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原创 & 同人 & 翻译分享
没什么文化素养的灵魂中老年

【许昕】斗鱼直播录屏Repo:一只被苏倒在地的迷妹

Lo主语无伦次,不带CP,大写的迷妹。

只囊括一部分苏点,想看男票视角大蟒的av6707527见。

——————————————————————————————

  跑去b站搜昕爷的名字,就戳进去看了长度媲美电影的直播录屏。

  然后被这只蟒撩得魂飞天外。

  从屏幕左边来的灯光并不暗,却十分柔软,黑色的眼镜半框细细的,让他看起来很温和。快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个人安定地坐在那里,干净的前额顶着镜头,慢慢地和大家说着话。

  他盯着屏幕的样子安静又专注,十几秒也不眨眼,镜片后的黑眼睛沉沉压着颜色,看不出焦点。他穿着黑色的短袖,露出的胳膊颜色白皙,支肘趴在桌子上的模样乖极了。他窝在镜头前...

【鸢然】第十一章 宝石糖

上章走这里:【第十章】

———————————————————————————————

“你……不生气了?”...


丢一个之前聊天时候的实况up的哨向脑洞w
画风清奇自己并产不出来,万一有哪个姑娘想写来戳我呀2333

【EM无授权翻译】让我们为混蛋们干杯(Mark和Eduardo的五次共饮)

Author:fairy_tale_echo   

Lin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694

翻自AO3,授权在求取中,不过介于是五年前的文感觉蛮困难Orz。侵删。

@递烟纸模 ,生日快乐!TSN的感觉我还是不怎么抓得准,正好逛AO3看见这篇感觉蛮不错的HE,于是翻出来送你w

 ——————————————————————————————

梗概:

Mark喝了一大口,继续喋喋不休,而Eduardo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或:我知道我伤害了你/因为你眼中的神色让我窒息)...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5](小天使小恶魔AU)

前文:  Chapter3    Chapter4

 @寒暑旦暮   @这是一只抽屉 两只小天使我肥来了!

啊原来上一更真的在六月底啊……【望天。

———————————————————————————————

Chapter5

  Merlin站在台灯下。覆满羽毛的翅膀被妥帖地收在身后,末端垂下,翼尖轻轻扫着小腿。他心平气和地打量着摆满册子的矮书架,通过外观猜测书籍的内容来打发时间。看起来,架子上绝大多数是画册和Eggsy喜爱的童话集,偶尔也有几本被从书房搬过来的大部头传记...

【鸢然】第十章 前路

军训后第一更OvO太久了给个前一章链接吧【第九章】

这章写的好艰难又恢复了写三行删两行的那种词不达意的状态……

———————————————————————————————

每个人都在这世界上独自走一条漫长而艰难的路。林鸢和我隔着人生与人生间无法通行的黑暗,仅仅凭借着腕间维系的一线温暖,却像是在并肩而行。...


天啦噜终于出本了!!!
表白猪太太和苍太太和圈里伙伴们!

温泉猪🐷:

#强脸角色拉郎# #StrongFirth# #文漫合志#

《Never the man you haven't met》&

《Only the one you can't forget》正式开宣!

上海SLO7首发,摊位:垃圾船。

预售链接(场取&通贩)请戳: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0.4Jfx6Y&id=537796605845

场取的亲请戳店主改运费,通贩务必加拍飞机盒否则因快递造成...

今天成年惹!
十分开心,开个点梗www
全部吃无差,不分攻受OvO
同人CP:
#B站游戏区实况主RPS#
谜之声/岚少
#BBC Sherlock#
Mycroft/Sherlock
#Kingsman#
Merlin/Harry
Percival/Lancelot
Harry/Eggsy
#Marvel电影#
Steve/Bucky
原创百合估计也没什么好点,接受催更www
个人向也行,以及我吃的CP真的大大多于敢写的CP……TUT
从评论里选两个军训回来写w
爱Lof的大家!
【千万别没人理我啊qaq


———————————————————————————————


好的就决定先更天使恶魔和再一篇谜岚陆散了!...

【谜岚谜】回家吧

请勿以任何形式转出Lof平台,RPS圈地自萌

给 @墨洛温 的一碗清汤面,谜岚的流水账日常,作为生日贺w

第一次真正动笔写实况RPS啊……好多私设呢好怕OOC啊。一直以来特别感谢阿墨的粮食投喂,回报一小块甜饼,希望阿墨喜欢。

生日快乐!

———————————————————————————————

  北京市第二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住院部。

  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抱着板夹轻轻合上了门。

  把调了剂量的最后一个处方交到护士站,年轻的主治医师舒了口气,揉着眉心往休息室走去。走廊灯光雪白,照在他胸前的工牌上,“申逸神经内科”的字样时不时闪着银光。

  七月的白昼已...

【谜之声】悄悄说给谜叔的话

天啊大家都好暖好可爱wwwww

谜之声8.4(23+1h)企划号:

 #谜之声##谜之声生贺##谜之声0804【23+1h】企划#  

24篇后的最后一篇

 谜之声 生日快乐。


○●24点——想对谜叔说的话○●


谜之声,生日快乐。


——————


0点,《Libretta》,冥河忘川:


  谜之声你好~

  生日快乐呀。我已经喜欢了你的实况和翻译很长时间,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但是却从来没有机会。在你生日的这一天,为你写了...

【鸢然】第九章 隐瞒

前一章走这里 :第八章

给画手大角虫@人间透明艾尔傻补一发迟到的生贺~

生日快乐,虽然生贺不是小甜饼TUT

———————————————————————————————

“去医务室。”...


【日常】论脑内微型黑洞与白日幻想的适配性

攒了一段时间了,放一波平日随手的小段子们~

时间顺序,多拟人,有诡异的脑洞出没233


#宠#

食堂紧邻的小房子里开了一家蛋糕屋。小小的蛋糕屋仰着头骄傲地说:“我这里全都是漂亮甜蜜的食物哦!”食堂宽容地笑笑,默默装上了厚重的门帘,说是冬天怕冷,其实是为了防止食物朴实的味道掩盖住蛋糕屋甜腻诱人的香气。


#浣溪沙·复习实况#

纵歌疏狂任年少,

效率全靠DDL。

万条重点不入脑。

薄雪始融浊气消,

四楼冷似千年窖。

横披大衣纵挥毫。

#所以说GPA那个鬼样子怪谁哦……#


#残雪与雀鸟#

一场薄雪。人来人往的窄路。残雪被行人反复践踏而嵌进地砖的缝隙里,...

【NYSM】Farewell Presents 告别礼物(1全员,微Daniel/Henley)

一发完,又爆字数……6200+,觉得自己完全没救。

看完2回去连夜补了1,被苏出来的产物。OOC是一定有,把握人物个性我还远远不到家。第一部全员向,稍微有点Daniel/Henley。

———————————————————————————————

  2015,天眼总部。

  “Dylan,这是什么?”

  刚刚做出决定的女魔术师站在门口,嘴唇微张,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银灰色的手提箱安稳地躺在她脚边,光滑的表面上正倒映出几团明明灭灭的蓝色光球。它们错落地悬浮在房间四处,复杂的光路穿梭其中,微弱的光芒传导出某种具有生命感的脉冲。

  “你的告别礼物。”胡子乱糟糟的男人笑得温和,向里做...

【鸢然】第八章 加速了

……我就知道。...


【鸢然】第七章 你是在撒娇吗

“要我给你揉揉吗?”...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4](小天使小恶魔AU)

这里是终于从考试周里爬出来的一条咸鱼Orz

复健章,晚上临时改了很多所以比较短。

 @寒暑旦暮 ,来来来让我治愈你w

——————————————————————————————

Chapter4

  才过了一个星期,Eggsy就已经习惯了有天使和恶魔的日常。

  Merlin和Harry为任何事都能吵架。

  总体来说Merlin是两人中比较有耐心的那一个,但毫不安分、诡计频出如Harry,天使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对于他们漫无止境的争吵,男孩先是惊奇,继而愤怒,最后只剩下了深深的无力——讲道理,他以为自己从小都是个讨人喜欢的乖孩子,但小天使和小恶魔却总是在身体...

【盾冬盾/Stucky】星星与小王子

送给 @这是一只抽屉 的一篇盾冬盾,并没有写过的……童话风。

谢谢亲爱的陪我刷美队三www

这是我拉姑娘入Lof坑的安利!大写的诚意有没有!感受到我的爱了吗!来一起抱大大大腿一起吃糖啊!【够

看完美队三的抽风产物,估计走向会和初衷差很远。OOC有,虽然不是傻白甜不过不会虐……放心吃,信我OvO。

 ——————————————————————————————

“你看你看,星星在跳舞诶!”

“那是——小王子的魔法啊。”


  很久很久以前,在玛尔维沃大陆的北边坐落着一个强盛的魔法王国。

  王国由受人爱戴的国王和王后统治着,人民安居乐业,过着幸福快...

【MHM/Percilot】粉马甲与绿袜子(小甜饼一发完)

被官方爸爸炸成了烟花quq

时间线大概在很久以前,所以……没有蛋蛋了QAQ。

Harry的蜜罐任务w


  Harry晃着高脚杯站在宴会厅的角落里。

  巨大的水晶吊灯投下形状尖锐的淡色光斑,大理石地面平滑得像镜子一样,仿佛踩上去就会滑倒。天气已经入夏,贵宾们压低放柔的交谈声、淑女们矫揉造作的娇笑声混着粘稠的晚风暗暗升温发酵着,像蛛网一样无孔不入地包裹着他。西装革履的绅士忍住扯开领结的欲望,小心地伸手调整了一下微型耳机的位置。

  “Galahad。”

  “嗯?”

  “西北角圆桌,50米。”

  “收到。”

  抬头锁定了目标,完美伪装的特工慢慢从阴影里走出...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3] (小天使小恶魔AU)

Chapter3

  第二天,Eggsy就在学校的花园里看见了Harry口中的那个高年级学生。

  他背对着男孩,面前是一树怒放的山茶,洁白的花朵饱满而雍容,幽香丝丝缕缕地飘出来。他的左肩上坐着一个纤细挺拔的黑色身影,右边则空空荡荡。小人长长的黑发被风吹动,颜色如墨却毫无温婉之感,只让人觉得冷峻肃杀。

  Eggsy扒着喷泉水池的边缘,探出半个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两人。

  “Eggsy,你看见了吗?”Harry凑到Eggsy耳边,“他没有天使。”

  Merlin深深地皱起了眉:“这……怎么可能?天使和恶魔本是两两平衡互相制约,如果没有天使,他现在应该已经是个毫无理智的罪犯才对。”...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 [2] (小天使小恶魔AU)

Chapter2

  第二天的早餐桌毫无意外地变成了两人的战场。

  从是不是该把牛奶喝完到西蓝花只能剩几块,从吐司上该加几勺蜂蜜到小甜饼能不能再抹蓝莓果酱,Merlin和Harry分别坐在Eggsy的左右肩头上,你一句我一句,隔着男孩的脑袋吵得风生水起。饱受左右声道轮番轰炸足足半个小时后,七岁的Eggsy第一次开始怀疑人生——他以前性格是有些优柔寡断没错,但是他的意识有这么拉帮结派针锋相对过吗?上帝在上,这些年来他脑子里到底都发生过些什么?!

  一顿乱七八糟的早餐即将接近尾声,在Merlin致力于让Eggsy吃掉最后两段胡萝卜而Harry坚持说小甜饼可以再来一块的时候,Eggsy终于...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 [1](小天使小恶魔AU)

Anything you lose finds its way back.


Chapter1

  万圣之夜,已是夜深。

  满街打扮得千奇百怪的小孩子陆陆续续地回了家,喧闹散去,只余几盏飘忽不定的南瓜灯在墙头闪着诡异的笑脸。

  “Eggsy,该去睡觉了。”

  母亲温柔的声音又一次在身后响起,趴在窗口的小男孩转过头,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乖觉地从窗台上蹭了下来。

  卧在他脚边的猫舔了下爪子,摆着尾巴悠悠然站起身。

  好不容易送走大半个街区吵吵嚷嚷的孩子们,年轻的父母早已疲惫不堪。Michelle以惊人的耐心把兴奋异常的小儿子哄上了床,落下一个晚安吻,关了灯便回房了。...


【鸢然】第六章 意料之外

……原来内在其实是个热心肠的家伙吗。

                             ——许然


  一直以来林鸢都和大多数女孩子们不太像。

  林鸢的理科实力,在高三的时候被同学们视为是超神的存在,无人不服,无人不晓。而我,十分荣幸地见证了她前两年里逆天的养成史。

  据后来转投文科的隔壁班周学霸说,高一的林鸢还是个上课会皱眉头或作恍然大悟状下课会围在讲台边问问题的好奇宝宝,但是慢慢地她上课的表情越来越少,解题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我高二再和她一个班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底的面瘫学神。

  林鸢在物理课上永远是顶着一张冷漠脸刷刷地看黑板翻书抄笔记,在老师抛...

【谜之声】我想

谜之声要来西安了。

果然还是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消息,心里跳的难以平静。

作为一个实打实的西安土著,这是第一次感觉他离我这么近。在地图上查了车程,离家四十分钟的距离,在全国各地的大家面前真的不算什么。

然而我在北京。

一个人开始在帝都求学,算不上艰难,但是终于明白家的温度。西安,逐渐成为心里最最可爱的一个城市。我看不到它的满天飞尘,看不到它的市井狼藉。只有城墙头上干燥爽朗的风成日呼啸,行道树的枝杈叶子斜斜伸进燥热的夏天里。

回去一趟当然不是不可以。不忍心大肆用父母的钱买机票,两晚上火车也能凑合。

但是我开始问自己。

谜叔苏。是真苏。第一次听他的声音,并算不上清澈悦耳,但是一个一个实...

【鸢然】第五章 谁为鱼肉

那你绝对是我认识的应付考试应付得最认真的人。...


【新语言的习得】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了谜叔的新实况觉得可以用外星语言写一个短篇写出来23333333


【友情治愈版】

flug ixi?

Fallark

Fallark sokta hair!

yulga Fallark wix ni hair

yulga Fallark wix ni hair

yulga Fallark wix ni hair

*N【谜叔不用谢我【揍


【谜岚】

岚:flug ixi ?

谜:Fallark

谜:flug onx ?

岚:lanshao

岚:blam ni Fallark

谜:grog us

——Can we talk? ...

【鸢然】第四章 无论如何,新世界

“小然同学,你好啊。”

                            ——沈宜之

  林鸢和我直升的高中是一所省内很有名的学校。比起人数众多难免鱼龙混杂的本部初中来说,高中精简的编制和掐尖的入学选拔无疑意味着更加激烈的竞争。

  这一点林鸢其实比我要懂。

  入学的第一年,三百名全省各地来的新生被打乱混编成六个班级,冠以六位富有经验的班主任,各自成体。六分之一的概率不算太大,林鸢和我终究还是隔班而望。

  高中的财力比初中不知道丰厚出多少倍,校园面积虽小却精致了很多。教学楼修成了封闭的环形,中间一个巨大的天井,种了不少树,却因为照不到阳光而显得没什么生机。走廊全部是开放的,...

【楠宁】告别

又摸了一条鱼……二代目和三代目相继离开的故事。

大概是温暖而悲伤的w


08年奥运会,张怡宁击败王楠获得世界乒乓球女单金牌。

奥运结束的第二个礼拜,王楠决定退役。

这种消息没人会百里加急地昭告天下,但大家一起训练生活了这么多年,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传达的默契,就算她和教练都一个字不说,也能多多少少猜到一点。

之后的一段时间王楠仍旧每晚回宿舍住,日常的训练仍在继续,大家依旧认真,似乎一切都与之前没什么差别。

除了张怡宁之外。

这直接表现在她做家务的量成倍提升上。

王楠第一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正在擦地。

王楠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在擦柜子。

王楠第三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在擦...

【大魔王张怡宁】目光

【圈地自萌,请勿转出Lof平台】

纯粹是为了满足我苏大魔王的产物,然而并写不出大魔王苏的万分之一【躺。乒乓方面的术语我完全不懂,有错请指正wwww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大魔王张怡宁。


  她的发。

  蓬蓬的短发。发顶挑着一层活泼的浅棕色,却掩不住耳后鬓旁纯正的乌黑。少年的一时意气把头发染成时髦的颜色,却随着岁月流逝慢慢洗脱。赛场灯下,发丝泛着细碎的金光,随着轻捷的跃动飞起落低。汗水渐渐洇出来,把发尾粘连在一起贴上她的脸侧。球拍扇出的风掀动着额前碎发,翻飞的刘海下衬着一张波澜不惊的面容。

  她的脸...

【鸢然】第三章 未来的慰藉

前文请走这里: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幕后:

【鸢然】记事


“我们有了一个未来。”

                             ——林鸢


  中考来的很快。

  它曾经是笼罩着林鸢和我,以及其他所有初三小孩的浓重阴影,却又像一片乌云一样很快飘走。那之前的种种,也随着岁月渐行渐远而流逝褪色,模糊得像少时玩伴的眉眼。

  记忆中的初中校园简陋破败,甚至逼仄的操场都还是水泥地面。但这无碍于那些温柔的黄昏一天一天叠加编织着习惯和记忆,最终定格在中考放一周假前的最后一天。我们照旧没有说话,在夕阳仍有热度的余晖中相对而立。...

【鸢然】第二章 缄默的黄昏

前文请走这里:

序章 第一章

幕后:

【鸢然】记事


垂下视线,裹着校服的肩膀挺拔清瘦,我想也没想,一头靠了上去。...


1 2 3 4 5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