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TOS无授权翻译】Spock你又pon farr了吗[2]

无授权翻译,侵删。TOS人设,配对为Spock/McCoy。

前文走:[1]

———————————————————————————————

  这给了Spock绝佳的窥视角度。雨水浸泡的黑色制裤紧紧贴在McCoy身后,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吸引着瓦肯人的注意力,自己却全然不觉。Spock深吸了一口气,继而屏住呼吸。他感觉到脸上的热度,担心医生会看出自己比平常更绿的脸色。他更担心医生会注意到瓦肯人勃【什么玩意】起的先兆。

   “你在进取号上有中意的女人吗?”McCoy问。

  “没有。”Spock回应。这是事实;船上唯一对他有吸引力的人正直直站在他面前,扮演着一个令人烦心的混蛋。

  医生转身面向他:“那男人呢?”

  Spock觉得自己的脸更热了。为什么全宇宙都在跟他对着干?尽管很想说谎,他却说不出口。“有。”

  McCoy拿出了通讯器,翻开盖子:“那好,我只需要告诉——”

  “不!”Spock喊道。

  McCoy吓了一跳,从他们第一天见面起Spock说话就没有这么大声过。

  “为什么不?”McCoy问,“我只是想帮助你,Spock。”

  Spock知道这是实话,但作出回应仍然是困难的。他的情感在身体里回荡,灼热而激烈。这是渴求和恐惧并存:害怕被拒绝,害怕侮辱和死亡。他只希望医生能够不再提出问题。“这个人现在并不在进取号上。”

   “那他就在外勤小队里了。”McCoy是一位医生;他的直觉和推理都同样出色。正是他的智慧让Spock像一只被火焰吸引的飞蛾一般想要靠近他。他关上了通讯器。

  “是Jim吗?”

  尽管McCoy很聪明,Spock发现他的逻辑有时也是会出错的。“不是。”他尽力控制住声音的平稳。

  McCoy的唇角微微挑出一个笑容,他揶揄道:“是Sulu吗?噢Spock你这个老男人。”

  Spock怒视他,对自己最深的秘密被一点点挖掘感到十分恼怒。内心的不满沉出一片黑暗,紧紧地把他的心包裹起来。“别犯傻,McCoy医生。”

  他们静静相对了半刻,只是盯着对方。一个呼吸平稳,另一个愈发抑制不住自己的颤抖。在这一刻,McCoy的大脑中转着Spock说的话、他的姿态和他脆弱的情感状况。他看到瓦肯人脸上的绿晕和他制服裤子在腹股沟处的皱褶。

  McCoy挑眉。这是个匪夷所思的表述,而且两个人现下都没什么体面可言。他背过了手,脚尖点着地。他蜷了蜷脚趾。“喔,这可不是个惊喜吗?”

  在另外的时刻Spock可能会觉得这情形颇为可爱,但现在他只是紧张而别扭。他生气地转过身,背对着那个忽然开心起来的医生。“我并不想被你嘲笑,医生。”

   “哦,我没有嘲笑你。我只是在品味这一刻。”

  Spock怒道:“你说什——”

  他的怒吼堵在了喉咙口。医生正在脱衣服。科学部的蓝衫和贴身短袖落在地上,而他正半跪下来撤掉靴子。Spock的嘴唇发干;心脏在腹侧跳得飞快。

  “你在做什么?”

   “我看起来像在做什么?”McCoy向后丢出一只靴子,“我读了在你那悲惨的‘婚礼’之后T’Pau给的资料,发现瓦肯人在这个阶段并不是什么体贴的物种。介于我只带了一件制服而且我并不想跟Jim解释些什么——”

  “请别说了,医生。”Spock挣扎着说,紧紧握起拳头。他不能向这冲动屈服,绝对不能。

  -TBC-

———————————————————————————————

碎片化见谅Orz,下一段走[3]

评论
热度(21)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