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TOS无授权翻译】Spock你又pon farr了吗[4](-FIN-)

无授权翻译,侵删。TOS人设,配对为Spock/McCoy。

前文走[1]  [2]  [3]

———————————————————————————————

  年长者的情绪冲刷过他的脑海:热情、紧张、渴望、恐惧、钦慕,以及泉涌而至的爱意。这正是吸引Spock的那份温暖,让他想要永远沉浸其中的存在。

  医生的脸颊有些发热,清澈的蓝眼睛里写满了尴尬。

  “我,呃——”

  Spock对他付以人类间的亲吻,从Leonard身上传来的满足感险些淹没了他。

  他有些笨拙地退开,觉得全身的血管都烧了起来。“Leonard,我希望在我还没失去理智的时候连接你。”

  McCoy压下心中的一丝惊慌:“好吧。”

  Spock用手覆上医生的脸颊:“我会发起一个弱连接,只要帮助我们度过pon farr即可。之后我们可以前往瓦肯解除连接或者让你接受思维训练,就像我母亲曾做的那样。”

  Leonard点头:“很合理。”

  Spock能感觉到人类努力压抑的紧张感。他用干燥的手掌贴上对方的皮肤:“我从未想过要伤害你,Leonard。”

  医生微笑了。

  “我也不觉得你会,”他侧过头去亲吻Spock的手心,“但是听你说出来总是让人开心的。”

  瓦肯人将手指安放在思维连接点上。Leonard合上了眼,Spock便开始低声吟诵。

  “吾之思同汝之思,汝之意即吾之意。”

  

  满足感。Spock露出一丝放空的笑意,任凭自己享受着当下这一刻。他全身光裸着躺在山洞的地上,同样不着寸缕的McCoy躺在一边,头枕在他覆有毛发的胸口。

  医生的手搭在他身侧。Spock有种冲动,想拉起他的手指放到嘴边轻咬。Leonard的确拥有船上最稳定精准的一双手。Spock用目光巡视着伴侣的身体,检查pon farr留下的损害。

  尽管他残留的一丝神智一直在提醒自己保持温柔,瓦肯人的天性还是让他在医生的身体上留下了一些印记。脖颈和咽喉间的吻痕,背脊上的一道抓伤,和髋骨附近的一连串手印。那些手印是让他感到最为愧疚的,他的情绪过于激烈了,视觉上的刺激和身下的快感让他抓着医生肆意冲撞。这人发出的那些声音——

  他不能再想下去了。

  Spock抚摸着年长者棕色的头发,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切。他不敢相信这个宇宙将如此神奇又纯粹的一份礼物送到他面前。

  他的第一次pon farr像是一场进攻,侵略着他的思维和情感。它像一座火山一样燃烧,勃发着黑暗的怒火。而这一次更像洒在脸上的阳光,像在寒冷刺骨的天气里寻找暖意。这感觉很对,令人感到安慰。

  Spock不确定这份不同是源于不寻常的自然环境还是源于满足他预期的伴侣。T'Pring恨他,想置他于死地。她挑衅了他,让他不得不与自己最亲近的朋友战斗。Leonard自愿靠近他,满怀尊重和爱。他已经渴求医生很久了,但考虑中的很多事让他的感情变得无法出口,包括pon farr的存在。

  雨势正在变缓,预计片刻就会放晴。Spock正计算着雨停的时刻与概率,通讯器便响了。

  医生眨了眨眼,醒了过来,胳膊四下摸索试图找到这个恼人声音的源头。他打开了通讯器:“我是McCoy。”

  “Bones,雨就要停了。大雨似乎对通讯产生了干扰,但是现在恢复了。你在哪?”Kirk问。

  “Spock和我找了一个山洞避雨,我们没事。”McCoy道。

  Kirk促狭道:“你们两个还没有把对方杀掉么?”

  Spock从医生手中拿过通讯器:“否定的,舰长。我们找到了消磨时间的方法——托一种当地植物的福。”

  Leonard把头埋进他的胸口,以防笑出声。

   “雨停之后我们在集合点会合。我们将传送回去,明天再进行探索。Kirk完毕。”

  Spock关上了通讯器。他垂下视线,看向那双含着微笑的蓝眼睛。一股冲动掠过他的躯干:“怎么了?”

   “你在考虑我们还有没有时间简单来一发。”Leonard说。Spock没有反驳他——医生说的没错,且他若说谎,他也会知道的。McCoy随即从连接中读到了另一个想法,挑眉道:“你也在考虑把那个真菌带回去研究。”

  Spock僵住了一秒——他本以为自己可以瞒下这个。“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胡扯,我以首席医疗官的名义反对你这么做。”Leonard起身,将重量全部压在Spock的髋骨上。这姿势过于令人分心了。

  由于真菌的影响仍然停留在Spock的身体里,这花了他更多的精力将心思放在对话上。“这种真菌只是显露出影响我体内一些化学反应的迹象,这也许——”

  “Spock,这种真菌让你进入了pon farr期,这会威胁你的健康。我说不。”McCoy用手指戳着瓦肯人的胸口,以示强调。

  瓦肯人盯着他看,神色有些捉摸不定。McCoy抬起一边眉毛:“什么,你不会以为连接之后我们就不会再吵架了吧?拜托。”

  Spock的嘴唇上挑了几分。Leonard微笑,用手指去摸Spock的耳廓。瓦肯人抖了一下,从未有过的触感让他心情激荡。“你知道,要是我们手脚快些,也许能像你之前想要的那样再来一次。”

  瓦肯人思考了四分之一秒,决定这是他一天之内听到的第二个好消息。他明确地回应了他,将两人再度拖进一个吻之中。

  -FIN-

译注:

[1]医生这里说的是德语。

[2]filla,代指女性的婉转用语。

———————————————————————————————

啊哈哈哈哈哈爽不爽!撩大副的医生有这——————么可爱!

评论(8)
热度(35)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