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日常】Diary in Yale 7-14

仅作日常记录,请勿转载或转出Lof平台。

———————————————————————————————

没课的星期五。跟两个师姐去了Connecticut Post Mall。

那边是个大的综合商场,但是店并不太多,我们没找到什么适合的衣服,倒是买了一些护肤和化妆品之类的。两个师姐都很娇小,她们抱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特别可爱hhh

买粉饼的时候我跟倩碧柜台的lady聊天,试了好几种颜色和口红。她问我来美国多久了我说两个礼拜,她说but your English is fabulous!

我就说谢谢,毕竟我已经学英语十年有余了。

我想世界上可能没有第二个这么大的潮流,一个国家的许多许多孩子和年轻人花这么多时间金钱和精力去学另一种语言。成为双语者是我们其他一切道路的开端,而我们并不知道掌握英语占去的这部分人生其他的所有可能性。

今早我跟同舍的师姐去dining hall吃早饭,整个厅里没有超过十个人。于是我们就在猜想美国人的作息生态,周六周天是不是单纯用来休养生息。

Dining hall进门要刷学生卡,午餐和晚餐似乎是14刀,早餐9刀。管刷卡台的staff里有一位特别热情友善的黑人女士,每次遇到她跟他说have a nice day的早晨都是一个心情很好的开始。

昨天早上去见了professor聊final paper,她给了我一个统计yale所有建筑能耗数据的网站,应当会十分有用。她是yale的phd也是两位孩子的母亲,非常有见地而有耐心,我真的很喜欢她。我说我今天起的很早,她问几点因为由于她家儿子她的early就真的是非常非常早23333她墙上贴着她家小孩的好多照片,很可爱的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

在这里所有的空间都异乎寻常的大。

房间、餐厅、草坪、图书馆。超市里两排货架间的走道比货架本身宽两倍。这是个很容易让我忘记我想减肥的地方,因为周围的空间总是这么开阔。我走在路上或是坐在自习室,身边有大片大片的空气。

在北京,如果我想一个人呆着我得非常努力地去找一个没人的地方。

在美国,如果我想找个人作伴我只能去一个人群会聚集的地方。想一个人呆着很容易,只要什么都不做就可以,多得是地方你选。

这几天我经常在想在这种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人会是什么性格。

social skills对他们来说可能真的是很重要的技能,因为太容易落单了。不考虑语言原因,人际交往上不擅长主动的人在美国会比在中国活得辛苦得多。你不找人,人不找你,你周围只有无尽的大自然和空调的冷气。

像十分友善的印度小哥,对每个人都有直视的目光、温暖柔软的手掌和得体的自我介绍。这种人很容易有很多朋友可以选择去一起做事,最起码有很多acquintance。他是个十分生动的正面案例。

我每天都会感受到无数次语言相通的重要性。在这里我认识的人全部来自天南海北,除开ELI的人大家交谈的语速都是那种像快烧开的开水壶里水蒸气顶壶盖的速度。就算朋友们再温柔耐心,如果你总是说不出话或者词不达意,这种尴尬的气氛会把想认识你想和你social的人越推越远。

所以说最主要的是保持交谈的流畅性。不是说需要多好的词汇量和多棒的口语,只是保持自然,接受信息,反馈,然后说说笑笑。

结识朋友的途径无非就是上课、活动和宿舍。想认识新的人很难,和朋友的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未必会感觉舒适。但是好处在于,目前的短期课程使这种小团体的流动性其实很强,巧合见到的人见到第二次第三次就很容易有熟悉起来的机会。同性别有很大的优势,因为聊天起来会有更多的话题选。

这些都是表面。惯于在美国生活的人聊起来的很多话题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我一般只要微笑听着,如果是认识的人过不了多久话题就会回到课程之类的平常范围。我的感觉是,想认识很多人很简单,但是加深彼此的交集总会遇到那个由于经历不同而形成的瓶颈。

但是一般朋友而已,不就是一起吃吃饭玩玩乐聊聊学习,说到底现在我只是个暂时来国外学习的中国人,没必要一定想交个“真正”联系有多紧密的外国朋友。相比之下,认识同来的很多同校师兄师姐才是之后交流会多的人吧,毕竟人生方向有重合之处。

一般社交,我其实很少想这些深一层的东西。上个课已经累死了,休闲时间就跟自己觉得舒服的人一起玩一玩笑一笑不就挺好的吗。

9:08 7-15

于自己房间

评论(2)
热度(4)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