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TOS】最后的远方(下)

被Anton的89-forever惹到大哭……

平个坑,舰桥全员拟树,chulu和铁三角无差。

前文链接见评论。

——————————————————————————————

4. 

  晚上十点四十七分,气温7℃,西南风3.5级,晴。月相为满,于东。

  这就是Chekov成年前的最后一轮满月了。

  刚从漫长的白天中苏醒过来,年轻的树正悠闲地舒展着根系。一束光芒四下游走,一头撞上土壤中的触须,倏忽不见。随手探测了日常数据,Sulu正预备照旧用失去光合作用的废叶记下,却早有一丛嫩绿的叶子递到了眼前。

  “Mr. Sulu”,一旁的小树轻声叫他,“你昨天答应过,今天用我的。”

  少年的力气不小,努力地把枝条往他面前凑。舵手正一圈一圈扩大着循环范围的光芒恰巧流过他靠近的地方,金黄色的亮度从缝隙闪现出来,映得那丛小叶透出半透明的叶脉来。

  他明明是说如果你身上出现了停止光合作用的叶子的话……Sulu不禁挂出个无奈的微笑,低下头温和道:“Pasha,它们还要长的。”

  小树缩了缩,却仍低声辩解着:“但是我下个月就成年了呀!舰长说了,成年之后我就可以自己做研究实践了。”

  “你当然会的,”Sulu侧身从自己身上捋下一把叶柄硬脆的残叶,一面记一面对他说,“留着那些叶子吧,等你的光芒觉醒了,你会用得到的。”

  一连七天,Chekov用根系捕捉光芒的尝试第十五次宣告失败。像这样的时刻他已经积攒了很多,而稳稳转着金色的舵手只是安静地在旁边看着,在他消耗过度的时候温柔又坚定地拦住他。今晚格外的冷,少年绷紧了全身的组织和自我抗争良久,还是决定暂时放弃。

  土地中的白光是由死去树木的光芒变成的,Spock先生给他的书里曾经这么说。树的生命走到尽头之后,曾经在他们身体里扮演着生命的光芒会变为能量注入土地。那些穿梭的细小亮光有着和他们生前一样的温度,有的灼热,有的温暖,有的带着海潮般清新的凉意,在他们终其一生热爱的地方重新结合进鲜活的现世。

  那些光芒不是单纯的能量源。在生与死的界限之前,流淌在枝叶间的也不仅仅是血液和精神。

  Chekov觉得,它们是灵魂。

 

5. 

  很少有树在这样早的时候思考这些艰深的问题,而Pavel Chekov是个例外。他很喜欢与Kirk和Spock待在一起——前者的灿烂金色永远让人心向往之,而后者总对他层出不穷的问题有着惊人的耐心。他们的讨论总是从光开始,经过一些补充知识的传授,再或快或慢地滑向精确谨慎的计算和狂野飘忽的预期所交织出的未来。McCoy总是向舰长抱怨,Spock快把这孩子教傻了,Jim你也由着他们来,而这种半是担忧半是保护式的情绪终于在他因为试图提前唤醒光芒而掉了三分之一叶子的时候到达了顶峰。

  他才十七岁!医生的蓝光愤怒地在每一条树枝的末端闪烁,你们不能带着他这么乱搞!

  我不得不承认,医生的抗议是符合逻辑的,舰长。避免此类情况再次发生的措施应当立即受到采用。

  你总是能治好他的嘛Bones,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他躯干的裂口上,灼热地维持着他摇摇欲坠的能量平衡,你也是Spock,轻松点,别吓坏了这么优秀的年轻人。

  医僧我错了,被长辈们威压迸出的火花差点没点着的小树战战兢兢地探出头,舰长,Spock先生,我保证所有的实践研究都留到我成年以后,我不会再犯了。

  McCoy还在一边念叨着“还所有的实践研究等你研究完血都流干了”之类,而Chekov悄悄地舒口气,一抬眼便正对上了另一团光芒。

  舵手就站在几米远的地方,正探着身往他的方向看。怕是赶得匆忙,他的一大半根系还拖在外面,乱糟糟地缠着泥土,黄光紊乱地在其间流窜。几乎同样狼狈的树与他视线相撞,似乎同时意识到了这兵荒马乱又劫后余生似的情形,便莫名其妙地一同笑了起来。

  他俩的笑声越来越大又渐渐止息,催得这一方小小天地金光乱闪,激得刚放下两秒心的医生手忙脚乱,惹得受伤凋落的叶子铺了厚厚一层地毯。

  我的灵魂是什么颜色呢,望着天空,十七岁的Chekov第九百九十九次问自己。

  他想,也许等见过了足够多的星星,就总能得到答案吧。

  -FIN-

——————————————————————————————

 @寒暑旦暮  @乙酰辅酶酥  @这是一只抽屉 

其实最早的设定是个很大的故事……大家是树形的智慧生物,那个岛就是他们的船是真的可以勇入无人之境的神展开……不过就这样吧。

大家都知道小熊也会觉醒成和Sulu先生一样拥有温暖的金色光芒的树的~

小天使去往群星了,我们下个坑见!

评论(7)
热度(6)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