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日常】Diary in Yale 7-9

仅作日常记录,请勿转载或转出Lof平台。

———————————————————————————————

一个明媚的礼拜天,去纽约浪啦。

十一点多到的Ryant Park,就地野了个餐,看到了好多体型健康的灰鸽子游荡在广场草地上。试图追一只,无果。

先去了帝国大厦,没提前买票排队也就十几分钟,到86层的话门票倒不算太贵。帝国大厦的节能系统很有趣。排队的时候前面有个老太太想去卫生间,但是她只讲法语,我们手舞足蹈了一会,最后我只能拼命挥手叫那边的工作人员过来。到了楼顶感觉非常神奇,楼、人和街道都像乐高沙盘,能看到玩具一样的车缓慢地动,行人在斑马线中间时隐时现。我趴在墙边上幻想了半天从那里跳下去会是什么感觉,一时十分想长翅膀,然后悲伤地发现就算从那里自由落体也顶多只能飞七秒。

之后我跟同舍妹子去了大都会博物馆,搭地铁。纽约地铁又小又窄又脏又破,入口极其隐蔽,有的还在楼里。我们找地铁站找了好久。但速度还是挺快的,可以用信用卡买single ride,无论去哪都是2.5刀,两小时内有效。

博物馆超级棒。我们到的时候门口有人在奏打击乐,出来的时候有人在吹萨克斯,还刚好在吹罗大佑的童年。到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算算时间只有两个多小时。我们先去了埃及厅,相比之后的罗马厅东西要精致很多,棺椁的几层构造看起来比较吓人。我小时候一直觉得俄罗斯套娃又邪恶又诡异,今天觉得木乃伊墓葬跟它有异曲同工的creepy感。

然后在欧洲艺术展晃了很久,看了很多油画。我很喜欢特别擅于捕捉光影的画家,其中有一个专门展厅陈列以捕捉北部地区光影闻名的画家的画作,我站在一副渔船破晓的油画前面浑身发麻。然后去看了中世纪,各种贵金属各种耶稣受难的雕像和画作,晶莹剔透的都是水晶,而玻璃制品看起来还不够精致。有彩绘非常细致的各式鼻烟盒。

大都会里面很大,展厅一层套一层,四通八达。感觉这种博物馆都要去很多次的,想看的展可以一一记下来。

然后就搭地铁回去啦。回的路上买了一个冰淇淋,twist香草和巧克力的那种,巧克力的部分有淡淡的苦味非常好吃。回来的车上睡了一路,把安全带当枕头用,中间只醒了两次。

晚上YSS的staff们订了一堆pizza在公共休息室,我跟同舍妹子去吃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快毕业的新加坡姑娘在这边的博物馆做intern,听起来很厉害。我们聊了一会,都有感觉就是美国人的小团体文化真的很有点让人难过。虽然这是个自由的国家,但是人还是习惯于和自己的一小帮朋友一起做很多事,在dining hall的时候经常出现白人一堆中国人一堆,YSS一堆yale自己的学生一堆的聚集状态,不同的圈子之间非常难以打通。姑娘说觉得欧洲各方面都要更开放一点,比较喜欢那边的生活方式。

对纽约的整体感觉,比我想象的要悠闲一些,也可能是因为星期天的关系。街上的人也就是一般的多,但是能感觉到游客和本地人混起来的人群明显对人多适应不良,没有在国内从人群里走的时候那种济济的和谐感。楼都特别的高,人走在中间尤其感觉渺小,街道不宽,使高楼之间显得特别近。这真的是个非常多样的城市,能看到太多各种各样的人和事。

对于人际关系之类的感悟可以过几天再谈。现在我要去读个reading。

23:32 7-9

于自己房间

评论(4)
热度(2)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