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日常】记在美帝沿途遇见的

仅作日常记录,请勿转载或转出lof平台。

———————————————————————————————

这次在美帝一共住了三家airbnb,打了无数uber,遇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人。

uber遇到的大多是黑人小哥。他们大多热情可靠,非常乐于跟乘客闲聊。我这次随身有一只特别沉的大箱子,但每一个司机都非常耐心毫无怨言地帮我扛上扛下。这点一部分归功于uber的评价系统——而且因为一直很满意这次出来基本我都打的五星。司机们都蛮可爱,印象比较深的想说其中四个。

第一位是我在纽约第二天从市中心酒店搬到布鲁克林民宿叫uber遇到的。因为酒店门口白天是一条巨大的步行街,交通非常堵而我和随行的姑娘又实在拖不动行李,所以上车之前跟司机打了三个电话商量接载点Orz。过来的是一个黑人小哥,初见感觉这人非常眼神死,但听他用公事公办的语气介绍完车上的全套装备的时候我已经想笑了——水,口香糖,巧克力,果汁,纸巾,各种音乐CD以及失传已久的戒指糖。我说play whatever music you like,然后剥了一只蓝色的戒指来吃。小哥说这一大盒戒指糖是他跑去一元店买的,现在这工厂已经不生产所以也会越吃越少,并且对糖果公司关停这条生产线的行为给出了"mean"的评价。他之后基本一直在跟同行妹子聊天,最后两个人还互关了facebook23333。可以看出来是个很怀旧的人。

第二位是飙车送我们到大巴站点的黑人大叔。我买了下午六点的车票,后来发现非常不明智因为是rush hour。我们打上车的时候已经五点二十,时间非常紧,然后西装革履打红色领带的大叔就一边说着"I'll do the best I can"一边一路超着车在几乎是六点整把我们送到了。我们下车的时候大巴就在旁边,人都已经坐满发动机都在响了。于是迅速把箱子丢上行李厢蹿上车。顺带一提,当天纽约还在下雨,所以说大叔真的非常给力。

第三位是把我们从波士顿汽车站送到订的民宿的介于小哥和大叔之间年纪的男人。当时已经是半夜,我俩都非常困,于是他一路都在口头安慰我们,说还有三分钟你们就可以把自己丢在床上啦!把鞋脱掉洗个澡,说得绘声绘色。而当时我已经被房东邮件警告过要非常安静地check-in所以并不是多期待,但他说话的方式真的让我很喜欢。那种软一点轻一点拖着音的语调,有点无奈有点自娱自乐的低沉笑声,很合夜晚的时光。他也说了之前几周去vegas玩的事,抱怨红眼航班太不舒服,以及炫耀赢了两把老虎机就从赌场战略性撤退的事迹。

最后一位离开时把我送到机场w 非常活泼健谈的性格,听说了我是中国人之后一定要给我看他胳膊上的汉字纹身。是一个“神”字,因为他信教。他平时是给小学和中学开校车的,假期出来赚点extra money。他说每天能见到孩子们感觉很好,家长信任地把他们交到他手上的感觉让他喜欢这份工作。他也说小学的孩子超可爱,不喜欢初中的叛逆分子们hhhh。然后半程都在缠着我教他中文。他会一星半点中文词,据说是跟他三岁的小女儿看电视的时候学的,然后非常执念的重复“恐龙”两个字。停到航站楼的时候非常耐心地等我一个一个找航线的标牌,说我可不想随便把你丢在哪。有被体贴到w

然后三家房东里只有第二家完全没见到人。第一家在布鲁克林,房东是位胖胖的白人女性,家里有很多个租出去的房间,东西也比较齐全。我们临时加了一个人还是她帮忙弄的充气床垫。房间有点小,床头有新鲜的雏菊。她家客厅墙上有一副油漆画的世界地图,上面扎满图钉,表示住客的来处。我在北京和老家都扎了一只。

在纽约去机场前住的那家是特别可爱的一家。定的时候只是看位置和价钱,没想到经历完全超出我的预期。也是跟房东住一起的,地下室的公寓里腾出的一小间客房。公寓被两位男主人收拾的整洁又有情调,到处是精致又恰到好处的装饰。房东人特别暖,我们到的时候坐的大巴晚了,我已经发了信息告知,没想到两个人就看着电影等我们到半夜。他从窗子看到我们往这边走,超兴奋的光着脚跑来开门,然后被男友一脸嫌弃地递上拖鞋233晚上他们先睡下之后还留了灯给我们,在隔壁房间给我发信息说留了灯你们不用怕黑,晚安。我简直被甜哭。然后隔天我自己走的,一个人打车有点不放心,就发了车牌号给房东说以防万一,结果到了之后忙着折腾行李还是他超准点地发过来信息问我安全到了没……真是被照顾到不好意思的地步了。然后房东还在app上留信息说lovely guests pleasant and nice,礼貌性的辞令也太温柔了吧qwq

以及,很多人都会说西语,人口比例确实不小。

评论
热度(4)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