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The Storyteller】讲故事的人 Part I (5)

嗯……从文件夹翻到的一点剩余。当时发现书已经有实体中文版,所以没什么动力继续做下去。但之后闲了可能会跳到祖母的部分选翻一些。

声明:

原文及人物属于作者,译文中可能出现的错误属于我。

请勿以任何形式将译文发表或转载到其他网站。

 ——————————————————————————————

  面包师的作息时间会以奇怪的方式影响一个人的大脑。当你的工作日从下午五点开始,持续直至破晓的时候,你就能听见烤炉上时钟每一分钟的滴答声,能看见阴影里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你会变得认不出自己声音的回声,开始觉得你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人。我相信大多数谋杀发生在夜晚是有理由的。对于我们这些昼伏夜出的人来说,我们的世界与别人完全不同。它更加脆弱和不真实,就像其他人所处世界的一个复制品。

  我已经晨昏颠倒地生活了太久,当太阳初升时入眠、黄昏时醒来于我一点也不难。大多数时间里,再次回到每日面包开始工作前我能得到六小时的睡眠。成为一个面包师意味着接纳一个游离于边缘的存在身份,这是我求之不得的。我平时所见到的人都是些便利店的店员,过路式Dunkin甜甜圈店的收银员,换班的护士之类。当然还有Mary和Rocco,每天在我进店不久之后就关起店门的人。他们把我锁在店里,就像对待侏儒故事的皇后[1],不为数清粮食的数量而是为了在早晨之前用发酵烘焙的面包填满货架和玻璃柜台。

  我从来不是一个乐于社交的人,但是现在我更加主动地选择一个人待着。这样的安排很适合我:我自己默默的工作;Mary在前台和顾客们其乐融融地聊天,把他们变成忠诚的回头客。而我躲起来。

  对我来说,烘焙是一种冥想的形式。切分庞大的面团、目测出正好合适的重量、做出完美的面包,我从这些事情中获得愉悦感。我喜欢长棍面包的面团在我手下成型时蛇一般的颤抖。我喜欢在我第一次用力挤压之时正在发酵的面包发出的叹息声[2]。我喜欢一边在拖鞋里蜷起我的脚趾一边左右伸展着脖子,手下编出漂亮的扭结。我知道我不会被打扰。没有电话,没有访客。

  当Mary回来结束营业的时候,我已经准备好投入今晚例行一百磅面包的制作了。我把浸在面粉中的双手冲洗干净,摘掉工作时拢住头发的帽子,走到店铺的前台。Rocco把他机车外套的拉链拉上。透过平板玻璃的窗户,我看见酷暑下的闪电穿透昏暗的天空。

  “明天见,”Rocco说,“除非我们死于梦中/多么奇妙的终局。”

  我听见一声吠叫,才发现面包房并非空无一人。仅剩的一位顾客是Weber先生——我曾在缅怀小组遇到他——和他的小狗。Mary在他身边坐着,捧着一杯茶。

  看见我,他缓慢地站了起来,略显尴尬地浅浅鞠了个躬。“又见面了。”

  “你认识Josef?”Mary问。

  缅怀小组就像AA制那样——你不能未经某人同意就把他说出去。“我们见过面,”我简洁地答道,把头发晃到前面挡住我的脸。

  他的小腊肠犬跑过来,舔着我裤腿上一点面粉的印迹。

  “Eva!”他责备道,“听话!”

  “没关系的。”我说,蹲下来拍了拍小狗的脑袋。小动物从不会直盯着人看。

  Weber先生把手腕上缠绕的狗绳放了下来,歉意地对着Mary说:“我耽误你回家了吧。”

  “完全没有,我很高兴和你呆在一起。”Mary低下头扫了一眼老人的马克杯,咖啡至少还剩四分之三。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说出下面的话。毕竟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但是它就像连绵的雨幕一样倾泻了出来。

 

译注:

[1] 侏儒(Rumpelstiltskin):是个出名的角色,以狡猾奸诈为特点。他最初是出现在格林童话全集的一篇故事里,译作《侏儒妖》,那篇故事里原来接受侏儒帮助的女孩子后来变成了皇后。

[2] 第一次用力挤压之时正在发酵的面包发出的叹息声:就是面团发酵起来,进炉子烤之前要用力揉,让面能裹住发酵产生的气体,这样烤出来才会松软可口。

评论(4)
热度(3)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