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TOS无授权翻译】Spock你又pon farr了吗[1]

翻自AO3,授权求取中,侵删。配对为Spock/McCoy,斜线不代表任何含义。一个双向暗恋被戳破之后立马滚在了一起的故事。

Author:tinkertoysdamn

Link:Pon Farr.again?

Rating:成年向

摘要:

Spock和McCoy被一场暴风雨困在了一处山洞中。当地的一种真菌引发了庞发的先兆,但事情进行的居然相当顺利。受启发玩原初梗。


  大多数时间里,Spock觉得他加入星联的决定是明智而值得的。他探索过那么多世界,收集的科学数据足够支撑起几辈子的研究。他曾遇见全新的物种和生命,也曾与致命的危险搏斗作战。但今天,他被自己的生理需求惹得十分恼怒。

  进取号在大约5小时前泊入了一颗未探明星球的轨道。在确认星球的大气成分适宜人类物种呼吸之后,Kirk舰长组织了数个外勤小队前去进行探索。Spock、McCoy医生、舰长自己、Sulu和约十名科学部门的成员被传送至星球表面。

  通常来讲,舰长和舵手在这类任务中的出席是毫无必要的。但这会儿Kirk想要舒展舒展身体,而Sulu必须在他杀掉Chekov之前从舰桥上离开一会儿——那孩子对所有东西都起源于俄国的坚持已快把他逼疯了。在Spock眼里,舰长的这一决定还是十分谨慎的。

  外勤队伍被分散开来,Spock发现自己与McCoy一组。这分组一定程度上取悦了瓦肯人,由于医生是一位绝佳的科研助手,且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盯着年长者的臀部看而不被发现。这真是令人认同的一次安排。

  但是他只享受了那么一小会儿。一场暴风雨突如其来地兜头浇了下来,他和McCoy找到了一个避雨之处,置身在一个大山穴的洞口。当McCoy艰难地生起一小堆火的时候,Spock检查了岩石的内壁。

  这处岩石正好与他们的探索目标相合,他判断,在这里可以收集一些有趣的真菌样本。爬满岩壁的地衣有着生物性荧光的特质,散发着微弱的光和一股甜香。

  Spock深吸一口气,一阵热流窜过他的身体。他打了个喷嚏,发觉这么做似乎并不是个好主意。

  “祝你健康[1]。”McCoy道。

  Spock感到一阵不适的刺激,而后这阵无来由的激烈情绪层层加深。他对自己感觉到的刺激十分疑惑——他的自我控制出了什么问题?这奔涌情绪的一部分肯定显现在了他的脸上,因为医生正靠过来,拿出了他的三录仪。

   “你还好吗,Spock?”他问道。

  Spock看向McCoy。雨水让另一个男人的制服粘在了他身上,让他看起来不堪寒冷又十分脆弱。Spock只想把他的湿衣服脱掉再好好让他暖和起来,用除烤火以外的方法。羞耻感击中了他,那情绪几乎与他性兴奋时感到的强度相当。几乎。

  McCoy对着他的读数直皱眉:“你的荷尔蒙全都高于正常水平。不会又是pon farr吧。”

  “尽管我并不认为近七年内它会再次出现,但这个星球上似乎有东西在刺激这一进程。”Spock说。

  思考让医生的眉峰蹙紧了:“是那个真菌吗?”

  Spock叹了口气:“是的。”

   “那么,我们只有几个选择。我们可以冲回暴风雨里,希望距离能减弱这个影响。但是也许在那之前我们就已经淹死了。”McCoy说。

  “很有可能,”Spock道。潮湿已经让他很不舒服,回到外面的念头几乎是不可忍受的。

  “或者我们可以在这找个小母马[2]和你待一会儿。”McCoy说。

  这惹恼了Spock。他向医生踱步:“你怎敢提议让我与一匹马交配?”

  McCoy向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Spock暴躁的反应并不在他意料之外:“那是个指代女性的隐喻,Spock。我忘了你的幽默感和你的人性化程度一样糟糕。”

  Spock挑眉:“我的人格和它没关系。”

  年长者伸手握住Spock的肩膀,似乎想要出言相讥,又放弃了。

  “让我们先解决手边的问题吧。”他转身,从瓦肯人身旁走开。

  -TBC-

———————————————————————————————

碎片化请见谅,都是lof会吞的错……下一节走[2]

评论(2)
热度(27)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