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浅可见底的河川

【鸢然】第八章 加速了

……我就知道。...


【鸢然】第七章 你是在撒娇吗

“要我给你揉揉吗?”...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4](小天使小恶魔AU)

这里是终于从考试周里爬出来的一条咸鱼Orz

复健章,晚上临时改了很多所以比较短。

 @寒暑旦暮 ,来来来让我治愈你w

——————————————————————————————

Chapter4

  才过了一个星期,Eggsy就已经习惯了有天使和恶魔的日常。

  Merlin和Harry为任何事都能吵架。

  总体来说Merlin是两人中比较有耐心的那一个,但毫不安分、诡计频出如Harry,天使的耐心也是有限的。对于他们漫无止境的争吵,男孩先是惊奇,继而愤怒,最后只剩下了深深的无力——讲道理,他以为自己从小都是个讨人喜欢的乖孩子,但小天使和小恶魔却总是在身体...

【盾冬盾/Stucky】星星与小王子

送给 @这是一只抽屉 的一篇盾冬盾,并没有写过的……童话风。

谢谢亲爱的陪我刷美队三www

这是我拉姑娘入Lof坑的安利!大写的诚意有没有!感受到我的爱了吗!来一起抱大大大腿一起吃糖啊!【够

看完美队三的抽风产物,估计走向会和初衷差很远。OOC有,虽然不是傻白甜不过不会虐……放心吃,信我OvO。

 ——————————————————————————————

“你看你看,星星在跳舞诶!”

“那是——小王子的魔法啊。”


  很久很久以前,在玛尔维沃大陆的北边坐落着一个强盛的魔法王国。

  王国由受人爱戴的国王和王后统治着,人民安居乐业,过着幸福快...

【MHM/Percilot】粉马甲与绿袜子(小甜饼一发完)

被官方爸爸炸成了烟花quq

时间线大概在很久以前,所以……没有蛋蛋了QAQ。

Harry的蜜罐任务w


  Harry晃着高脚杯站在宴会厅的角落里。

  巨大的水晶吊灯投下形状尖锐的淡色光斑,大理石地面平滑得像镜子一样,仿佛踩上去就会滑倒。天气已经入夏,贵宾们压低放柔的交谈声、淑女们矫揉造作的娇笑声混着粘稠的晚风暗暗升温发酵着,像蛛网一样无孔不入地包裹着他。西装革履的绅士忍住扯开领结的欲望,小心地伸手调整了一下微型耳机的位置。

  “Galahad。”

  “嗯?”

  “西北角圆桌,50米。”

  “收到。”

  抬头锁定了目标,完美伪装的特工慢慢从阴影里走出...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3] (小天使小恶魔AU)

Chapter3

  第二天,Eggsy就在学校的花园里看见了Harry口中的那个高年级学生。

  他背对着男孩,面前是一树怒放的山茶,洁白的花朵饱满而雍容,幽香丝丝缕缕地飘出来。他的左肩上坐着一个纤细挺拔的黑色身影,右边则空空荡荡。小人长长的黑发被风吹动,颜色如墨却毫无温婉之感,只让人觉得冷峻肃杀。

  Eggsy扒着喷泉水池的边缘,探出半个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两人。

  “Eggsy,你看见了吗?”Harry凑到Eggsy耳边,“他没有天使。”

  Merlin深深地皱起了眉:“这……怎么可能?天使和恶魔本是两两平衡互相制约,如果没有天使,他现在应该已经是个毫无理智的罪犯才对。”...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 [2] (小天使小恶魔AU)

Chapter2

  第二天的早餐桌毫无意外地变成了两人的战场。

  从是不是该把牛奶喝完到西蓝花只能剩几块,从吐司上该加几勺蜂蜜到小甜饼能不能再抹蓝莓果酱,Merlin和Harry分别坐在Eggsy的左右肩头上,你一句我一句,隔着男孩的脑袋吵得风生水起。饱受左右声道轮番轰炸足足半个小时后,七岁的Eggsy第一次开始怀疑人生——他以前性格是有些优柔寡断没错,但是他的意识有这么拉帮结派针锋相对过吗?上帝在上,这些年来他脑子里到底都发生过些什么?!

  一顿乱七八糟的早餐即将接近尾声,在Merlin致力于让Eggsy吃掉最后两段胡萝卜而Harry坚持说小甜饼可以再来一块的时候,Eggsy终于...

【MHM/Percilot】The Lost Things [1](小天使小恶魔AU)

Anything you lose finds its way back.


Chapter1

  万圣之夜,已是夜深。

  满街打扮得千奇百怪的小孩子陆陆续续地回了家,喧闹散去,只余几盏飘忽不定的南瓜灯在墙头闪着诡异的笑脸。

  “Eggsy,该去睡觉了。”

  母亲温柔的声音又一次在身后响起,趴在窗口的小男孩转过头,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乖觉地从窗台上蹭了下来。

  卧在他脚边的猫舔了下爪子,摆着尾巴悠悠然站起身。

  好不容易送走大半个街区吵吵嚷嚷的孩子们,年轻的父母早已疲惫不堪。Michelle以惊人的耐心把兴奋异常的小儿子哄上了床,落下一个晚安吻,关了灯便回房了。...


【鸢然】第六章 意料之外

……原来内在其实是个热心肠的家伙吗。

                             ——许然


  一直以来林鸢都和大多数女孩子们不太像。

  林鸢的理科实力,在高三的时候被同学们视为是超神的存在,无人不服,无人不晓。而我,十分荣幸地见证了她前两年里逆天的养成史。

  据后来转投文科的隔壁班周学霸说,高一的林鸢还是个上课会皱眉头或作恍然大悟状下课会围在讲台边问问题的好奇宝宝,但是慢慢地她上课的表情越来越少,解题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我高二再和她一个班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底的面瘫学神。

  林鸢在物理课上永远是顶着一张冷漠脸刷刷地看黑板翻书抄笔记,在老师抛...

【谜之声】我想

谜之声要来西安了。

果然还是在微博上看到了这个消息,心里跳的难以平静。

作为一个实打实的西安土著,这是第一次感觉他离我这么近。在地图上查了车程,离家四十分钟的距离,在全国各地的大家面前真的不算什么。

然而我在北京。

一个人开始在帝都求学,算不上艰难,但是终于明白家的温度。西安,逐渐成为心里最最可爱的一个城市。我看不到它的满天飞尘,看不到它的市井狼藉。只有城墙头上干燥爽朗的风成日呼啸,行道树的枝杈叶子斜斜伸进燥热的夏天里。

回去一趟当然不是不可以。不忍心大肆用父母的钱买机票,两晚上火车也能凑合。

但是我开始问自己。

谜叔苏。是真苏。第一次听他的声音,并算不上清澈悦耳,但是一个一个实...

【鸢然】第五章 谁为鱼肉

那你绝对是我认识的应付考试应付得最认真的人。...


【新语言的习得】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了谜叔的新实况觉得可以用外星语言写一个短篇写出来23333333


【友情治愈版】

flug ixi?

Fallark

Fallark sokta hair!

yulga Fallark wix ni hair

yulga Fallark wix ni hair

yulga Fallark wix ni hair

*N【谜叔不用谢我【揍


【谜岚】

岚:flug ixi ?

谜:Fallark

谜:flug onx ?

岚:lanshao

岚:blam ni Fallark

谜:grog us

——Can we talk? ...

【鸢然】第四章 无论如何,新世界

“小然同学,你好啊。”

                            ——沈宜之

  林鸢和我直升的高中是一所省内很有名的学校。比起人数众多难免鱼龙混杂的本部初中来说,高中精简的编制和掐尖的入学选拔无疑意味着更加激烈的竞争。

  这一点林鸢其实比我要懂。

  入学的第一年,三百名全省各地来的新生被打乱混编成六个班级,冠以六位富有经验的班主任,各自成体。六分之一的概率不算太大,林鸢和我终究还是隔班而望。

  高中的财力比初中不知道丰厚出多少倍,校园面积虽小却精致了很多。教学楼修成了封闭的环形,中间一个巨大的天井,种了不少树,却因为照不到阳光而显得没什么生机。走廊全部是开放的,...

【楠宁】告别

又摸了一条鱼……二代目和三代目相继离开的故事。

大概是温暖而悲伤的w


08年奥运会,张怡宁击败王楠获得世界乒乓球女单金牌。

奥运结束的第二个礼拜,王楠决定退役。

这种消息没人会百里加急地昭告天下,但大家一起训练生活了这么多年,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传达的默契,就算她和教练都一个字不说,也能多多少少猜到一点。

之后的一段时间王楠仍旧每晚回宿舍住,日常的训练仍在继续,大家依旧认真,似乎一切都与之前没什么差别。

除了张怡宁之外。

这直接表现在她做家务的量成倍提升上。

王楠第一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正在擦地。

王楠第二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在擦柜子。

王楠第三天回来的时候,张怡宁在擦...

【大魔王张怡宁】目光

【圈地自萌,请勿转出Lof平台】

纯粹是为了满足我苏大魔王的产物,然而并写不出大魔王苏的万分之一【躺。乒乓方面的术语我完全不懂,有错请指正wwww


  The thought of you is consuming me.

  大魔王张怡宁。


  她的发。

  蓬蓬的短发。发顶挑着一层活泼的浅棕色,却掩不住耳后鬓旁纯正的乌黑。少年的一时意气把头发染成时髦的颜色,却随着岁月流逝慢慢洗脱。赛场灯下,发丝泛着细碎的金光,随着轻捷的跃动飞起落低。汗水渐渐洇出来,把发尾粘连在一起贴上她的脸侧。球拍扇出的风掀动着额前碎发,翻飞的刘海下衬着一张波澜不惊的面容。

  她的脸...

【鸢然】第三章 未来的慰藉

前文请走这里: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幕后:

【鸢然】记事


“我们有了一个未来。”

                             ——林鸢


  中考来的很快。

  它曾经是笼罩着林鸢和我,以及其他所有初三小孩的浓重阴影,却又像一片乌云一样很快飘走。那之前的种种,也随着岁月渐行渐远而流逝褪色,模糊得像少时玩伴的眉眼。

  记忆中的初中校园简陋破败,甚至逼仄的操场都还是水泥地面。但这无碍于那些温柔的黄昏一天一天叠加编织着习惯和记忆,最终定格在中考放一周假前的最后一天。我们照旧没有说话,在夕阳仍有热度的余晖中相对而立。...

【鸢然】第二章 缄默的黄昏

前文请走这里:

序章 第一章

幕后:

【鸢然】记事


垂下视线,裹着校服的肩膀挺拔清瘦,我想也没想,一头靠了上去。...


【鸢然】第一章 密林里的风筝

前文请走这里:

序章

幕后:

【鸢然】记事


第一次注意到林鸢,比她所知道和想象的,都要再早一些。

                             ——许然


  我叫许然。作为一个平凡的学生,跟随着无数曾在应试教育下走过的先辈的脚步,小学,初中,高中,一路走来。

  自幼便不甚合群的我,不是太会和人交朋友。小时候我抱着一本又一本故事书在家里持续消磨着独自一人的时光,而进入重点中学,又加重了这份独来独往的寂寥。直到我遇见了一个人,亲近、纠缠,从此不再禹禹独行。

  她叫做林鸢。像林中的风筝,穿过层层树枝的挂碍,成为白茫茫天空中一小块叫做梦想的蓝色。然后这梦想掉落在...

【鸢然】序章 一切即将结束

幕后请走这里:

【鸢然】记事


“噗……不是昨天才来过的吗,走这里走这里,路痴。”

                             ——许然


  铃响。

  许然撑着课桌站起身,微微摆正了最上面的理综答题卡。木然的迈动双腿,两步出了考场。考场的一号座位,正对着漆成青绿颜色的门。她成为了第一个踏出那间小小房子的人。

  四周渐渐嘈杂起来。许然靠着冰冷的砖墙,曲起一条腿踏在身后,等待。

  没过几十秒,一道熟悉的气息靠近。

  “林鸢。”许然轻声唤道。

  没有回答。人声鼎沸,四周收拾东西的碰撞声响也愈发热闹,夹杂着空气中的兴奋、不安、焦躁和奇异的松懈...

【鸢然】记事

旧文重开。有改动。

想写一个校园的纪实向故事,微百合wwww

除序章外大概是以一个叫许然的女孩子为第一人称叙述,另一只主角叫林鸢。名字我想了很久,有一定的纪念意义。文中的人物可能性格会不太完备,但是人都很复杂,感觉想全方位说清楚很难。

故事会按时间顺序走,主场在高中生活。

慢慢写,一章不会长。

最后,因同人关注我的小伙伴可以选择性忽略w

【Merlin/Harry】Flavor&Fragrance

哨向小甜饼一发完,私设如山,OOC……不想说(捂脸)。

趁深夜赶快发出来,明早上我看了估计要羞愧自尽……

——————————————————————————————

  Harry一进门便直直倒下,修长的身体被柔软的扶手椅接住,发出藤鞭砸进棉花糖一般沉闷的声音。徒劳地眯起眼睛,濒临崩溃的哨兵试图隔绝群魔乱舞的视觉。连续五十多小时的刺杀任务已经让他的五感紧绷如锋利的细弦,就像手指还没搭上去便会被割破。


  身后的壁炉安静地燃烧着,Harry却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对于目前的Harry来说,大理石壁炉架下松木焦黑的边缘吞吐着泛着蓝底的橘色火苗,细小火星的迸溅声像烟花一样震耳欲聋。...


【Harry/Eggsy】Kingsmerman(人鱼设定)Chapter3

第三章

写着写着不是我想要的感觉了于是回过头把第一章后半段完全推倒重来了一遍……都怪我没想好。拜托看过【Chapter1】的民那再回去大概看一遍吧,这样Eggsy的性格就更自然一些TUT第二章也改了一部分【Chapter2】

其实剧情发展完全没变只是情感不太一样了

以上,第三章前面的废话。


Chapter3

  Eggsy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虽然人鱼的歌声就是他们的语言,广阔的音域也使他们能够跟一部分海洋生物简单地交流,但初识之际,不同海域不同的发音习惯还是让外来者的歌声不……那么好懂。

  伊奥尼亚海的口音让小人鱼唱歌时总是不自觉地带着曲折婉转的尾调,还未变声的稚嫩音色...

【Harry/Eggsy】Kingsmerman (人鱼设定)Chapter2

第二章


内含Percilot,全是私设,OOC的话请见谅【跪。


比第一版本进行了少量改动,加了一段苏Lancelot的叙述。



Chapter2


  三位Kingsmerman把受伤的陌生同族径直送到了Lancelot那里。


  同为Kingsmerman成员的Lancelot是一条有着浅绿色鱼尾的男性人鱼,优秀的遗传让他有着与生俱来强大的治愈能力。


  虽然他碧绿的眼睛和亚麻色的长发对于一位男性来讲温柔得略微有些女气,这个形象却很好地符合了他的天赋。如果说Harry的褐色鱼尾充满温暖可靠的气息,Merlin的纯黑略微带着点肃杀和闷骚,Percival...

【Harry/Eggsy】Kingsmerman(人鱼设定)Chapter1

第一章

【预警】Lo主的脑子有洞系列

人鱼世界观设定,全员都是生活在格尼维尔海(Guinevere)的人鱼,Kingsmerman是保护族群海域的组织。

CP是Harry/Eggsy和Percival/Lancelot,后期捎带Merlin/Roxy。

如我在Chapter3所言,整个后半段都改写了,都怪自己开始没想好Orz

话说,这个设定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话首章3000+,请食用QwQ


Chapter1

  黯淡的阳光敷衍似地照耀着一月的格尼维尔海,温暖洋流的照例缺席使得盐分较低的海水显得更加寒冷。整片海域都充斥着冬天的气氛——清透、寂静而冰冷彻骨。

  Harry...

But......but he once said that when he is 80 he will be sitting in his rocking chair reading Harry Potter, his family will say to him,"After all this time?" He will say,"Always. " I remembered his words so well and even have planned for a long time to see one or two dramas of his...

【Mycroft/Sherlock】To the very Best of Time 致最好的时光

神夏第三季第三集情节扩写,短篇一发完,私设有,OOC可能有,甜。


昨天晚上把硬盘里的Sherlock S03E03又看了一遍,被这一小段兄弟俩的互动狠狠戳到,仔细想来麦哥真是对小夏宠的不要不要的TUT


于是乎,来,我们来开个脑洞……



  “屠龙者,”他挑起一抹讽刺的微笑,“你是这么看待我的吗?”


  眼前高挑青年淡色的嘴唇半抿,烟草燃烧的雾气和温热的呼吸缠绕着消散在在十二月末的冷意里。难得的圣诞还是下午的时间,既没有太阳也不下雪,英格兰的天空泛着近乎尴尬的青色。


  Sherlock苍白手指间的半截香烟随着一口深吸亮起小小的红色微光。细微的火苗...

【日常】乱七八糟的段子们

#校园树拟#

 银杏是一棵温柔的树,一尾肆意呼吸着秋风的鱼。顺着风的流向,他轻轻翕合着麦田颜色的鳞,叶梗边缘伏着未曾褪尽的青色扇尾。

“呀,”他有点害羞,“那是少年才有的颜色呢。”


#图书馆窗外青竹拟#

 矮枝上的竹叶青翠修长,随着空气的暖流轻轻颤动着。幼小的竹叶半蜷着,小心地探出头问竹叶哥哥:“好暖啊,春天来了吗?”沐浴在热量中的少年轻捷地伸展开修长的身体,回头拍拍弟弟的脑袋:“当然啦,你看今天的阳光多好。”

 他们身后,空调排风口上的积雪洁白而耀眼,正在罕见的冬日暖阳下融化成晶莹的一注细流。  ...


【The Storyteller】Part I (4)

声明: 


《讲故事的人》完完全全属于Jodi大婶,我只是只辛苦翻译的小蚂蚁。


请勿以任何形式将译文发表或转载到其他网站。


想作其他用途者请私信我。



  我在每日面包工作所得到的唯一救赎就是母亲没有活着看见我这么做。她和我父亲都是犹太人。我的姐姐们,Pepper和Saffron,都是参加过犹太成人礼的。虽然我们既卖面包圈和白面包[1],也做十字面包[2];虽然面包房的咖啡小厅被称作“希伯来”[3]——我知道母亲会说什么:这世上有这么多面包房,为什么你一定要为一个非犹太姑娘工作?


  但是母亲也会是第一个告诉我“好人就是好人”的人;那和宗...

【The Storyteller】Part I (3)

声明: 

《讲故事的人》完完全全属于Jodi大婶,我只是只辛苦翻译的小蚂蚁。

请勿以任何形式将译文发表或转载到其他网站。

想作其他用途者请私信我。


Sage【3】

  我满面通红、气喘吁吁地跑进面包房,却看见我的老板正把她自己从天花板上吊下来。“对不起,我迟到了,”我说,“神殿挤满了人,还有一个坐在凯雷德[1]里的笨蛋挡了我的路。”

  Mary装配了一个米开朗琪罗风格的台车,这样她就能躺着涂绘面包房的天花板。“那个笨蛋可能就是主教哦,“她回答道,”他开车上山的时候顺路来了这里,还说你做的橄榄面包就像来自天堂一样——这可是他的最高赞誉了。“

  在她从前...

【The Storyteller】Part I (2)

声明: 

《讲故事的人》完完全全属于Jodi大婶,我只是只辛苦翻译的小蚂蚁。

请勿以任何形式将译文发表或转载到其他网站。

想作其他用途者请私信我。


Sage【2】 

  从小到大,我都把失去看做积极的结果。我的母亲常常说,那正是她遇见一生挚爱的契机。她曾把自己的钱包遗失在一家餐厅,一位副厨通过它联系到了她。当他给她打电话时,她恰好不在家,她的室友为她记下了这个电话。母亲回拨时,听到的却是一个女声,然后父亲接过了电话。当他约她见面以归还钱包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她的一生所求就站在她的面前......但是她也从之前的通话中知道,他正与一个女人同住。

 ...

1 2 3 4
© 冥河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