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最后的日常】Diary in Yale 8-4

仅作日常记录,请勿转载或转出Lof平台。

———————————————————————————————

最后一篇身在Yale的日常了。

忽然之间觉得很难过。

今早和意大利小姐姐去了art gallery,转了四层楼也买了postcard。小姐姐是人文类专业,一直跟我脾性很相合。那之前我帮她往家里寄了一箱书和衣服,走航线要一百八十刀,贵得她十分崩溃。美国的post office基本是自助式,东西都要自己装箱封好贴胶带,我们两个人做也要容易一些。

身上感觉胖了许多,十分恐惧回国称体重。

然后昨天和在内华达州上学的中国妹子一起去了peabody mesuem。遍地都是来科普的小孩子,化石和标本令人惊叹,矿物展美得耀眼夺目。看到一方菱形锥体的sapphire,略有些深并不通透的温柔蓝色,贴着Yale bule的标签。正如意大利小姐姐所说,美国人很擅长强调一件东西或事情的重要性,她曾去卢浮宫参观,觉得那里珍宝遍地但并没有这边的博物馆这么会造势。art gallery里面整理安排的很恰当,展品之间留着恰到好处的宽阔空间,是一个总体来讲逛起来赏心悦目的博物馆。

昨天下午从博物馆出来,天气暖热阳光耀眼,我在DD买了甜食和一杯冰茶,和妹子一起在纽黑文的central green躺着闲聊。聊到有一搭没一搭就躺平睡觉。我喜欢这个城市里随处可卧的草地,敏捷呆萌的大松鼠和呼啦啦满天飞的灰色鸽子。

周二早,我的Energy的pre仍算成功,下午就professor提出的一个问题查了好久资料,回了一封长长的邮件。然后我点进系统,发现我把它发给了全班的每一个人。好吧。

这周三如约交了final paper,然后当晚跑去玩Avalon到快两点,第二天的的Energy期末十分扑街。虽然并不需要这个成绩去抵什么学分,但我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在意自己的表现。一会就要坐火车去纽约,仅剩的这几个小时我开始手足无措。

我开始加倍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

那些看着文献睡过去的夜晚,看youtube视频拖的DDL,提问时磕磕绊绊的语句。那个荒废睡着没去volunteer的周末,没提前打算没能另约采访的论文,最后一篇想每道题都写成小论文但最后还是草草结尾的problem set。

那些最后也没能熟悉起来的同课同学,更多没来得及认识的女孩子男孩子们,由于自己学习效率不高而错过的活动和聚会,也许再多见几面就能找到共同点的一群又一群来来去去的人。

我把房间收拾回只有黑色和白色的样子。

我像一株异国的植物,试探着把自己的根系在这顶尖学府的水中蘸了一下,马上就又要回到自己熟悉的那片土壤中去了。

我真的来过吗?也许只有家长的账单上留下了白纸黑字的痕迹。

我看着那些仍然在game room玩得风生水起的学生们,那些在summer session中闪电般找到男女朋友的享乐者们,那些远比我坚定已经继续朝着自己规划好的人生路径毫不停留地往前飞奔了的人们。

我想和所有人说再见,但又怕自己永远不会再回来。想谢谢所有对我微笑过的人,又极度好奇我是否曾给他们带来价值和快乐。

有些人离开这里仅像拿走一件东西,而我则像搬离貌似寄居已久的巢穴。

最后的这一点时间让我贪婪如饕鬄。

Here's where everthing happens.

15:12 8-4

于MC I43B-A

行李旁

评论(1)
热度(3)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