温度以使他感到舒适,但他看起来状态仍然很糟糕。他将自己拖下床,在冲凉和一杯热咖啡之后终于恢复了清醒。知晓他昨夜强加的治疗对这一情况需负一定责任,Spock只是沉默着。

  Leonard望着他,就像能看到他正在想什么一般。

  “谢天谢地,”男人叹了口气,“我等不及要回家了。”

  瓦肯人不说话。

  “Spock?”Leonard道,不借助连接也感到了他的消沉,“怎么了?”

  “没什么。我理解你想要回去的迫切心情,只是遗憾我可以与你相处的时间过于短暂了。”在他自己的时间线里,他绝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个他离成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Leonard在将下一口食物送进嘴里时犹豫了片刻,将叉子放在盘中。Spock知道今早他没法再进食了。医生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满是疑惑不解。

  “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我会陪你前往进取号,在你回到原来宇宙的时刻分别。”

  “但……为什么?你不想回家吗?你与我都属于另一个宇宙啊!”

  “我属于那个宇宙,但不属于那个时间,”Spock轻声道,“年轻的我已经占据了位置。”

  “但这个时间线里也有一个Spock在啊,”Leonard争论道,“我确定我们可以想办法把你送回真正的家的。我们已经经过这么多——”

  “现在,这里是我的家。”Spock打断了他。他缓步绕过桌子,在医生身旁站定。他握住人类的手,感受着掌心的凉意。“这里有我的位置。我来的那个时空已经没有值得回归的东西了,而这里的Spock,”他加快了叙述,看着悲伤在蓝眼睛里蔓延,“并不说明问题。他与我并不是同一个人。”

  气氛一转,这句话引发了男人的调笑:“这倒是真的。我就等他长出胡子来了。[1]”

  尽管对平行世界的自己充满不快,Spock还是觉得应该客观地为他辩驳一句:“他对他的舰长很忠诚。就像我曾经一样。”

  “只不过他的舰长并不太像我们的。”

  “他比你想象的要更接近Jim。他那时的举措不为你所理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和这个宇宙的McCoy彼此相爱。担忧使他行为鲁莽,急于逼供唯一的嫌疑人。舰长在此情况下的行为并不令人欣赏,但我们的Jim Kirk也有冲动行事又事后悔过的时候。”

  Leonard只是盯着他看;Spock甚至不知道他是否听见了后面的几句话。

  “相爱?Jim和一个男人?Jim和另一个我?”他重重地靠在椅背上,“这能让我觉得他更贴近Jim吗?你不觉得这么说很荒唐?”

  “没有你想的那样荒唐,”Spock微笑道,露出当天的第一个笑容,“我发现你对此事并没有过激反应,在我向你透露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之后。”

  “是的,但这是因为——老天,Spock,你不知道……”他的话断在一半。Spock倾身吻了他。

  “事实上,我知道,”他说,再一次付以亲吻。Leonard回应起这个吻,起初犹犹豫豫,但之后热情见涨。忽然间,他打断了两人。

  “该死,Spock,”他咒骂道,“我感觉就好像背着你出轨。对象还是你自己。但我们现在还没有建立关系,而你还是你。”他呻吟道:“还说荒唐事见得不够多呢。”

  “确实。”Spock应道,感到一丝愉悦。他站起身,回到餐桌的另一边。“说回原来的话题,我只是想你别太快对他们下定论。他们太过担心而已。我自己也可能做出一样的事。”

  “你不会。”

  “我会的。如果我确信你身犯险境,我会打破任何道德标准来确认你的安全。”

  “你不会的。”Leonard声音坚定。而Spock开始默默地收走吃了一半的早餐。

  “我在卧室中为你准备了适当的衣物。去穿上吧,我想带你看看我的家。”

 

  这次参观持续至夜幕降临,中间还乘了空气动力车前去游览城市。Leonard感兴趣地记下了一切展示给他的东西,但时不时Spock便能注意到他神情中的一丝哀伤。

  “这就是剩下的全部了?”他在回到车上的时候问道,“所有的瓦肯人,在这样一座小城里?”

  “是的。”

  Leonard沉默了片刻。他并没有试图安慰他,在一个星球与大部分种族人口的灭亡面前,言语显得太过单薄。Spock并没有提起他母亲的死亡,也没有提起他是那场巨大灾难的源头。

  他为人类准备的瓦肯长袍看起来并不合身,而医生也穿不习惯。很多年之后Leonard才愿意在特定的场合穿这样的衣服。而今天,他迫不及待地在回到Spock屋内的下一刻就脱掉了它们。Spock也前往卧室去除了身上衣物中的几层。最终他坐在床边,身体陷进布料内,脱掉了靴子。

  Leonard用他早已熟悉的那种视线看着他。“你累了。”他观察道。

  “是的。”Spock承认。

  “我以为瓦肯人能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呢。”

  “年轻的瓦肯人,Leonard。我已经很老了。”

  “当然。”Leonard轻声道,毕竟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忽视的事。

  让Spock意外的是,人类在他的身边坐下,抱住了他的肩膀直到两个人半躺在床上。当Spock放松了自己,将头枕在另一人腿上时,他被上一次他们如此亲密接触的记忆霎时间席卷:那一天,Leonard是垂垂老矣的一方,脆弱得仿佛并非实体,而Spock将他抱在怀里,内心清楚他们的时光已经到此为止。

  而现在,Leonard的怀抱也只剩下最后一次。十小时之后他们便会踏上进取号。二十五小时之后,Leonard将离开这个宇宙。他们永无再见之日。

  “我们一定已经离开很久了。”Leonard语调柔软,明透得像一面镜子。他们之间还没有能够传递这样复杂想法的连接——这仅仅是一个巧合而已。“Jim和我还有其他人。”

  “是的,”Spock应道,“留下我一人……已经很多年了。”

  “你继续往前走了吗?”

  “是的。”

  Spock能感觉到Leonard思绪万千地点头:“那很好。”

  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开来;这沉默显得有几分凝滞,片刻过后Spock意识到这是Leonard在思考。

  “这个地方,”他说,“这个时间和这些人,并不是我继续往前走的佐证。我无法用任何事物来代替你。”

  “我并没那么想,Spock。”

  “是吗?”Spock抬起头,Leonard坦诚地迎上他的目光。他叹了口气:“如果你选择呆在这里而不是回到你原本的世界,它一定给了你什么东西,就算你不能再在宇宙中穿梭、拯救世界。我只是不忍心丢下你。”

  他们并没有打开灯。房间随着下沉的夕阳暗下去,而Spock牵过人类的手:“这里确实给了我一些东西:它给了我一个目标。这里需要我。原来的世界也曾需要我,你离开后我也并非没有朋友。但现在这里是我的家、我的目标,我不会放弃它。这个世界的我们并不是重要因素,我们不常见面。”他没有提到,有时看着那些他在原先的世界已经失去过的朋友让这份生活更加难以忍受。他犹豫着是否要言明继续往前走的生活已经与原来完全不同,或者他也从未找到另一个可以一同分享它的人。最终他否定了这个念头。

  “我们应该睡了,”他说,“在明晚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们不会再有机会休息。”

  每一秒流逝的时间都像金子一样珍贵。Spock不想将它们浪费在睡眠上,毕竟此时此刻去不复返。但是他的身体叫嚣着疲惫,而Leonard温暖的手臂正紧挨着他的。

  他们一同坠入梦乡。

 

  大使和医生卡着时间传送至进取号,误差不超过一分钟。Kirk有些紧张并随着时间经过越来越紧张,但最终他并没法抱怨什么——他们守时得十分严苛。

  所以他放弃了抱怨,转而利用机会向McCoy为之前不友好的行为道歉。医生以令人意外的风度接受了致歉,甚至带着些幽默的口吻,被一贯的讽刺掩盖其下。Kirk现在完全能在他身上看到老骨头,只要他愿意去寻找。但他仍然急切地想寻回他的医生,因为回忆种种他们平安归来的传奇冒险并不能让他在看到医生本人毫发无伤之前放下心来。

  他的科学官站在后方,完全没有上前致歉的意思。但是年迈的瓦肯人似乎并不介意,而McCoy只是粗略看了一眼,便随他一起消失在大使惯用的客舱方向。

  Kirk对于思维融合可能带来的麻烦并没有太多了解。老Spock曾经融合过他的思想,他的Spock也曾融合过那么一两回,并没有让他感到不适。不过那也是两方情愿的,而非用于刑讯。当他向Spock询问此事的时候后者解释得并不详细,但他的脑子完全被伴侣这个词占据着,也没有强求答案。

  Spock和老骨头。多么奇异的一个组合。

  Kirk并不打算干涉两人的隐私。他很快回到了舰桥上,确定他们准确快速地向纳罗飞船靠拢。他本以为两位客人会待在房中珍惜共处的时光,于是当他两小时后在去轮机室的路上碰到他们时显得很是惊讶。两个人亲密地交谈着,分享两艘进取号之间的不同。

  明显地,Spock在带着McCoy游览这艘船。

  舰长看着他们从远处慢慢走来,明确意识到他的存在。他为两人间从容自在的亲密感到惊奇,那种流露在随意接触、交谈、行走方式中的密切感昭示着长久的相处和透彻的相互了解。他的Spock曾向他解释大使的态度很明显表示出他与医生之间更为深层的关系,而Kirk作为一个非瓦肯人以及对此事持保留态度的保守者,并没有看出来。他眼中的是一份亲厚的友谊:两人足够了解对方以至于可以绝对舒服地相处,哪怕在吵架时也是一样。对他来说,只是远远看着就已经足够奇怪。虽然他的老骨头和Spock互相尊重着在这几年中也产生了一种相似的友谊,他们却从未如此放得开,最终还要依靠Kirk来连接他们。没有他,这两个人也许都不会主动向对方搭话。

  看着他们亲切愉快地相处有些让人不安,舰长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另一个宇宙的他自己将如何在其中自处。从他与老瓦肯人的思维融合中Kirk知道,他与那位舰长曾经非常、非常亲密。所以也许他应该转而考虑McCoy在那份关系中的位置。也许在那个宇宙中医生是Spock的爱人而Kirk是他的朋友,而McCoy和舰长之间并无交集。

  舰长开始意识到他对另一个宇宙其实一点都不了解。

  “问一个问题,”他听见McCoy问Spock,“希望你的回答不会引起时空混乱。”

  “我尽我所能。”Spock似乎有些模糊的笑意。

  “纳罗人,”McCoy道,同时Spock以一种相似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方式挑起一根眉毛,“他们是无害的,对吧?”

  “是的,”Spock点头,显然不觉得这部分信息可能威胁到未来的存续,“他们只是经过我们的星系。他们只是出于礼貌才宣布自身的存在并向他们眼中星系的管理者要求通过许可。如果他们没有这么做,我们可能完全不会发现他们是否存在威胁。如你所见,他们无法发声的语言让交流十分困难,但这种困难是可以克服的。在你回去的时候,他们应该已经准备好继续他们自己的旅程了。”

  这个宇宙中的纳罗人显然那都别想去,毕竟六艘荷枪实弹的星联飞船正包围着他们。不过这里的纳罗人是否像Spock口中的那些一样温和友好也是没人能保证的事。

  “所以我们的人没有将发生的事怪在他们头上了?”McCoy问。

  “没有。由于具备一定的跨维度旅行经验,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症结所在。”

  Kirk不知道这是否是对他过激反应的谴责。但毕竟,自己以前并没有什么宝贵的跨维度旅行经验。

  “从现在起2.7小时后,年轻的我将会发现解决办法,”Spock道,“2.9小时后他们将会通过与来时完全一致的坐标把另一位McCoy医生送到纳罗飞船上,再传送回进取号。”

  “哦,”McCoy点头,“这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特定时刻了。”

  “没错。”

  “如果我没有同时传送过去的话会发生什么?”

  “不会发生什么。他将会安全回到进取号,只是仍困在错误的宇宙内。”

  “所以重点是,我们能回到原本的地方是因为你记得什么时候传送。它能够奏效是因为这件事已经发生过了。”

  Spock只是回以微笑,几乎是俏皮的。

  “我得承认,”他说,“我不确定修复这个错误是最优的选择。毕竟这是一个好机会,既能留下一位能力出众的医生还能摆脱你。”

  McCoy喷出鼻息:“如果你想摆脱我,我可以问问年轻的你愿不愿意交换。这样每个人都得偿所愿。”

  “时空的平衡不允许我们这样做。”Spock道,听起来有几分遗憾。

  “当然了,Spock。”

  “无论如何,最终我得到的结论是你的回归对舰上特定的成员来说十分重要,所以事情还是回到它原本的样子比较好。”

  “舰上特定的成员,Spock?我不知道你还能这么浪漫。”

  “我的本意是说舰长,”Spock道,“他很明确更喜欢他习惯的那个Leonard McCoy,虽然我能找到的理由仅有两条:另一位医生并不如此骨瘦如柴,而且还高些。”

  McCoy忽然微笑了。

  “他难道觉得自己的男子气概会受到威胁吗?”医生露出牙齿,“从你刚刚说的那一堆事情中,只这一件我能信上三分。”

  他的注意力从Spock转向Kirk,就像刚刚发现他的存在似的:“你好呀,舰长!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他有弹性地踮了踮脚,仍然挂着微笑。

  Kirk本不想翻白眼,但实在是没忍住。

  近2.9小时之后,Spock大使看着他过去与未来的爱人站在传送台上,开心地准备好被传送回去。Leonard没有说话,只是一直将目光投在Spock身上,直到传送机的光束亮起,将他单薄的影子替换为一个更加高大、强壮的形态。那是James Kirk的爱人,刚准备好回家。Spock的神情空白着,在传送完成后立即离开了这里。

 

  “我不喜欢这样。”一分钟前Leonard曾在他耳边低语,那时的他们还未分别。Spock只是回应道:“我知道。”然后在所有人面前给了他一个吻。

  他们并没有说再见。Leonard将会再次看到他,那个年轻的、不愿承认医生不在的时间中如何饱受困扰的自己,那个最终同完全意料之外的人共同探索了广阔未来的自己。

  他曾说出口的那句再见早已尘埃落定。

  -FIN-


译注:[1]长胡子的Spock是原初镜像梗。

———————————————————————————————

跪在玻璃渣上舔糖的译者哭着翻完Orz

总觉得结尾这里大副就像一场温柔梦醒,补全的传奇放回收藏陈列架,炉火仍温,骤雨未歇,余下的又只剩回忆………

谢谢点喜欢点推荐特别是评论的小天使们,有条件的也可以去给作者点点kudo。 

嗯现在翻一万多字的已经很顺手了略欣慰qaq

评论(14)
热度(57)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