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TOS无授权翻译】Spock你又pon farr了吗[3]

无授权翻译,侵删。TOS人设,配对为Spock/McCoy。

前文走:[1]   [2]

———————————————————————————————

  医生靠向岩壁,坐了下来,开始脱另一只靴子。“Spock,我被雨浸透了。反正我们总得把衣服脱掉的,这样才能用火烘干啊。为什么不干脆一石二鸟呢?”

  “Pon farr不单单关乎繁殖,医生。”

   “我已经几乎一丝不挂了Spock,请你就叫我Leonard吧。”医生将两只靴子靠向火堆。

  Spock陷入震惊之中。这个男人怎么能对这一切泰然处之?

  “我必须建立精神链接,Leonard。”

  McCoy停住了;他曲起膝盖,两只手垂在腿侧,看起来像是在沉思。“实话说,我对别人在我脑子里乱晃有点抵触,特别是经过另一个宇宙发生的那些事之后。”他抬头看向Spock,表情坦然而诚恳,“但是你帮我度过了那段难捱的日子,所以我相信这次你也会帮我的。我会做任何事来救你的命,Spock。”

  Spock的胸口一阵揪痛。McCoy只是以一位朋友的立场在说话,只是在继续扮演那个治愈者的角色,他生而为之。他越想要他,越对McCoy的陪伴、肉体和思想充满渴望,Spock就越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我不能让你经历这个。”

  医生皱眉:“为什么?我是个成年人,我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决定。救你就是我的决定。”

  “因为你并不在意我。”没能制止自己,Spock脱口而出。

  男人脸上呈现出一种让瓦肯人意外的困惑。他站在原地,身上只穿着袜子和贴身长裤:“我不在意你?你在说什么?这是我出生以来听过的最荒唐的事情——”

  Spock觉得他需要澄清一下:“就……感情层面来讲,医生。”

   “叫我Leonard。Spock,你可以自己看。”McCoy面向他,将食指和中指摆成他熟悉的姿势。

  记忆,毫无掩藏的记忆,侵入了Spock的意识。关于他父母拜访进取号的记忆,关于医生想要学习瓦肯传统敬礼的记忆,关于他们曾经经历的一百次争吵和互相陪伴着进行研究的夜晚,关于那些宁静的时光,他和Jim下着象棋,McCoy在一边看书。

  医生明白这行为对瓦肯人来说是极度的亲近,明白他摆在Spock面前的是什么样的选择。但对面的人仍然在迟疑。他会在这短短的一次连接里看到什么呢?他会发现他想要的么?

  头一次,McCoy看起来犹豫不决。他低下了头:“Spock,如果你确定不想要我这样做——”

  这就是全部了。Spock向前倾身,握住了医生的手指。

  -TBC-

———————————————————————————————

迟早被lof气死。最后一节完结走[4]

评论
热度(25)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